十二、離開 – 之十三 – 愛的方式

小念笑道:「方才文淵皇子來報,暗衛說那個德安郡主自己離開御王府了呢!而且消失了一整夜,到現在都還找不到人!小青一聽就趕緊跑來給您報信兒了,拉都拉不住!」

「喔?是麼?她離開了呀……。」

「殿下,這真的是太好了,您的大好機會呢!可得趕緊把握住才行!」

「奶娘,這八字都還未一撇呢!而且御王也還未公開此事,本宮覺得這事有蹊蹺,我們再等等消息吧。」

「不行,為了殿下的幸福,老奴得趕緊去向驛館裡的菩薩上個香,保佑那個郡主永遠都不再回來礙事才行!」

 

昊天嶺帶著喜服直接進了皇宮,先到了天水閣將兩套喜服給掛在了衣架子上,才往南薰殿的前殿去。

彼時,蘭妃特地為了今日這個大日子而起了個大早,坐在妝臺前洗漱。

「秋繪,妳說奇不奇怪,嶺兒明明不是第一次大婚了,本宮這個做母妃卻不曉得在緊張個什麼勁兒,昨夜一整宿都沒睡好,是不是很好笑?」

「娘娘您心繫殿下的終身幸福,又是頭次參加婚儀並王妃入玉牒的祭儀,約莫是如此,才會緊張又興奮得睡不好吧。」

「如若是這樣就好了,」蘭妃將手放在心口道:「本宮隱隱覺得有什麼事不對勁……,儀式是在巳時吧,依嶺兒以往的習慣最晚辰時正二刻就會到宮裡準備了吧?現在什麼時候了?」

秋繪細細地幫著蘭妃梳頭邊道:「回娘娘,現在才卯時正三刻呢!」

「是麼?那還真是早……。」

「等會兒您要先用早膳還是先到院子裡走走呢?」

「先去前院吧,今兒有冷麼?院子裡還有花麼?」

「回娘娘,今兒早晨的溫度較昨日低,不過院子裡的木樨還努力地開著花呢!再不,娘娘也能賞賞檐下的菊花。聽說花房近日已經開始養鬱金香、風信子還有水仙等等,等花開了,便會送過來呢。」

「嗯。好了麼?衣裳就穿那身雪青色的紗衣吧。」

「是。」

待到蘭妃穿好衣裳畫了個淡淡的妝容由中院從南薰殿前殿的後門踏入殿內時,她瞇起了眼睛,悄聲地問身旁的秋繪:「秋繪,本宮有沒有看錯?嶺兒一個人坐在前殿裡?」

秋繪瞭然,將前殿內的每一處都看了個仔細才小聲地回話:「回娘娘,確實是只有殿下一人,而且殿下並未著喜服呢。」

「真的?」

「嗯。」

蘭妃聽聞了秋繪肯定的回答,眉頭整個蹙了起來糾成了一團,她又往昊天嶺的方向瞧了瞧,低低地道了聲:「果然出事了。」

 

「主子,賢王殿下麾下的那些軍隊正以掩人耳目的小單位方式朝南方三小城集結。」

「是麼。預估全部有多少人?」

「回主子,最終約有三萬人。」

「哼哼,地頭蛇妄想要飛升成龍?老子都還沒死呢!繼續給朕監視著。看看他底下有些什麼人才。」

「是。另外昨日傍晚御王府似是有些騷動,御王回城後下令全城封鎖,只進不出,欲出城者需取得路引才能出城。夜裡雲頎還帶了不少人出城搜索。」

光武帝一聽,眉頭蹙起:「可知所為何事?」

「面上說是有細作被挖出來卻沒抓到,可屬下去問過御王府那方的暗衛,口風卻很緊,見他們的形容,是在找人沒錯。」

「找人……?」光武帝思忖了一小會兒,「高德勝,讓人傳朕口諭,要司星官在太廟待命就好,先不祭祀。」

「是。」

「你先退下吧,沒有其他的急事就稍後再報,朕先走一趟南薰殿。」

「是。」

當光武帝匆匆地走到了南薰殿的前院,便聽蘭妃在前殿裡說話的聲音:「好端端地靈兒怎會離開御王府,她那個孩子的性子不是到最後是不可能輕易放棄離開的,你到底是做了什麼,才能將她逼走?」

「她答應母妃,說要好好與你長談的,嶺兒,你們有談了麼?」

一小段沉默後,蘭妃又道:「嶺兒,不是母妃在這時要落井下石,母妃聽說你最近總是與那個夏立國的文嫣公主在一塊兒,還是你反悔想同那位公主一塊兒?」

昊天嶺極快地答道:「沒有,兒臣這輩子只想娶靈兒一人為妻。」

「那為何你終日與那位公主廝混在一起?」

「那位公主疑點重重,兒臣只是去探情報而已……。」

「你以自己為誘餌?靈兒知道麼?」

昊天嶺沉默,先前他以為鞏毓靈知道這一切,卻未想到事情是陰錯陽差,如今說什麼都太遲。

「母妃知道你一直以來都想為小雨報仇,只是所有的線索都斷了,讓你大仇不得報,而如今那公主出現的時間點不知是否為巧合還是有意為之。

可不論如何,你優先該顧著的是活著的人,或許,靈兒根本就誤會了,以為你所說的話都是場空談,又或許,她想成全你與文嫣公主在一起。

先前母妃也問過你,大婚這檔子事,你究竟尊重過她的意見沒有?很多事即便你是出自好意,可對方不知情時,很容易好心辦壞事的,不是?」

「你說你很愛她,可你知道如何愛她才是她能承受的方式麼?你曉得她需要的是怎樣的愛麼?還是你嘴上說愛她,可在你心裡卻只是將她當作自己的附屬品,一廂情願地以為如何如何便是對她好,你有尊重過她的感受麼?」

蘭妃說到最後,聲音都哽咽了,似是因為又想起了多年前昊天嶺在外打仗時,她夜不能寐的情形,又或是想起自己並不願身處在這高高的青瓦白牆之中。

她覺得自己很能感同身受靈兒在昊天嶺強勢的決定與執行力之下的無助與無奈。

光武帝在門外聽聞蘭妃的一番話心也跟著沉了沉,然後再不猶豫地走進了前殿,到了上首的座位摟過了蘭妃,輕輕拍著她的背安撫她。

「高德勝,傳令給司星官,今日既是吉日就祭祭祖、祈求國泰民安。午膳就讓御膳房弄個團園膳吧。」

「是。」

「嶺兒,吃過午膳再回去找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