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十七 – 追問

母妃說得沒錯,愛一個人並不是將自己以為是最好的套在對方身上,於對方便是最好的。

他赫然想到一句話: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更何況,靈兒並非魚兒,她能講能說,是自己與她的溝通不足,自以為將她安排得很好,可她那樣真的好嗎?

以眼下的結果看來,實則不然。

不論多麼急著想查出當年小雨被下藥的真相,自己既已察覺了靈兒的不安,應該多去瞭解她到底是為何不安,並非單單只是給她承諾而已。

在她不瞭解真相的情形下,她或許真的會以為他愛上了夏文嫣、又不想為難他曾經說過的誓言,所以最後索幸自己離開……。

誓言……不安……會是與鞏致彥有關麼……?

先前晴兒好像想說靈兒什麼卻一直未有機會完整地說出來,或許她知道些什麼?

昊天嶺猛地站了起來,身形正要往外走去,卻又猛地停了下來。

「你回城了,有消息了麼?」

「王爺,城外十里範圍內都搜索過了,用的還是靜默搜尋,並未找到郡主。」

「是麼,那她應該是還未出城了。」

「應該是。另外方才屬下接獲幾項消息。」

昊天嶺坐回先前的太師椅上,「說吧。」

「是。第一,偷信賊已經抓到了,是府裡的大丫鬟玉燕,與她接頭的是文嫣公主的頭號暗衛佐文。」

昊天嶺點了點頭:「關起來了麼?」

「是,她拿著假信與佐文接頭後回府便被抓了。現在關在地牢裡。」

「讓冥殤有空時去瞧瞧她是否有被催眠暗示過。」

「是。第二,莫莫等不及畫像,自己動身前往夏立國指揮了。」

雲頎見昊天嶺頷了首,便繼續道:「第三,先前凍湖出現山崩及融冰的事件查出來是一男一女領著私軍做的,凍湖鄰近的幾個村的村民曾聽見山上及湖畔附近有巨大的驚雷聲,過不久便見山崩及凍湖融了冰的現象。

北原十四王子楚秀成似乎對這件事很有興趣,派了秦子榛親自出馬,結果前幾日秦子榛對上他們時吃了悶虧。

那傷至今還養不好,經常流血,十四王子甚至暗中在到處找名醫為他治療。」

「一男一女……?知道他們是誰麼?」

「現在還在查,他們的行蹤很神秘。」

「嗯。那知道秦子榛是受什麼傷麼?」

「似乎是一個暗器,情報上說當時先聽到砰——的一聲,秦子榛的肩上隨即便出現一個似洞的傷口溢出血來,旁邊有人目擊到那暗器是從一個黑色的東西裡發射出來,可沒人知道那是什麼。」

昊天嶺將手指有節奏地敲擊在扶手上,一會兒後才道:「讓人去追查,要他們小心別捲進戰場裡。」

「是。關於賢王儲兵移動一事,今兒應該已經上報給陛下知曉了。」

「嗯。那個讓父皇處理即可。」

「另外,先前有報告過琮瓍巫女傳承都是在歷代巫女死後,承繼的傳承者額上會出現紋徽。這任的巫女已失蹤了十年之久,卻一直未尋到繼承者,又因最近琮瓍急需行祭儀,才會在朝上吵得不可開交。

可最近有一批官員聲稱是找到了新一代巫女,長老會那處卻只有一半的人承認那新巫女的身份,主君也未承認該巫女的身份。」

「哼,」昊天嶺冷笑二聲:「那位新巫女的身份恐怕是不單純吧。」

「是。是現任主君大哥的小女兒。」

「我們在琮瓍的人不多吧,讓他們先在無人的山區備好據點好隨時撤退。」

「是。」

「十年……。」昊天嶺低喃著,似是想起什麼,「還有其他的麼?」

「古瑜珍已經被安排到莊園了,只是她身邊多了一名男子。」

「是誰?」

「周正。據調查,他是赫連境內有名的香料商人,大皇子妃似乎也認識他。」

「他們如何會湊在一起……?」

「似是周正南下去往南祁山的路上,遇上被人口販子帶去青樓的古瑜珍,便隨手救了她,他承諾回赫連後再送她回琮瓍,因此古瑜珍才會隨著他去了南祁山買香料。」

「知道了,通知周正,讓他先將古瑜珍送回御王府吧,同時通知古老爺,不日會將古瑜珍送還的事。」

「是。」

「你也累了一夜,回府休息吧。」

雲頎做了個揖後躬身而退,昊天嶺不想他才退出,換了昊天擎進來。

昊天擎年紀雖小,可一進南薰殿便見自家皇兄未著喜服又未見自家皇嫂的人影,便知曉事情有所古怪。

「五哥。」

「你來了。早上的功課都做完了?」

「是。母妃呢?還在後殿麼?」

「她去天水閣了……你要尋她就到那處去尋,另外父皇說午膳改為團園膳。」

昊天擎略微一愣,馬上領略過來,「好,我知道了。那我先去天水閣。」

「嗯。順道同母妃說我去靜貴人那處。」

「好。」

 

「母妃,這是您要送五弟的新婚賀禮麼?」

「嗯。御王想必是要什麼有什麼了,母妃只能送送心意。」

「您別這樣說,靈兒不是什麼重這些東西的人,您送這個於她便已是很貴重,再加上心意恐怕讓她歡喜得睡不好了,晴兒,妳說是不是?」

「是呀,這還是您還特地托人去金閣寺求來的平安如意,晴兒想這便是她現在最需要的了。」

昊天策忽然往門外望去,雪晴便知道門外有來人,目光也跟著往外望,昊天嶺不久便出現在門口。

「兒臣見過靜貴人。」

靜貴人自昊天嶺出現在門口就打量著他,他今日一身紫袍,髮髻鬆鬆地挽在腦後,這形容雖與平時的風姿瀟灑看似差不多,可從神情上的疲憊看來,卻與平時遇事從容不迫的感覺大相逕庭。

更何況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人卻在現在這時刻出現在這兒、又並未穿上喜服,再配合如此神色……。

她蹙著眉,斟酌著問道:「嶺兒,你……。」

「是。父皇已下令,將午膳改為團園膳了。」

「是麼……。」靜貴人轉了轉眼珠子,心裡擔心得有點兒坐不住。

「是。不曉得兒臣現在是否方便與四哥及晴兒說話?」

「好呀!你們自便吧,我去一趟南薰殿。」

「是。」

三人送走了靜貴人,昊天嶺便直接說出自己來的目的:「晴兒,先前妳問過我,說靈兒有沒有同我說在楚秀成那處的事,對麼?

我們後來掌握到很多關於楚秀成那處真實的情報便都是靈兒告訴我的,只是她從未提過什麼活春宮的事,那是怎麼回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