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 – 她的行蹤 II

「啟稟王子殿下,秦侍衛回來了。」

「子榛回來了?讓他進來。」

「可,秦侍衛他……。」

「他怎麼了?」

「秦侍衛身受奇傷……正在院落換藥。」

「是麼。本王子去瞧瞧。」

楚秀成大步流星地到了秦子榛的屋子外,聽見裏頭的悶哼聲,想也不想,直接進了屋子。

他一進屋,忙到一半的大夫立刻停下手頭的事情躬身見禮,秦子榛掙扎著站起來:「子榛見、見過……。」

楚秀成及時制止了他的行禮,讓他坐下來,示意大夫幫他繼續上藥。

「你回來了,如何會傷成這樣?」

「啟稟主子,屬下帶人在汨沱河旁的臨溪村圍堵到了那些人,交手後,確認那些人是鳳鳴軍。」

「鳳鳴軍?自定安親王死了,鳳鳴軍就失蹤了,本王子還可惜沒趁機收了那只軍隊……現在是誰在領頭?」

「現在領頭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叫鞏毓宏,女的叫鞏毓秀。他們身邊的那幾個親近的鳳鳴軍身上都配有那種會引來強大風壓的東西,他們稱之為炸彈。」

「炸彈……?」

「是,屬下潛入時聽聞他們稱那種東西叫做炸彈。後來屬下以聲東擊西的方式對上他們那兩個核心人物,差點要抓到他們的時候,被他們手中的奇怪暗器擊中肩膀……後來……屬下辦事不利,辜負了主子的期待,沒有抓到他們……。」

「至少你探了他們的底……。為何其他人說你是身受奇傷?」

「這傷口用了金創藥並不會好,傷口會一直裂開流血,手也不能用力,主子若對上他們,千萬一定要小心。」

「是毒嗎?」

「屬下運過內力,並不是毒。」

楚秀成蹙眉道:「來人,派人去各處尋找名醫,為秦侍衛看傷。」

 

大媽帶著鞏毓靈回到了自己的家,那是一個樣式極簡單的一進院落,就在離成衣鋪子僅一條街而已。

「來,西邊這間廂房是我女兒住的地方,她現在去富貴人家當差不會回來過夜,妳就暫時在這兒湊合一晚吧。阿姨在對面炒個菜,等會兒飯廳吃飯丫。」

「好的,謝謝阿姨。」

鞏毓靈將包袱放好,環顧了一下屋內四周,是一個很清雅的房間。

她想了想,將包袱塞進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才關了房門到了院子裡。在快速地一覽這四合院的形容後,鞏毓靈進了廚房幫大媽打下手。

「妳會洗菜呀?」

「嗯。」鞏毓靈笑了笑,「以前常幫母親做這些。」

「喔?」大媽邊炒菜邊問道:「妳一個千金小姐也需要做這些麼?」

「因為母、娘親喜歡下廚,親自為家人煮上一桌,看見家人吃得開心,她會覺得很有成就感。」

「不容易呀……,我還以為夫人們都是遠庖廚呢!」

「呵呵,話本子也都會說到什麼哪一宮的娘娘會親手做些點心呈給皇帝吃了呢,夫人們也是一樣的,只是看她們要或不要而已。」

「也是。」

大嬸做了簡單的三人份晚飯,分成了三份放在菜盤子裡,放在飯桌上,招呼了鞏毓靈到飯廳吃飯。

「毓靈,粗茶淡飯的,希望妳不介意才好。」

「阿姨,妳言重了,毓靈蹭妳一頓也實在是過意不去。」

「我們家當家比較晚才回來,所以阿姨就將菜分了三份,可能同妳在家吃得不太一樣……。」

「阿姨,沒關係的,我不在意那些。」

「那快,趁還沒涼了,快吃吧。」

「好。」

桌上寧靜了一會兒,愛聊天的大媽又開了口。

「妳還好麼?怎麼一個人跑到這京都城來,又說要找貧民或乞丐區,妳的家人呢?」

鞏毓靈的眸色暗了暗:「毓靈是同丈夫要北上去省親,結果快到京都城時財物被賊人偷了不算,又同丈夫走散了。想著他身上也沒錢,也許只能去貧民區或同乞丐們住在一起,所以就進了這京都城想去那頭找人。」

「這樣呀。」

鞏毓靈點了點頭:「因此很感謝阿姨今夜的收留。」

「可貧民區與乞丐那區的治安都比較混亂些呢……妳一個如此的妙齡女子去那處有些危險,戶籍又不在京都……。」

「沒事的,毓靈能保護好自己的,多謝阿姨的關心。」

「那妳們會合之後要如何?」

「不知道耶,也許是先在城內找個什麼掙錢的差事先賺些盤纏,或者是到城外的農莊去幫忙吧。」

「嗯。」

兩人邊說邊吃,到吃得差不多時,鞏毓靈才見到屋子的男主人回來。

相對於大媽的熱情豪爽,男主人一整個人的形容是沉穩內斂又少話。

鞏毓靈立即站了起來,福了福:「叔叔你好,毓靈承蒙阿姨的照顧來此叨擾一晚,心中十分感謝。我明早就會離開,將來有機會再報答叔叔阿姨收留的恩情。」

男主人上下只打量了鞏毓靈一眼,便頷了首應了聲,接過大媽端來的小水盆洗了手後,坐下來準備吃飯。

「毓靈,妳說這是什麼話,就當作是妳用那漂亮衣裳換來的就是。」

「阿姨……這樣好嗎?妳都給我換了三身厚衣裳了。」

「不打緊的,見到妳就想到我家女兒,妳那衣裳正好拿來當我女兒的嫁妝。相公你說對不對?」

男人深情地望著大媽頷了頷首,鞏毓靈看到大媽的雙頰騰上了兩朵紅雲。

大媽紅著臉低低地咳了聲轉向鞏毓靈道:「妳看,連我家相公也如此說,妳就別太在意了。」

「是,毓靈由衷感謝二位。」

「嗯,看妳憔悴成這樣,妳今夜好好地休息,明日我再帶妳去。」

鞏毓靈微笑道:「好,謝謝阿姨。那我先告退了。」

她收了碗筷又向二人行了禮才離開飯廳到西邊廂房準備休息。

男主人手上、嘴裡吃飯的動作不停,可那雙鷹眸卻是直勾勾的一直瞧著鞏毓靈離開的背影,直到她離開視線範圍,才收回了目光。

「欸,相公,你怎麼了,老是盯著人家姑娘看。」

「沒什麼,她好像一個老爺熟識人家的女兒。」

「真的?」

「嗯……。妳怎麼認識她的?」

「就傍晚我要打烊的時候,她進來店鋪裡說想用身上的衣裳換幾身保暖的粗布成衣。」

「哦?那妳就換給她啦?」

「我見那衣裳質料很好,而且她的氣質同夫人很像,眼底又都是傷心憔悴,想著也許是哪個大戶人家不得已流落出來的孩子,便想給她個方便讓她換衣裳。」

男主人唇角勾了勾,看著大媽玩味地說道:「呵呵,妳還看得出她眼底傷心憔悴呀。」

大媽拍了拍他的肩:「好歹老娘我也是經營個小鋪子,每日人來人往的,看得也不少嘛。」

「哼哼。」男主人低低地發出兩聲愉快的低哼,面上顯得有些驕傲形容,撫了撫大媽的臉龐道:「也是啦,若不是如此,妳那鋪子也不會開得火紅,生意興隆了……那換給我們的衣裳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