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二十二 – 裕通質庫 II

鞏毓靈原想著這裕通質庫是個連鎖質庫,名聲應該不致於太糟,卻未料到天下的烏鴉都是一般黑。

想想當時她在金巧閣做簪子送給冥大哥他們需要五十兩時,也才被金巧閣的掌櫃拿了不過三顆中等大小的上等珍珠,想這玉石的等級也是頂極、大小又都能直接做為簪子的料面,竟敢說一個只值十兩……。

她仍是笑笑地,「掌櫃的莫不是不識貨吧,這可是琛珒鎮來的。」

「琛珒鎮?」掌櫃聞言又拿起了火齊,仔細地瞧著玉石。

「是呀,安南山嶺南的琛珒鎮,」鞏毓靈垂下眼眸,一臉惋惜地道:「原本我們一家是去琛珒鎮採買,要回南方去賣個好價錢的……如不是因為家人臨時要用錢,我怎可能輕易地拿出來賣。

更何況掌櫃你若是到琛珒鎮去,只能買到未開窗的毛料,還得賭上一把,眼下這些可都是能直接做為簪子的料面……。」

鞏毓靈看向掌櫃,眨了眨眼睛,緩慢地伸出手來:「算了,這些如此貴重,還是別輕意地賤賣了……。」

「且、且慢,姑娘妳別急著不賣了。欸,劉大爺,你比我懂這些玉石,你過來瞧瞧。」掌櫃趕緊用握著火齊的手,招呼著櫃檯後方、聽著對話早已按捺不住想上前看貨的人。

鞏毓靈見狀以極快的速度一手二顆地握住已經擱在了櫃檯上的四顆玉石。

劉大爺見鞏毓靈如此緊張著玉石,好笑地道:「這位姑娘,妳不是想賣這些玉石麼?握得這麼緊,咱們質庫如何估價?」

鞏毓靈看著劉大爺,挑了挑眉毛,笑道:「這位劉郎君,現在這櫃檯有你劉郎君並這位掌櫃二人,我才一人,雙拳難敵四手,若是你們就這樣搶了去,我不就是吃虧了麼,而且還是吃啞巴虧!」

劉大爺不慍不火:「姑娘也不打聽打聽咱們裕通質庫是個講信用的連鎖質庫,怎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鞏毓靈點了點頭。

她先前觀察應付她的掌櫃那身氣度與櫃檯後頭的那位劉大爺差異頗大。當那些玉石得掌櫃讚歎時,她便見那劉大爺似乎把耳朵立得尖尖地,十分有興趣。

後來她又見劉大爺聽見琛珒鎮時捏緊茶杯的反應,她覺得這位劉大爺或許十分識貨。談這筆「生意」若能有劉大爺橫插一腳,能換得的銀兩可能會多些,於是她便做出惜售的樣子來釣釣看這劉大爺忍不忍得住。

「是麼?我會選擇到裕通來便是聽說這兒經常都會收些好東西,也願意出好價錢。

可這位掌櫃只出五十兩就想收我的這些貨,不會太說不過去麼?

這不止是出自琛珒鎮,而且還是已經切開的原礦,那些切石的費用我們可都已經付清的,才得了這麼些品質高的玉石。」

「這位姑娘不必激動,如若妳這些玉石都是出自琛珒鎮,咱們裕通質庫每一塊會以一百兩以上的價錢收購。現在,妳可以放開手了麼?」

鞏毓靈看著劉大爺,努了努嘴:「那便請劉郎君先從掌櫃手上的那一塊看起。」

劉大爺拿了火齊,從掌櫃手上小心接過那塊玉石,仔細地瞧了瞧,也不由得讚歎了一聲,這確實是一塊高品質的玉石。

玉料的透明度很高、摸起來很細滑,以火齊看其質地純凈、細膩,毫無裂綹棉紋。劉大爺再輕輕敲擊,玉料的音質清脆,可說是玉質金聲。

他取了一旁的黑布來,將玉石放置其中再觀察,玉料表面上略帶有一種靛青色調的浮光遊動,這確實是全中土大陸上只有琛珒鎮才出產的特殊玉石。

劉大爺有些激動,看向了鞏毓靈。

「姑娘這玉石確實是好物。光是這塊,我便能出價二百五十兩。」

鞏毓靈心裡十分訝異,才這麼一塊玉石,她便能籌得二百五十兩的盤纏,那麼她是該一次將已拿出的五塊玉石都一次賣出,還是……。

還不等鞏毓靈想好,劉大爺又道:「劉某已看完這塊玉石,姑娘是否能鬆手了呢?」

她想了想,鬆開了右手,讓劉大爺去看她原本抓在右手裡的二塊玉石。

劉大爺看了一會兒,那二塊一樣也真是出產自琛珒鎮,「這二塊比較小,只能各算妳一百五十兩。」

鞏毓靈盤算了一下,身上的這些玉石並不很重,可若帶著巨額的銀兩在身上風險比較大,她訕訕地笑了一下,「那謝過劉郎君了,這些錢夠我家人看病了,這次就將這兩塊小的變現,行麼?」

劉大爺一聽,差點兒暈過去,敢情他只是做了免費鑑定?

他按著那塊大的玉石,「姑娘,妳急著籌錢是為了給家人看病?」

「是呀。不然拿回家鄉做成成品,價格也會比較好吧?」

劉大爺笑笑:「妳家人若是急病,何不送去養病坊呢?」

鞏毓靈蹙眉:「養病坊……?」

她心裡暗道:額?養病坊是哪兒?

「算了,那是妳的私事,劉某不便多問,只是姑娘若有急用,可否讓予劉某這塊大的玉石,劉某出價三百兩!」

鞏毓靈看著劉大爺,一會兒才道:「好。可以麻煩你給我小額銀票與銅錢麼?」

劉大爺對於終於成交了這筆,有些如釋重負地呼出了一口長長的氣,「當然行。」

他讓被晾在一旁很久了的掌櫃去取錢,自己拿了一張紙過來,寫上一些字後遞給鞏毓靈。

鞏毓靈不明所以,接過來一看才知道上頭的墨跡載明了名字及地址,「這是……?」

「咱們裕通質庫也有接單幫客倌尋找需要的東西,託妳的福,這次能找到這樣的玉石,劉某也好交差。妳手頭上的那些貨若還想賣,可以到地址這處找我,三個月內,劉某都住在那處。」

「好,謝謝你。」

鞏毓靈將其他的玉石收好,接過了銀票與銅錢,便離了當鋪。

「劉大爺,你用這麼高的價格收購這塊玉石,會不會虧本吶?」

「怎會呢?這可是難得一見的頂級翡翠,而且買方可是赫連皇太子呢,只要他滿意,賣價便能立即翻倍。若不是他急著準備聘禮想利用咱們連鎖質庫的力量,怎會便宜到咱們分號幫他找東西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