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二十三 – 煙花之地遇麻烦

「也是。不過那姑娘也奇怪,沒錢讓家人看病,不趕緊把家人送去養病坊,跑來賣玉石……。」

「看她的形容應該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可卻穿著一身粗布衣又帶著包袱,光憑這點就可以猜出很多事了。

她或許是從小就被養在深閨,不知道咱們天耀賢能的光武帝陛下因為很重視民為邦本這塊,所以這幾年來在各大城都設有養病坊供窮苦人家或者外出不便的人看病。

既然如此,她會想用玉石換錢,也是能想像得到的事。

只可惜不知這玉石是她哪位家人的眼光,擁有如此毒辣的眼神才能採買到如此好的原石呢,也許通過她說不定還能長期拿到好貨……。

欸……已經都這個點兒了呀,她現在才回去,不曉得會不會出事。」

.

鞏毓靈在裕通質庫花了太多時間,離開時天色已然整個暗了下來,質庫一旁的春水閣外左右高掛著的二排各色琉璃燈裏也都已經燃了燭光。

花樓前門庭若市,裡頭隱隱傳來絲竹管樂聲,進出者衣著華貴、氣質不凡,看得出有不少都是達官貴人或者是達官貴人的子弟。

這春水閣與西香院屬於京都裡最為高檔的青樓,這類青樓與一般以為的青樓不同。

裡頭的消費高昂,有時甚至到了一擲千金的程度。不少名妓是賣藝不賣身,更不會有出來拉客或者待價而估的行為。

因為這兒的琴棋書畫等文化水準高、環境雅致,又因價格緣故,相對供應的各類茶品、茶點、小吃亦是高檔,加之妓子文學才品、臉蛋身段亦高,許多文人雅士很喜歡到那處聚會,聽聽小曲兒、看看舞,又或許吟詩作對、聽琴品酒、奕棋茗茶、辯論國家大事等等。

她瞄了一眼,就見到先前楓香園晚宴上見過的幾個世族子弟正在前方。她低了低頭,小心避開他們餘光可能所及之處,轉進小巷走了一小段路,小巷末尾穿出來便到了另外一處熱鬧、可感覺與先前完全不同的區域。

她抬眸看了一下,這處應該還是屬於那個商業區域的煙花之地,只是這處的花樓裝飾爭奇鬥豔得誇張,有許多配色豔麗的飄飄彩旗、彩錦掛在樓房之上與路旁的彩旗相呼應,似是希望能借此吸引路過的客倌多瞧個幾眼。

整條街上充滿了品質不一的浮動暗香,走動的人穿著品味亦是參差不齊。

鞏毓靈才一撇眼,看清左側的樓閣上寫著金鳳樓的同時,雙頰也同時緋紅了起來。

金鳳樓從前頭看來是一幢很大的三層樓屋子,一樓左方做成了一個有柵欄、有屋頂的三面亭台。那亭台的週邊有不少各色男子正在佇足、隔著柵欄觀看著亭臺上的一舉一動。

亭台的正中央有著大火盆,四周坐著許多衣著短少、露出大片肌膚的妙齡女子。亭柱纏著粉色薄紗,掛落上亦垂下飄然的各色薄紗,似透非透地遮掩著亭台裏的春色。

亭台內那些待價而估的妙齡女子大多不是自顧自地發呆,便是三三兩兩地聊天,極少數幾位不安於身上難以遮蔽身體的布料,揣揣地一直拉著身上僅有的衣裳,企圖遮住過度暴露的部位。

又或是有幾位特別看來嫵媚多情的,無視於亭台外那些審視的眼神拿著手鏡,以眉筆蘸了黛粉繪起了眉型。

有男子看上了亭台裏的誰,便上前到花樓的門口,向門口招呼的人朝著亭台裏指了指,接著招呼的人便會進亭台裏喚出被指定的女子,該女子出來到了花樓大門口同男子一道進到花樓裏去。

鞏毓靈暗道不好,她不小心走到娼樓這處來了。

娼樓這處便是一般以為的青樓,可事實上與春水閣那類的青樓相差甚多。在這處走動的人不一定有大把的金錢也未必有高尚的品德,屬於龍蛇雜處的區域。

這處花樓裏的女子做的幾乎都是以色侍人的差事,其中如果有良好的姿色再搭以讓人銷魂的功夫,登上所謂花魁的寶座者,才有挑選前來消費的恩客的資格。

鞏毓靈神色冷漠地往前走著,想儘快脫離這為了躲避可能認出自己的人而不小心踏進的區域。

只是,她愈走覺得愈加奇怪,許多經過她身旁的人都不住地回頭看著她。

她其實不明白她在此處走動,於別人的眼中是何等的風情。

鞏毓靈身上的粗布衣是無法掩飾住她那算是出挑的容貌及身段,加之她眉眼之間不經意所流露出的英氣、柔媚及憂鬱,這三種截然不同的感覺竟能同時在她身上並存且融合成一體。

於是在如此地加總之後,她渾身所散發出的,便是與此地格格不入的氣質及有別於此處的風情,讓人覺得既想保護、又想征服她或蹂躪她。

有句話挺適合她現在的形容:誤入叢林的小白兔。

終於,有個穿著華服、疑似是紈袴子弟的人,在經過她身旁後,忍不住打了一個響指。

隨即他身後的小廝、隨從很快地以包圍之勢,團團圍住了鞏毓靈。

鞏毓靈將包袱緊了緊,轉身看向那位指揮這一眾包圍自己的人。

「呵呵,這位小娘子要去哪兒?」

鞏毓靈冷冷地道:「這位郎君擋了在下的去路,我如何能去?」

「呦!人長得美、身材標緻、聲音又好聽,敢情妳是外地來的?妳不必去找老鴇賣身做小姐了,跟本爺……公子一起回家,本公子會好好地疼愛妳的。」

「公子?」

鞏毓靈仔細地瞧了瞧面前這位以公子自稱的對方,在腦子裡快速地轉了轉,從而冷笑了一聲,「天耀王朝中能自稱公子的恐怕沒有幾人,而那幾人之中,並沒有你吧!」

「妳敢小看本公子?」

鞏毓靈左手伸入袖袋之中,握緊了那支玉雕蓮花笄,「你不清楚私自假冒公子岑是個什麼罪名麼?」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臉,他分明很確定自己長得像天耀四公子之中的岑語俊,他在這處一向以小岑公子自居,從未有人被他看上而以如此態度對他。

可眼前這女子卻……莫非她認識真的岑語俊?

唔……這不太可能吧……即便那張臉稱得上是傾城之姿,可那身便宜的布衣,如何也不可能認識公子岑。

「哼哼!挺辣的,很好!」男子舔了舔唇角,「本公子就好這口,遇上本公子是妳的福氣,你們還在做什麼,還不快給本公子將這小娘子抓回府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