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 – 失踪

小念瞧奶娘的神色不喜,便悄聲問道:「奶娘,這消息不好麼?」

「好什麼好?」

「這表示那位什麼郡主被我們公主給氣得病了不是麼?如此不是更能讓她快些離開御王?」

「妳想得太天真了,自古皇家便是重視子嗣,妳說那郡主懷了御王的種,御王怎可能讓她離開呢!」

「也是噢……可是那位藥師不是說那位郡主可能會睡到臨產,說不定就醒不過來了呢,如此我們公主還是有機會的。」

「機會是有的,可若御王又立了那位郡主為王妃,那我們公主啟不是太吃虧了,雖說都是繼妃,可竟然要屈居為第二位繼妃。」

「也是……。」

驀地傳來一個嘶鳴聲,一個親衛在不遠處正從一匹快馬上下來,他一落地立刻跑到昊天嶺、昊天策身前做揖:「見過御王殿下、瑾王殿下、晴公主殿下、文嫣公主殿下。」

「何事?」

「殿下,小隊長覺得有一事蹊翹要屬下前來稟報。」

「說吧。」

「申時正一刻時郡主說希望明日大婚時能從郡主府出嫁,欲離開王府到郡主府去待一晚,由於屬下未得令不許郡主出府,便放行了。後來……。」

昊天嶺蹙著眉頭還在聽親衛的來報,又一馬蹄聲由遠而近飛快而來,速度較前一匹馬還快。

「主子。」一個暗衛騎著快馬到了昊天嶺面前直接從喘著大氣的馬匹上跳下來,「主子,郡主失蹤了!」

 

郡主府上下都點亮了燈,小五、小己連同御王府來的一眾連續找了一個時辰。不止尋遍了郡主府裡、還挨家挨戶地找了附近五條街,連個鞏毓靈的身影都未曾見到過,她如同是人間蒸發似的完全失去蹤跡。

周夫人坐在主屋裡一張積了厚灰塵的繡凳上,滿是愁容地看著一張字條。

那字條上以炭條書寫著:小武,最後實在是不想妳忙的。我走了,謝謝妳一直以來的照顧與陪伴,我實在是無以為報,留下二斗珍珠及玉石給妳,願妳同有謙能幸福美滿。一切是我累了,原諒我的自私,我本就不該同殿下有任何交集,我應該去過我自己的生活。從此別過,無須找我,就當德安郡主已死、靈兒已死,讓所有的紛紛擾擾都塵埃落定吧!

落款則寫著:德安.靈兒。

周夫人已看了那字條不下十遍,她認得出那絹秀的字跡確實是出自鞏毓靈之手。

「妳清點過了嗎?郡主只帶走那些屬於她自己的東西?」

「是的。在主子賞給郡主的東西裡,郡主也只帶走了那支玉雕蓮花笄而已。至於與郡主名銜相關的那些,郡主一樣也未帶走,還吩咐了那支皇太子賜的簪子之後同郡主墨寶一同退回。」

紅著雙眼的小武跪在周夫人的面前回答,她嘆了口氣又說:「郡主連小武幫她多帶的幾件衣裳也沒拿走……夫人您看這天氣愈來愈寒,郡主那麼怕冷該如何是好。都是小武的錯……。」話落小武已是淚流滿面。

「……暗衛長呢?還未找到郡主嗎?」

進門回答周夫人的不是暗衛裡的誰,她聽見門外有熟悉的聲音正下著命令:再去給本王找,掘地三尺也要給本王找出來!

昊天嶺一進門周夫人立刻起身,將字條交給他。

他的黑眸掃了字條上的字跡幾遍,緊緊地抓住字條,落座在繡凳上。

屋內的溫度頓時讓人覺得低下了幾度,感到寒風吹拂,令人瑟瑟發抖。

「小武該死,沒照顧好郡主……。」

昊天嶺直接問道:「小武,昨日早晨郡主是受了什麼刺激?」

「回主子,……小武……,」小武叩了首才繼續說道:「郡主最近受到的刺激都來自主子您……。」

昊天嶺打斷她的話道:「郡主昏迷之前有出過什麼事麼?」

「您是指郡主昏迷前的事嗎?最近因郡主經常睡不安穩,所以小武若是當白日的差都會提早去換值。

小武那日約莫是卯時正一刻去換值的時候,發現郡主並未在房裡安寢。

奴婢同小琰在蓮華芳沁裡外都找不著郡主,怕郡主出事,於是便到訓練場拜託暗衛長幫忙。

最後也是暗衛長找到的郡主,將郡主送回房的。」

「所以妳不清楚她失蹤的那段時間在哪裡?」

「是。」

昊天嶺吹了一聲響哨,不多時靜了一會兒的房內有了一道暗影出現。

冥殤單膝跪在地上,目光對著昊天嶺那似是盛滿火燄的墨眸:「主子。」

昊天嶺沉冷的語氣中帶有肅殺的意味道:「冥殤,你那日在哪兒找到郡主的?」

「回主子,在玲蘭園附近的小徑上。」冥殤沉穩地回答道。

昊天嶺蹙眉:「玲蘭園?」

「是。屬下找到郡主時,她約莫才吐血昏迷。」

昊天嶺寒氣凜凜地看了冥殤一眼道:「讓雲頎傳令下去,即刻封鎖城門,嚴格盤查出城者。擴大搜索範圍,務必要把人給我找到。」

「是。」冥殤低頭領命。

昊天嶺攥緊了拳大步流星地離開,到房門口時陡然停了下來,冷冷地道:「把那夜當值的侍女給本王關到地牢裡。」話落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是夜,城門口的士兵接到命令時也差不多是關城門的時刻,那時出城的人倒不多,很少人受到影響。

翌晨開始,城門口因出城的人皆需嚴格盤查,而形成一條長長的人龍。出城忽然需要路引,負責開路引的京都府公廳也湧入欲出城的人而忙得不可開交。

四個城門及京都府皆有御王府的親衛亦或是暗衛駐在現場,以便能當場認出鞏毓靈並攔截她出城。

 

當冥殤一提到是在玲蘭園附近找到靈兒……應當說是找到鞏毓靈的時候,昊天嶺的心中瞬時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浮上心頭,有些事情在陰錯陽差之下,如脫韁野馬般地脫離了掌控,說不定還成了蝴蝶效應,往自己無法預測的方向前進。

他思緒複雜、揣測著什麼,提氣快速地往玲蘭園移動。

昊天嶺一進到玲蘭園廂房的前廳,現場印證著他心中的猜想——空氣中的暗香昭示著這處有人來過,前後廳交界處的多寶格倒在地上,架子上原先擺放著的那些物品散落一地,亦證明了此處發生過一些事情。

依著那暗香,是蓮華芳沁才有的味道,來過的定是她……。

他邊環顧著四周往後廳走去。書案旁的雜記未被動過,但遠遠望去便能看出有幾張照片被動過的痕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