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二 – 氣急攻心

鞏毓靈在震驚悔恨之中不曉得自己最後是如何離開玲蘭園的,她跌跌撞撞踉踉蹌蹌地走在路上,整個人神識渾渾噩噩又覺每走一步她的世界都在崩壞。

腦海裡不停地穿插的是從小父親慈愛的片段、家人和樂的形容、艱苦訓練的往事,一直到了父親生日宴會的那一夜……接著畫面快速切換到昊天嶺對自己一幕幕的過往,那些看起來在權謀上轉的事,只要是關乎自己的,無一件不是在為自己鋪路。他對自己的體貼、調笑、對自己的好,看來都是真心實意的。

可……她不明白。

當所有的過往樁樁件件重新順下來時,她心裡已然清楚,昊天嶺在最初見到自己,便已認出她並知曉自己的身份了,可她卻不懂為何他不道破自己是仇人家的女兒,還將自己帶在身邊。

她尚未想個透徹明白為何他會如此做的原因,她所站的地面四周開始陷落下去,不多時變成空落落的深淵,半空中傳來的聲音開始放大,那是千夫所指的聲音。

鞏毓靈抬眸,無法判斷眼前的那些是不是幻覺,深淵之上,她的周身旁赫然出現了好多親朋好友包圍著自己,有的面露不屑、有的露出詭笑。

「毓靈,妳瞧瞧妳,那是什麼模樣,鞏家如何會有妳這樣的女兒,愛上自己的仇人呢!」

「對呀對呀,所以才會有個什麼文嫣公主來懲罰妳了!」

「既然妳能爬上他的床,怎麼不給他一刀斃命,為族長復仇呢!」

「如此挑釁鞏家之人,毓靈妳怎會接受他的好意!」

「家門不幸呀!族長唯一的女兒竟愛上了揹著這血海深仇的對方!夫人,我們是否要將她逐出鞏家?」

「毓靈呀,妳再如何不濟也不該同他在一起吧!」

她被那些人圍著、繞著轉得看不過眼來,聽著那些指責忽覺一股腥甜急速地從喉頭往外衝去,她未及壓抑住便猛然地吐出一大口血來,血濺在她身前不遠處的草地上,接著便聽啪——地一聲,她整個人倒在玲蘭園附近的小徑上。

彼時小武正憂心忡忡地跑到訓練場找冥殤幫忙,她找了好一會兒才確認冥殤的位置。他的身形很快,她拼盡吃奶的力氣從馬場抄近路朝他奔去。

「暗衛長,呼呼!暗衛長,請等等!」小武已是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才找到他。

冥殤回身不緊不慢地道:「小武,有事?」

小武飛快地點頭,喘了二口氣道:「主子同親衛長都不在府內,可……可郡主不見了,小武只能來找您……。」

冥殤蹙眉道:「郡主不見了?妳都確認過了?」

「是,小武已將蓮華芳沁裡裡外外都找遍了,都沒有……除非……,」小武急得哽咽道:「除非郡主是跌入蓮花池裡,可我瞧了衣櫃,那兒少了一件練功服,還有一件郡主平日不穿的暗色大氅也不在,臥榻上還留有餘溫,我想郡主一定只是離開蓮華芳沁而已。」

冥殤揚手讓小武別再說,他思忖了一小會兒時間便以內力揚聲道:「所有人集合。」

王府內的晨練提早結束,冥殤在馬場集合晨練的所有人。

「各位注意!大夥兒都清楚最近御王府遭受多方人馬的眾多刺探。今晨郡主還從居所失蹤了,現在將人員以六人編組在府內尋找。如有任何可疑,立刻通報。」

「是。」底下的一眾立刻散開編組找人去了。

「石衛。」

「暗衛長。」

「最近太不安寧,你帶二組人馬先去確認昨夜王府周圍是否有人入侵。」

「是。」

小武見石衛帶人離開,她同冥殤道:「小武也加入編組去尋郡主。」

「不,妳先去叫醒周夫人,讓她統籌府內尋找的進度。然後回蓮華芳沁等候,以免郡主需要妳卻找不到人。」

「好!」

冥殤見小武急得都哭了,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妳先別急,雖然這御王府很大,可找人的人馬也多,如此分派下去,不用一個時辰定能確認郡主是否還在王府內的。」

小武含淚點了點頭,對冥殤福了福身便往錦繡閣去。

周夫人被小武叫醒後立即趕到了外堂大廳去坐鎮調度及等候結果。

御王府內到處響起的雜亂腳步聲也驚動了其他休沐中或下了差事正休息的人,許多人起了身自發地在府內幫忙找人。

遠黛居裡的玉燕等幾名同臥寢的侍女也起了身要幫忙尋找,玉燕蹙眉道:「唔……合歡園那處附近好像都沒人去找,我們去那處找好了,我到合歡園去,妳們到合歡園後面的園子吧。」

「好。」

丫鬟侍女幾人分配好,便前往了合歡園。

小丙正好輪值在合歡園的暗處監視,由於他身負任務是不能隨意離開崗位去幫忙找人,於是他便看見了有幾個侍女到合歡園來。

很快地,幾名侍女丫鬟穿過了合歡園往跑道方向去了,只剩下玉燕在合歡園。

小丙見玉燕同那幾名侍女丫鬟分開後在合歡園的園口似是在找東西找了一下,接著便鬼鬼祟祟地四下張望,她見周圍都無人,便去開啟了機關。

她開了機關後,將暗格內的信拿了出來放進懷裡,再從懷裡掏出幾封信拿出來給放進了暗格內。

 

冥殤帶著人直覺往府內的禁地去找,王府內有幾處地方是只有他與雲頎才能進到園子裡的,例如鈴蘭園、又例如梧桐居。

他才靠近鈴蘭園,先是聞到一股很淡的血腥味。他以為真有人入侵,便加快了速度往那味道方向掠去。

到了那處,他見到趴倒在地上不知已多久的鞏毓靈。再往前覷,他見到幾片草葉有著斑斑血跡,那些合起來約莫是一小灘血。

冥殤緊張地上前先探了探鞏毓靈的脈象,簡單地察看發現她並未受什麼傷。他才以指腹去探了草葉上的血,放在鼻下聞了聞,緊接著眉頭就蹙了起來。

他命人就近去拿了件外袍來,把已有些發冷的鞏毓靈裹好才將她從小徑上抱起,抱起時看見她眼角的淚痕,他略略嘆了口氣,他想自家主子這次的作為實在是太強人所難了。

鞏毓靈被冥殤帶回蓮華芳沁安置。

小琰在一旁哭泣,小武見榻上的鞏毓靈臉色白得嚇人,擔心地問道:「暗衛長,謝謝你找到郡主……郡主她還好嗎?」

「夜露深沉,她身上有些溼,妳先幫郡主換身衣裳吧。」

周夫人聞訊也過來了:「郡主如何了?」

冥殤、小武並小琰都向周夫人行了個禮,行禮後冥殤道:「屬下方才略略探過郡主的脈象,郡主似是有些受驚及氣急攻心,先讓府內的呂大夫來為她看看吧。我會讓主子知道此事。」

「好,老身知道了。小琰,快去請呂大夫來。」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