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三 – 孰重孰輕

御王府的情報網自前一夜瑾王下了命令後就開始在找自家主子,可命令下了八個時辰都還未能找到自家主子在哪兒。

冥殤當機立斷,在午時把兩張字條放在信筒裡再綁於小白頭的腳上,將牠放了出去。小白頭飛得很高、很遠,卻也費了近兩個時辰才在一座山谷俯衝而下。

彼時昊天嶺帶著文嫣公主並幾個隨從在一座有著奇怪地形的山谷裡玩。

那處的山谷是一片平坦,可裡頭有一座一座的怪山。

那一座座的怪山有高有矮,大約都有幾層樓高,遠看像是三角形的形狀,可從上到下約莫會出現一道或二道刻痕。

微微靠近一瞧那些刻痕卻讓人覺得這些怪山似乎是巨人將巨型的石頭刻成一個鱉臑(三角錐體),再將其分成兩、三個段安插在這谷地上。

有些山則會讓人覺得怪山最上方的那塊鱉臑是錯置的,因而尺寸比下方的支柱來得大些,看來不僅不協調,還讓人會擔心那鱉臑會不會因風力等因素而掉了下來砸到人。

當他們再往另一側的山谷靠近,有些怪山長得像竹筍一般、高度約莫如仙雅樓那般,上頭還有一些方形的洞,裡頭竟住了人。

「本王記得在夏立也有類似如此的地形,只是妳們那處是有一條河流淌過。」

夏文嫣點頭笑著道:「是呀,天嶺竟然知道那處地方。」

「曾經去過那附近……。這處有一戶人家是本王認識的,想進去瞧瞧嗎?」

她們來到一座像是連續的竹筍並在一排的「山」前,那山上也有許多方形的洞,似是住了不少人在裡頭。

「這樣方便麼?」

「先前本王已聯絡了他們,今夜就住在這裡。」

「真的?好像很有趣呢!」

一行人說話的聲音驚動了裡頭了人,有一位老者開門出來,一見到昊天嶺便熱情地道:「公子來了!歡迎歡迎,這位是……?」

老者思忖了小一會兒,以拳擊掌道:「哎呀!是小雨小姐,真的是很久不見了呢!快進來吧!」

夏文嫣對於突來的這齣看起來有些無措,正要張口解釋便被裡頭的人熱情地迎了進去。夏文嫣的奶娘及小念有些不悅自家公主被人隨便碰觸,趕忙上前想支開裡頭的婦人,夏文嫣以眼神安撫了她們,順從地進了「山」。

昊天嶺跟在其後正要進門時,天空中來了一聲鷹啼。

馬夫聞聲立刻從馬車駕座下的置物暗格取出了一個皮製的手套遞給昊天嶺,他堪堪在小白頭飛下來時將手套套進了左手上。

昊天嶺避開了夏文嫣的視線,從小白頭的腳上拿起了信筒。

他能認出一張字條是昊天策寫的,而另一張則是冥殤。

才讀出上頭的暗號,昊天嶺的眉頭便是擰成了一團。

上頭書了「書信被竊/靈兒未收/查中」以及「郡主氣急吐血昏迷」。

這消息讓昊天嶺有如晴空霹靂一般,他心神蕩漾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由充做窗戶的方形洞瞥了一眼裡頭熱鬧的情景,他咬了咬牙。

今夜的安排不便更動,只能明早再出發,約莫黃昏時分便能回到王府……。

靈兒,等我回去!等我回去,我一定直接給妳解釋、不論計畫是否會失敗我一定直接給妳解釋!

寶貝,妳等我!我相信妳一定能等我的,對吧!

昊天嶺的神色一凜、手一伸,車夫恭敬地遞了根竹簽過來,昊天嶺在原本的字條上以暗號戳了「明日/待我回去/慶長藥師」,便將字條放回信筒中,讓小白頭飛了回去。

待小白頭一走,昊天嶺低低地吩咐:「去,去同情報網聯繫,保持暢通。」

「是。」

 

蓮華芳沁裡,呂大夫已來過了兩回,也換過了藥方子,可鞏毓靈還是一直昏迷著,小武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甚至是衣不解帶地在她身旁侍候著,小香晚上來替她的時候,她也不肯走。

晚飯後周夫人來了趟,見鞏毓靈還未清醒,便派了人去瑾王府傳口信。

「殿下,屬下代表周夫人來傳口信。」

「周夫人說什麼?」

「是,周夫人是如此說的:郡主今晨昏迷後用了藥也不見轉醒,不曉得先前看顧郡主的慶長藥師是否已經回來了,如若藥師已回,是否能過府為郡主看病?是否已聯絡上王爺了,王爺何時回來?」

「你回覆周夫人,御王已經知道此事,明日就會回到王府處理,另外慶長藥師預計明日會到,一到,本王便會帶他過去。」

「是。」

傳信的親衛前腳才離開昊天策的書房,後面情報處的暗衛便進了書房。

「見過殿下。」

「何事?」

「先前主子要找的古瑜珍在發佈搜索之後,小六回報說曾經在南祁山附近幫助過那位姑娘。目前循著線索已縮小尋找範圍,屬下想問如若找到那位姑娘該當如何?」

「南祁山?」

「是的。」

「確認在南祁山的話,將這件事通報到大皇子妃那處,讓那附近的香料農人幫忙尋找,由農人出面應該會比較好,找到後先送到香料莊園去。」

 

夜色漸重,山屋裡熱鬧的晚飯時間也到了尾聲,當昊天嶺走到窗旁透氣的時候,夏文嫣也同桌上的那些人告退,向他這處走來。

「天嶺,這些人好熱情呀,屋子也好特別。沒有進來真的很難想像住在石頭山裡的感覺。」

昊天嶺略略勾了唇角,「是呀。」

「你是如何認識那些人的。」

「算是不打不相識吧……妳晚上有吃飽嗎?」

「嗯,這處的料理與京都裡的差異很大呢!」

「是呀,這處土地較為貧脊,雨水不易過來、天氣又詭譎,主要以養牲口及出產棗乾為主。

在生活上井水多沉積物不能生飲,每次都必須煮沸才能飲用,其他用度還需要以谷裡的特產到谷外去換其他東西回來才有。

如此不易的生活過下來卻也讓此處的人天性不屈不撓、樂天知命。

或許是價值觀直接影響到了料理上頭,習慣性會使用大量的香料,便會讓人感覺明顯與京都裡的不同。」

「嗯。原來如此。」

「不過在此處生活的人,單純熱情,經常互相幫助也不會勾心鬥角,更不會有利益上的衝突,本王很喜歡這處的生活,這才特地帶妳到這兒來逛逛。」

「確實是個天堂。」

「今日跑了一天了,昨夜也沒什麼睡,公主今夜早些安寢。明日一早就得回京都了。」

「這麼快呀……。」

「都城裡有些事是每日都需要處理的。」

「也是,都怪本宮讓你耽擱了。」

昊天嶺撫了撫夏文嫣的髮,「為了妳,這不算什麼。」

「那本宮就先去就寢了,不曉得臥寢會是什麼模樣呢!」

「張伯,麻煩你帶夏姑娘去臥寢。」

「好的。」

入夜,三更時分,昊天嶺的房門被推了開,悄聲進來一個人影。

昊天嶺敞著衣襟正坐在榻緣,朝來人點了點頭。

火光映著來人的蒼老面容,卻是一個極年輕的聲音:「殿下,容在下失禮了。」

「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