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四 – 閒言碎語

主僕二人走到了馬場,銀星見到她便歡快的撒著蹄子過來,可當牠一靠近,發現靈兒面上看起來沒什麼,整個人看來卻彷彿在壓抑著什麼。

牠漸漸慢下腳步靠了過去,身上的騎師亦跟著冷靜了下來,未同上次那般哀號。

「銀星,你有沒有乖?」

騎師從銀星的身上下來,同靈兒行禮後道:「銀星最近有比較聽話些,比較不會讓我們追著跑了。」

靈兒笑著點了點頭,走到牠的身側,那騎師趕緊道:「郡主請稍等,屬下去拿您專用的馬鞍來。」

「不用了,如此便行。」話落,她已是一個翻身,上了馬。

「小香,妳看妳是要騎馬還是去晨練都行,半個時辰後在這兒集合。」

「郡主,小、小香……。」

靈兒未聽見小香後頭說的話,銀星已是依著她的意思跑動了起來,跑的速度還愈來愈快。

銀星奮力地在馬場跑著,靈兒在上頭迎風放飛了自我幾圈,便開始在馬上環顧起四周來。

馬上的高度讓視野變得好些,再加上馬場並訓練場在一起,一旁還有跑道,直接能看到府牆上的狀況。

這個時間,果然這裡聚集了幾乎是府內未當差的眾人在這兒……。

她瞧了瞧,府牆上的當值的人數與昨日下午所見差不多,有些小失望。看來這府牆上的防衛是一日十二個時辰都嚴嚴實實,令人難以乘間伺隙。

要離開王府,一定只能由大門與側門走?

可……自己若要出府,身旁的那些人、府門守著的那些人……要如何擺平呢……?

半個時辰後,靈兒讓小香陪著,又走了一趟跑道旁的園子。

來到停放馬車的院子時,靈兒不動聲色地研究了那些馬車好一會兒,再回想著這時間府內的巡邏士兵隊較平時少得多、間隔相距也較遠,她心中便有了好點子。

她的嘴角含著笑意回到了蓮華芳沁,小武侍候她用早膳時,她難得地多喝了一碗粥。之後,心情愉悅地睡了個回籠覺。

可這一覺靈兒睡得並不好,夢裡頭又是充滿了光怪陸離,最後只見一對極大的鳳凰從天而降,她被那兩對大翅膀揮動時的風壓逼得喘不過氣來。

因而她醒來時,心情有些鬱鬱。

靈兒覺得很奇怪,怎麼一個回籠覺的時間,情緒的起伏如此地大,有如從萬事皆順的天堂掉到了一個毫無出路的死胡同。

「郡主,怎麼了?做惡夢了?」

「約莫是吧……我也不清楚……。」靈兒愣愣地望著窗外。

「還是您要出門去散散步?」

「時間還沒到……散步得等午後再做……。」

「嗯?您說什麼?」

「沒什麼……我來沖壺茶吧……。嗯,沖什麼好呢……。」

 

「王子,關於凍湖融冰及附近山崩一事,在凍湖鄰近的幾個村落查到了相關的消息。」

「說。」

「據查,有一男一女領著一些似是流兵的人到過那附近,幾日後凍湖鄰近的幾個村的村民曾聽見山上及湖畔附近有巨大的驚雷聲,過不久便見山崩及凍湖融了冰的現象。」

「喔?聽起來挺有趣的,那一男一女竟能同靈兒都掌握了一樣的東西……?」

「應該是。」

「現在那一男一女哪兒去了?」

「正在追查中。他們自山崩之後便失了蹤影。」

「儘量活捉他們,本王子一定要知道那到底是如何做出來的。」

 

午後,靈兒心緒低落卻還是壓著那感覺、照著預想的時辰到園子裡散步。

這回她並非只走在跑道旁的園子,而是從跑道旁的園子抄小路走到府內的幹道,再到另一頭的園子。

她數著步伐拐過一個彎,正好遇到三個侍女丫鬟趁著休息時間在聊天,她不想驚擾到她們,趕緊將身形藏在樹後面。

「欸……我覺得郡主好可憐。」

「那有什麼辦法……文嫣公主壓根兒就是雨王妃的再生,以主子以前寵雨王妃的程度,眼裏根本容不下其他的。」

小武原是遠遠落在靈兒之後跟著她,這會兒她見靈兒佇足在樹前,以為她有什麼需要便加快步伐到她的面前,卻聽見幾個丫鬟在樹後嚼主子的舌根。

她有些生氣地想越過樹去罵罵這些愛說主子是非的丫鬟,靈兒卻一把抓上她肩頭並用眼神警告她安靜別出去現身。

「我來的時候雨王妃就不在了,還被警告別問任何雨王妃跟玲蘭園的事,到底以前主子是如何寵她的?有多寵呀?」

「鈴蘭園的事我知道。」脖頸上有一顆黑痣的丫鬟說道:「還記得我剛到王府的時候,是沒有鈴蘭園的。」

「哇!這都多久以前的事了?玉燕妳知道?」

「其實也不久,才四、五年前的事。妳們也知道王府內的侍女很少,那時是因為主子有一日把雨王妃從外頭給帶了回來,於是便缺了伺候王妃的侍女,所以我才有幸進了王府的。

那時王府裡的配置同其他王府差不多,不似現在的模樣。

是雨王妃進府主子才大興土木建了一個鈴蘭園專門給她住。」

「咦?那蓮華芳沁呢?」

「蓮華芳沁是主子做訓練場的時候一起建的,那時好像是希望三不五時能接蘭妃娘娘來小住才建的。」

「難怪蓮華芳沁的規模如此之大,就如同宮裡頭的一個殿那樣。欸,可是主子那樣對雨王妃算是寵嗎?很多王公貴族不也都會建個什麼園子院子給喜歡的人住。」

「我也不曉得這樣是不是算寵,但鈴蘭園裡頭的各種用度都是王府內最好的。

我雖未曾近身侍候過雨王妃,但也親眼見過主子為她做過很多出格的事,光是為了娶她,主子完全不管他們之間的身份是如何差距說娶就娶,這種魄力大概也只有我們家主子有而已了。

妳們知道嗎?其實仙雅樓也是主子為了她想念家鄉而建的。」

「真的假的?」

「妳們瞧天耀裡有哪一處的屋子樣式同仙雅樓的?」

「也是耶!不過全中土大陸根本也找不到相同的吧!」

「哎呀,秘密是在五樓,有機會一起去的時候我再同妳們講。

話說回來其實雨王妃也是一個很好的人,同郡主一樣也不喜歡太多人伺候,對下屬很體貼溫柔。主子對她很是癡情用了很多心思,只可惜……雨王妃卻早逝。

那時主子為了她連續幾日不眠不休地徹查那件意外,只查出那不是件意外。

雨王妃同她的座騎是被人下了藥的,所以後來馬兒發瘋狂奔,雨王妃身上的藥力也發作了,她在馬上撐不住摔了下來被馬兒給踩死的。」

「好可怕呀!是什麼樣可惡的人竟對那麼好的雨王妃做那種事。」

「是呀,主子當時一氣之下就殺了那匹發狂的馬,可惜那畜牲臨死前已經把王妃給……。唉……主子到了雨王妃出殯的時候整個人已經瘦得不成人形,在親手葬了王妃之後就病了三個月,病癒之後整日整日都在軍營裡練兵,不然就是帶兵去東北巡防。」

「看來主子對雨王妃用情真的很深耶!妳們有沒有聽說前幾日主子遇見文嫣公主之後,整宿整宿都宿在驛站沒有回府。那文嫣公主真的像雨王妃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