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六 – 好戲上場 II

這真是奇怪了,明明昨夜才見過的呀!如何會是這樣的情緒?

是因為昨夜他的溫柔?

自己竟是如此地貪戀他的溫暖……?

她在這一刻才發現自己對於他的感情竟已是這樣地深。

可靈兒的理智很快地回籠,因她不可避免地見到昊天嶺如沐春風的和煦目光落在他的前方、落在那美人兒身上,那個真切的形容讓她不由得正視眼前的事實,腦中又響起了丫鬟們的對話,她下意識地攥緊衣袖裡的拳頭,咬了咬唇。

承諾很美,現實卻很是殘酷。

他說過的話,哪句真、哪句假,她已是分不清。

愛或不愛……,早痛或晚痛都是疼、都是傷,或許他不忍抉擇,那麼由自己來下這刀,對彼此都是好的吧……。

靈兒艱難地將視線給收回來轉而看向離自己不遠的美人兒,覺得喉頭很緊,接著有一股子腥甜的味道上來,她硬是忍著吐的感覺將那腥甜給吞了下去。

「德安見過文嫣公主。」靈兒還是先開口行禮,畢竟自己的位階低了這位公主不知幾等。

「免禮。」夏文嫣仔細地瞧著靈兒,那日晚宴上她沒有機會細看她,她就消失了,「妳就是德安郡主?」

夏文嫣的聲音清脆宛轉,如黃鶯出谷般的聲音,今日身上穿著以淡縹色為主的交領窄袖短曲裾又套了一件淡青色廣袖薄紗外袍,她一身素雅僅二支玉簪點綴在她頭上的隨雲髻上,鵝蛋形的臉上未施脂粉,大約只畫了眉而已。

第一次能與夏文嫣如此接近,靈兒以眼神快速地掃過她全身後便垂眸道:「是。」

「本宮聽天嶺說妳因為戰功彪棅炳所以貴國的光武帝陛下封妳為郡主,還賜下封號給妳呀?」

「是。」靈兒淡淡地回。

「哎呀,妳別這麼拘束,我們正在奕棋,妳也來吧!」

話落,夏文嫣便伸手去拉靈兒的手腕想帶她進書房去,抬眸望向雲頎道:「雲頎,能麻煩你請侍女倒杯茶來嗎?」

「是。」

靈兒低眸望著自己手腕上搭著的夏文嫣的手道:「公主,德安有事想單獨找王爺商量,不知方不方便?」

「有什麼事當著本王及公主的面說即可。進來吧。」

昊天嶺此時倒是開了口,只是那語氣是淡漠的,一點兒也沒有先前的親近。靈兒想那口吻甚至是連她們初見時那般都說不上,她覺得胸口上似是壓了一塊大石,令自己快喘不過氣來。

靈兒絞著手指跟著她們進了書房。書房之前被昊天嶺砸過,一應擺設用具雖還是那些品項、屋內的陳設和以前她在書房陪侍時的幾乎一樣,但究竟還是不同。

若非是見到書案上的那支文鎮,那支她親手雕的蓮花文鎮,她有種走錯書房的錯覺。

昊天嶺坐在書房主位的案前,就如同從前她隨著他進書房侍候時所見的那般,那男子還是英姿煥發豐神俊朗,一點兒都沒變。

只是靈兒覺得今日他的冷漠,似是從骨子裡透出來,吹進自己的心底,吹得她覺得發涼,吹得她簌簌發抖。

文嫣公主風姿綽約地回到棋盤前繼續想著下一著,靈兒覺得整個畫面很美很和諧,只是此處實在是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她不禁想:這也許就是雨王妃還在的時候,在這書房裡經常有的情景吧……。

靈兒忍著胸口的疼淡淡地道:「既然王爺同公主正在奕棋,德安就不坐了,說完便走就是。」

「嗯,說。」昊天嶺正視著她道。

「第一,德安希望同王爺四日後那行婚儀的日子能延期。」

「延期?可周夫人已經籌辦得差不多了。」

靈兒苦笑道:「是,也許王爺能考慮是否就同德安解除婚約吧。」

夏文嫣聞言驚訝地抬頭,蹙眉看向昊天嶺:「解除婚約?天嶺這千萬不可行!」

昊天嶺在心裡給靈兒點了九四六個讚,他這寶貝媳婦可真是厲害!

雖然上午時他有些奇怪為何還未收到她的回信,可這會兒她用這樣的方式來探看夏文嫣的態度很是聰明。

他不動聲色,在面上給了夏文嫣一個安撫的眼神,又看向靈兒。

靈兒見到他們眉來眼去地交會眼神心裡一擰,勉強壓下想一走了之、眼不見為淨的想法,淡淡地開口說:「德安見二位鶼鰈情深,也許王爺也能考慮直接求娶文嫣公主。」

夏文嫣這會兒坐不住了,刷——地徑直站了起來,目光直直地看著靈兒的雙眸道:「郡主,本宮沒有這個意思。本宮同天嶺雖然一見如故,但終究未認識多久。更何況本宮身為一國的公主,有時候不是想做什麼都可以的……。」

靈兒閉了閉眼,未再就這事說什麼,她抬眸直接望向昊天嶺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眸道:「第二,德安感謝王爺一直以來的照顧,不過如今德安有自己的府邸,未出閣的身份實在不便繼續住在王府之中,德安想辭去……侍女一職搬回郡主府。」

「欸,郡主何須如此。」夏文嫣又急道。

靈兒微笑看著夏文嫣道:「公主有所不知,德安原是個野丫頭。您想,德安如若是個一般淑女,也很難戰功彪炳的不是?

府內規矩眾多,德安被綁得喘不過氣來,如今有了屬於自己的府邸,在那兒德安能想做什麼就是什麼,不需再被那些規矩綁住能過得自由自在不是嗎?」

昊天嶺暗暗觀察著兩個女子的神情姿態,靈兒端莊大度,明白事理中又透出隱忍無奈,那小小身板的無助形容……呦呼!自家這媳婦兒演得真是太好、太到位了。

他亦是未錯過那方夏文嫣抬眸時,嘴角那曇花一現的得逞笑容,那公主果然趕緊搬出了人畜無害的態度推托,表示並非要奪人之愛……。

果然這樣的苦情戲碼還是得由女子來演繹較為合適,媳婦兒飆戲飆得如此精髓,若他在這時代辦個奧斯卡,他的寶貝應該能回回都拿影后吧!

這會兒順利佈了個御王同準王妃步調不一致的「空子」出來,看看這夏文嫣是否會入套,著手將握著的所有王牌都出盡。

昊天嶺見靈兒這手逼得夏文嫣差不多了,便開口道:「……本王會考慮的。妳且先退下吧。」

「是。」靈兒應了聲便轉身離去,到了書房門口,她微微回過身道:「德安……我無論如何都不會和親的……。」

話落,她就快步地走了出去,那背影讓人覺得有些落寞有些蕭索,這看得令昊天嶺的呼吸一窒。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