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二 – 作戲可是要做全套

他一想到此,決心無論如何要早點處理掉夏文嫣,還一定要早日請到元谷藥師前來京都為靈兒拔蠱才行。

昊天嶺清了清喉嚨:「靈兒,看著我的眼睛。」他以食指輕輕地抬了靈兒的下顎,讓她的目光能對著自己。

他將話用充滿空靈感的聲線說道:「專注,接下來妳會進入約莫一個時辰的休憩,妳會完全冷靜下來,將今夜發生的所有事情前後重新推敲,打開記憶的那扇門,重新思考,破除那些被迷惑的假象……。」

 

靈兒醒來時,小武陪在她身旁。

「郡主,您還好嗎?」

她回想了一下,想到在湖畔見到夏文嫣好似對莫邪做了什麼,然後莫邪就往湖裡頭走……。

現在會不會已經……。

她蹙眉開口道:「莫邪大人還好麼?」

「莫大人……?莫大人還好呀,小武方才去裝茶水時還見到他難得眉開眼笑地進大廳去加入慶賀呢!」

「額……?」

「郡主怎麼了?」

「他沒事就好……。」靈兒喃喃道:「可他好似被……催眠了不是?難不成是我誤會了?」

「郡主您說什麼催眠?那是什麼?」

「沒、沒什麼。」

靈兒又想起夏文嫣對自己所說的話,覺得很奇怪。夏文嫣不是王爺帶來的麼,為何為在行暗示時還要再說一次……?

是故意在耀武揚威使人難受麼……?

心裡有些酸酸的,她不由自主地咬著牙根,待到發現時,牙齦十分酸軟頗不舒服。

想到夏文嫣又說不會將王爺讓給自己。這表示……她對於王爺的心也沒把握?

不論如何,她還是應當為自己確保一條退路比較重要。

「郡主,您會不會餓?宴席已經快散了,主子為您留了菜。」

「嗯……妳吃過了麼?」

「小武……。」

她垂眸:「王爺走了麼?」

「還沒呢!主子在大廳裡,郡主要過去瞧瞧嗎?」

靈兒想了想,「嗯,回府前先打個招呼吧。」

主僕二人才走到廊下,昊天嶺已是從廳門出來走向她們。

他一走來便牽了她的雙手道:「醒了?感覺如何?」

靈兒面上掛了笑容,輕輕地掙開了他的手,行了個禮道:「靈兒沒事了,多謝王爺關懷。」

昊天嶺瞇了瞇眼睛看著她,周夫人此時也到廊下來了,打量了靈兒全身上下後,關心地道:「郡主,妳沒事吧?王爺說妳暈倒在夢湖。」

「我沒事,讓周夫人掛心了,這麼喜慶的宴會也沒有好好地參加……。」

周夫人上前握了她的手:「沒事,郡主可別如此說,大婚在即,妳的身體比較重要,負兒還小,也是早早就離了席,回去喝奶睡覺了呢。如若郡主還想再瞧瞧負兒,來日方長。」

靈兒向周夫人點了點頭,「夜深了,靈兒有些不濟,想先回王府了,下回有機會再來看看負兒。」

「好。」周夫人轉頭問昊天嶺:「那王爺……?」

「我同她一道走。」

「好。那王爺同郡主回去的路上多小心。」

「嗯。夫人回吧,不用送了。」

昊天嶺牽著靈兒的小手,同行的還有小武一道走出了廊下,周夫人還一直送到了廳堂的門口才轉身回了大廳。

他們走在園子裡,到一個分岔路口時,靈兒停了下來。

「怎麼了?」

靈兒輕輕地扭了扭手,讓手離開了昊天嶺的大掌,微笑行禮道:「靈兒就在此同王爺分別了。」

「分別?」

「是呀。王爺不是讓文嫣公主待在夢湖等麼?」她垂下眸子,令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緒,「如今也同晚宴的主人道別了,王爺理應趕緊去見公主,帶著公主回驛館吧。」

昊天嶺覺得不對勁,夏文嫣用迷香所給的暗示應該已經解了,為何靈兒還說如此的話。

是否還有其它的誤會?

他又牽住靈兒的手,懇切地說:「妳話裡的意思是什麼?我並未帶了夏文嫣來,而且,妳知道的,我對她全是在作戲的,不是?」

靈兒抬眸,看著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是作戲,那麼作戲便要做全套的,對不?」

昊天嶺撫了她的髮,又將她鬢邊的碎髮攏到耳後去。

在仔仔細細地看過她之後,他道:「那我送妳到車子那處行吧,這段日子許是不好過,太多事要徹查與理清,恐怕見面的次數很少,我不在,妳要好好地吃飯睡覺。大婚那日咱們先不宴客了,白日得進宮祭祀之後行婚儀,再將妳入了玉牒,如此就夠妳累的,等這陣子事情都解決了、蠱毒也拔了,咱們再宴客吧,到時咱們再想些有趣的活動,有別於其他人的婚禮,好不好?」

她溫溫順順地點了頭,道了聲好,昊天嶺見她的形容似是累了,趕緊送她到泊車處。

「回去若累了就讓小武侍候妳早些入睡。」

「晚膳妳沒吃多少,記得讓廚房幫妳做點夜宵。」

「小武,夜裡涼,郡主怕冷,記得讓地龍燒暖一些。」

昊天嶺叨叨絮絮了好久,最後親了親她的額頭才依依不捨地讓有謙打馬。

靈兒的笑容在看不見昊天嶺的那一刻便收了起來,她坐在車裡面無表情地看著窗外,不知在想什麼。在馬車走了一段路後,小武才聽聞到她開口。

「欸,小武,鈴蘭園後方的園子有一塘池水,那是不是連接到王府外的呢?」

「是呀,郡主還記得晨練時有一處關卡是要盪繩或是獨木橋才能過的那處嗎?」

「嗯,記得,該不會那處的水道便是連接府外到鈴蘭園的?」

「對,就是那處。」

「雖然我不曾摔入水中,可那水看起來很是湍急,摔下水的人如若沒體力不就被沖到府外去了?」

「呵呵,郡主說得是,不過並不會發生那樣的情況的。」

「為何?」

「因為府牆的那處可是設有柵欄的,東西若是落了進去,也能在柵欄那兒給攔截到,便能找得回來。而且那處因為會通到府外,所以守衛特別嚴格呢,以防有『水鬼』偷偷將那處的柵欄破壞後,由那處游進王府。」

「原來如此……。」靈兒喃喃道:「守衛森嚴呀……所以那處也是行不通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