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九 – 信件

「也沒什麼,覺得自己該讓讓位子了。」

「讓位?讓什麼位?不是再有四日,妳同嶺哥哥便要大婚了?」

靈兒抬眸看著雪晴,苦笑著回:「靈兒自是知道自己的斤兩,不想擋了文嫣公主的路……。」

雪晴蹙眉道:「妳這是什麼話,嶺哥哥同文嫣公主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如何會有什麼擋路一說?況且,妳想想,嶺哥哥只是讓宴客的日子同大婚的日子錯開而已,那一切都是為了讓大婚低調些好讓婚儀能順利進行,亦是體貼妳身體不濟的,不是?」

「作戲麼……。」靈兒自嘲地笑了一聲:「晴姐姐……我也很想相信他,可我現在連我自己都無法相信了……。他……他、他……我現在一片混亂不曉得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也不曉得我還能相信什麼了。」

她環顧了一下四周,雪晴見她眼眸中盡是悲涼,那哀傷不似作假,令雪晴不由得擰起了眉頭想著是不是什麼事出了差錯,可嶺哥哥行事一向滴水不漏,會是哪部份有差錯呢?

「算了,我也不是沒試著爭取過,只是眼下除了離開我還能做什麼。呵……。」

雪晴覺得靈兒的情緒非常不穩定,她得快點同昊天嶺說說才行,可又不能放著她獨自在這兒。

「靈兒……我覺得此事一定有了差錯,嶺哥哥絕不可能這樣對妳的!」

「嗬嗬,我想那大約是沒什麼差別了。嘖……說好不難過的……。」靈兒抬手抹了抹臉。

「哎呀!我的好妹妹,妳冷靜下來。」

靈兒滿是淚水的眸子清冷,她看著雪晴:「我很冷靜……。」

雪晴擔憂地想伸出手碰觸靈兒,可靈兒壓根兒防備很重。雪晴見靈兒略略退後便知自己是無法經由觸碰來與她交流,只好道:「總之,我去找嶺哥哥,我們一起來看看該怎麼辦,好麼?」

雪晴見靈兒思忖後點了頭,扭頭向小武道:「小武,把妳們家郡主給看好呀!我去去就來!」

「是的。」

雪晴火急火燎地往書房跑,半路上便被昊天策給攔了。

「晴兒,怎麼跑成這樣?」昊天策伸手一攬,雪晴便落入他的懷裏。

「策哥哥、策哥哥。」雪晴被他的味道所包圍,在他懷裏緩了緩,便抬眸伸手撫上他的臉。

欲交換的訊息瞬時傳遞給了昊天策,那些訊息裡頭除了方才她在蓮華芳沁所見的之外還包含了先前她在靈兒的精神意識裡所見、所聽聞的東西,可那些對於雪晴的刺激還是過大,她強撐著一口氣將那些內容都倒給了昊天策後滿臉淚痕地昏迷在了昊天策的懷裡。

昊天策明白雪晴是冒著反覆的病情,將她自己已知的全部傳給他知曉,在那些訊息之中甚至因為訊息本身如同漣漪擴散的影響那般讓她在不自覺中掺雜了不少她自己被施虐時的影象在其中,這令他十分地不捨。

以昊天策的角度來說,雪晴讓他知道的那些於自己認識的那個堅強、極具軔性與心裡素質極高的靈兒來說應該並不是什麼難解的問題,她一向聰慧,冷靜分析後便能明白其中緣由並曉得如何配合。

可如今雪晴急得用如此的方法讓他知道,事情定是有錯落、蹊蹺,於是他抱著雪晴,提氣往書房去。

只是當他到了書房,他已是慢了一步,夏文嫣已經從驛館回來了,此刻正在書房裡同昊天嶺奕棋。

昊天策蹙眉:「雲頎,等會兒得空同冥殤過來一趟。」

「是。」

 

雪晴走後小武還是跪在靈兒的跟前道:「郡主,您將這些東西拿出來是要做什麼?」

靈兒避開了小武的眼睛淡淡地道:「哎呀,小武,妳跪著做什麼,起來吧。」

說罷,她硬是拉著小武起身。

「郡主……您……?」

靈兒捏了捏她的手:「妳別緊張,我先前就過說了,想到郡主府去住的,妳忘了?」

「可……。」

靈兒藏好情緒才看了小武一眼,勉強地勾了勾唇:「都說了大婚前男女雙方少見面得好,不然會影響了那樁婚事的,不是?我既然相信這種說法,那至少大婚前一夜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在這御王府裡過的。」

「所以郡主只是打算過去郡主府住個一、兩日?」

「是呀。所以妳別緊張了。」

「噢……。」小武鬆了一口氣道:「那小武去同周夫人說說,派人先去郡主府打掃好嗎?」

「不用了,只是一、二個晚上,湊和著便行了,別讓大家忙了。對了……幫我個忙,將這郡主墨寶、這幾斛賞賜以及這百兩的白銀都拿到前廳收在一起。」

「好。」

「切忌,那些一定要收在一起,以免到時找不到了。」

「是。」

「至於其他的這些,就拿著大包巾包起來吧。裝好了就放在一旁,要過去時再拿便行。」

「好的。」

小武幫著將東西收好後也到了晚膳的時間。小武原以為今日發生的一些事會讓靈兒吃得更少,她又得左右勸。未料,她什麼也沒說,靈兒便比平時多吃了小半碗。

昊天嶺在晚膳後就帶了夏文嫣乘了馬車出城,雲頎及冥殤在那時才得空去了一趟瑾王府。

他們倆到了瑾王府的書房還未及行禮,昊天策便開口問道:「雲頎,先前你家王爺說夏立國的文嫣公主一事他要用自己當誘餌的事,靈兒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

「回殿下,未免隔牆有耳,王爺都是以書信方式,放在王爺同郡主都知曉的地方來說明。用的似是只有王爺與郡主才能讀懂的暗號。」

「是放在『未曾缺損』嗎?」

「喔?殿下也知道呀……?」

「不,我不清楚那是在哪兒,是先前從小武那處聽來的。有確認過那些信已經被靈兒看過了麼?」

雲頎撓了撓頭:「這……屬下倒是未曾去確認過。」

「晴兒說靈兒有很深的孤獨感,雖然不知那源頭來自何處,以她堅強的意志也就這樣熬了過來,可她在楚秀成那處被以心理上的方式攻擊了,以致於現在很容易就不安,都沒有人察覺她最近有什麼不對麼?」

昊天策如此一說,讓雲頎不得不去想下午時靈兒闖書房的事情來,那時她整個人確實是很不對勁,他眉頭一蹙:「屬下立刻去確認那處的信件是否還在。」

「殿下,屬下也去瞧瞧。」冥殤如是說道,抱了拳也往外頭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