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三 – 變化

昊天嶺送走了靈兒,心下的浮躁未減。揮了手,見一隊暗衛跟上了靈兒的馬車以暗中保護,便轉身去往夢湖瞧瞧。

到了夢湖畔,他在湖畔附近的一顆樹上聞到了極淡的鳶尾花香。

循著味道,在湖畔與那樹的中間草地上聞到比之先前稍濃一點、混了迷香的花香味。再來,那香味變淡,味道延伸往湖畔的鄰水樓梯去。

他循著味道走著,試圖拼出當時發生在此的事情,抬眸見到莫邪由靈兒暈倒的那個小橋往這處來的身影。

「宴席散了?」

「嗯。差不多了,大部份的人都到安排的廂房去過夜了。」

「怎麼突然想到這兒來?」

「……嗯。」莫邪未應什麼,可眉眼間的溫柔藏不住他心裡所想的,他又想到了那夢。

昊天嶺慢慢跺步沿著那隱隱的香味走:「你說你喝醉夢到了小雨?」

「嗯。」

「你確認你真是夢到了小雨?」

「如何會這樣說?」

「你去那兒聞聞,以你的功力應該能聞得到吧?」

莫邪往昊天嶺所指的方向到那顆大樹前,果然聞到極淡的香味,那是小雨喜歡的味道,亦是夏文嫣身上會有的香味。

昊天嶺淡淡地到:「如若是夢,會留有香味麼?還延伸到湖畔這處呢。」

莫邪蹙眉:「這……難不成,那並非是夢,而是文嫣公主?」

「很有可能。」

「為何文嫣公主要假冒小雨來找我?」

「很明顯地,她對於小雨是瞭若指掌,從一開始的接觸,她就故意在很多地方弄得與小雨當年相似。至於你……你在小雨一事上,一向都是熱情與熱切的,她會找上你,並不意外。」

「唔……。」

「莫莫,看著我,你是不是被催眠過?」

「我?」莫邪想了想,「不然你試試看,能否解開暗示。」

 

「有謙,你晚飯有吃麼?」

「郡主您想吃夜宵?」

「有些餓了,想吃碗麵。」

「那小武去幫您下碗麵好嗎?」

靈兒偏了偏頭,「我們一塊兒去吧,煮好後再拿到院子裡去用。如此也不會髒了已整理好的食堂。」

「好。」

一行三人往食堂去。小武駕輕就熟地在廚房裡煮了三碗麵端到了院子裡的石桌上,還順便附上了個蒸籠。

「這是……?」

「這是主子為您留的菜品,您要不要試試。」

靈兒瞧了瞧,裡頭有清蒸魚、百合鮮蝦蘆筍、羊腩蘿蔔湯、蓮藕燒雞翅、雞蛋黃瓜銀絲捲。

唔……都是往常自己愛吃的,可她現在看著卻都沒什麼味口。

她象徵性地夾了一小塊百合及一支蘆筍便道:「小武、有謙,那些菜太多,我實在是吃不下,妳們幫忙一下好嗎?」

有謙目光立刻發亮,連道了:「好、好好!」

接著他被小武白了一眼,「你倒是只知道吃而已。」

「小武,不打緊的,我真的吃不下。對了,妳知道大嬸的烏梅釀放在哪兒嗎?能不能幫我倒上一杯。」

小武蹙了蹙眉:「知道是知道,可郡主上回不是說太酸了麼?」

「那些宴會菜看起來很是膩味呢,能不能麻煩妳?」

「好,那小武幫郡主兌些水好麼?」

「好。」

三人很快便吃飽喝足,小武不讓靈兒幫忙收拾,她只好先回了蓮華芳沁,讓有謙幫著小武收拾,也好順道過一下二人世界。

「嘿,小武,妳瞧郡主是不是變了?」

「還好呀,變了什麼?」

「烏梅釀,妳不是說她先前嫌太酸?方才我見她喝了不少呢!」

「妳說她會不會……來年給咱御王府添個新寵?」

「嗤,飯可以多吃,話可不能亂說的,萬一沒有怎辦?我讓你去哪兒抱一個回來?而且郡主現在的身子真的不濟,若是懷上了聽說挺受罪的,依主子那麼保護的形容,你說主子該有多心疼?」

「也是啦……。」

「好了,都弄好了,我回蓮華芳沁去,郡主該是喝藥就寢了!」

有謙過來牽了牽她的小手:「要不要我送妳回去?」

小武看著他笑了笑道:「府裡安全得很,你不用瞎操心啦。」

「呵呵,妳知道的,我是捨不得同妳分開。」有謙柔聲說道。

小武紅了小臉:「我、知、道,等會兒郡主喝完藥便要睡了,到時咱們再到合歡園走走?」

「好。」

 

小武回到蓮華芳沁時,來準備交班的小香已經在小廚房裡熬好了睡前藥。小武到小廚房同小香點了頭,正要端藥湯回去,突然開口問小香。

「小香,妳有注意到郡主最近用膳的情況麼?」

「用膳……?我想想……。」

「妳會覺得郡主最近的口味變了嗎?」

「嗯……妳如此說……確實是有耶,郡主這陣子不是都吃得很少麼?不曉得是不是帳房那處太累還是與主子……她不僅吃得少還吃得很清淡,她去食堂用膳的時候,不曉得她如何同大嬸說的,讓大嬸只給她打青菜在餐盤裡。」

「對對!妳也注意到了……這陣子不是入秋了麼,大嬸常煮羊腩藥膳湯不然就是羊肉湯麵線,我記得郡主剛回來的時候還很喜歡同大嬸多蹭幾碗湯的,可她今日連碰都沒碰呢。」

「所以……是怎麼回事?」

「有謙一直幻想郡主是有喜了。」

「是麼……可主子並沒有……如何有喜?而且,雖說有喜是很好,可郡主那身子……眼下不適合受孕吧。要是懷孕,聽說前面會很難受到吃不下,郡主都那麼瘦了,身體怎受得了,主子應該會心疼死吧……。」

「是呀,我也是這麼同有謙說。我還讓他別去亂說,萬一沒有不是很尷尬麼。」

「對呀對呀!」

「好了,不同妳多說了,我先侍候郡主去,要走時再同妳講。」

是夜,靈兒在亥時初便睡了。翌晨,在卯時初便醒來。

小香發現後廳裡的動靜,推門而入時,靈兒已經穿好了騎裝。

「郡主,您這麼早就起身了?」

「嗯……睡不著。」

靈兒隨意找了個藉口,天知道昨晚她要喝藥湯時將小武支開,在喝了一小口讓嘴裡有藥味後,將剩下幾乎是一整碗的藥湯給倒了,所以她今日才能如此早起身。

「睡不著?」小香偏著頭想了想,覺得有些奇怪。

靈兒不想她繼續深想下去,便道:「我想去馬場騎騎馬,之後想在府內散步,妳要去嗎?」

「好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