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 – 育沛

「皇姊,御王真是個恐怖的人……。」

夏文嫣笑了笑:「他是個做大事的人,有個什麼手段是很正常的,如果他不是這樣,本宮如何會對他念念不忘……文淵你還小,以後要多同御王學習學習。」

「皇姊說得是。只是今日御王如此敲打,皇姊能有幾分把握?」

「他的警覺性很強,」夏文嫣低低地笑了幾聲,「中間似是有因為錯認而失神過,不過這倒是不妨事,慢慢讓他降低戒心再佐以其他那些……。御王遲早會是本宮的囊中物。」

「說到這個,那位莫古將軍第二子的莫邪看皇姊的眼神可是相當炙熱的呢……。」

夏文嫣輕輕地以食指的第二指節靠在了人中,小聲地道:「本宮知道,要不是他是御王的乳兄弟,御王又很看重他,不然本宮才不管他是什麼莫將軍的二子……早派人把他的眼珠子給挖出來玩了。不過……也許能好好地利用利用這個人。」

「話說先前赫連皇太子急匆匆地要皇姊快點到天耀來助他一臂之力,也不說清楚是什麼原因。」夏文淵面有不豫之色,「文淵看了方才暗衛送來的情報才知道,他真是很會利用人!」

「是麼?什麼情報,且說來聽聽。」

「赫連宸看上的是天耀新晉的一位郡主,這位郡主的封號叫做德安。

德安原先是御王座下的貼身侍女,陪著他出去打仗打了一圈回來,就頂了一堆名頭讓光武帝給晉了個郡主。

她目前還是住在御王府內未搬去自己的府邸,而且,根據可靠的消息,御王府目前正在置辦王妃婚儀需要的用品。皇姊,妳認為這代表什麼?」

夏文嫣重重地拍了扶手道:「莫非本宮這次又慢了?都怪先前國內的勢力穩定得太晚,延宕了本宮到天耀的時機……。」

「這赫連宸的如意算盤打得可真是響!因為御王保護得緊難以出手便妄想利用我們。皇姊想如何處置這個郡主?」

「哼,那部份是各取所需吧,甚至要咱們幫他將郡主打包到他的床榻上都沒有問題……只是……眼下看來本宮又是晚了一步,要如何讓那郡主自己離開御王……也許是咱們該計畫計畫的事。」

「暗衛順道查了一下那位德安,無人知曉她出現在御王府之前是哪裡人,聽說有好幾批人去查過她,均是無功而返。不過最近倒是出現有一戶古家人找女兒找到御王府去。」

「古家人?哪兒的古家人?」

「是自琮瓍來的古瑜德。現在每日都到御王府外鬧騰。」

「古瑜德……?」夏文嫣偏著頭想,「琮瓍有幾個大家都姓古,再讓暗衛去查清楚,或許這古家也能利用……讓人盯著他們,看看鬧事時能不能幫點什麼忙,好讓那個什麼德安離開御王府。」

「是。文淵再讓暗衛去查。」

「嗯……下午也辛苦你了,先去休息吧。」

「是。那皇姐,文淵就先退下了。」

「去吧。本宮也休息一下,看能不能晚膳後再得些什麼情報回來。」

「有回覆,文淵定會先回報的。」夏文淵行了個禮,退出了夏文嫣的房裡。

一會兒後,夏文嫣站在窗口旁道:「有皇宮的消息?」

「屬下參見公主。」

「不用多廢話,說吧。」

「是,皇上的毒已解了五成,太子還是病重起不了身。」

「有查到任何蛛絲馬跡麼?」

「皇上派了影衛,也無人查到您的身上。」

夏文嫣的眼神陰鶩:「那好,繼續防堵著,可以的話把證據都清理乾淨,別讓人查到。母妃那處還有文淵都繼續給瞞著,她們身邊的人也要注意及監視著。」

「是。」

 

昊天嶺才一回府,冥殤便找上了他。

「主子,郡主來問過屬下關於易容術的事。」

「易容術?」

「是,雖然她未明說,可她似乎是在懷疑古夫人是易容得與自己相像,因此屬下將易容術大略的情報都回給郡主知曉了。」

「好。」

「另外有謙回報郡主似乎是要找您,只是她未找著您便想自己出府,馬房那處找了個理由回絕了,屬下私自做主將郡主正在理的帳弄亂,穿插了一些別處的帳本……聽說郡主下午未曾午休,全在處理那些帳本。」

昊天嶺捏了捏眉心,瞥了一眼跟著進書房的莫邪:「好,我知道了。琮瓍那處有消息了麼?」

「回主子,最快應是三更時會有消息,不然就要到明日酉時了。」

「嗯。下去吧。」

冥殤做了個揖,離去時看了眼莫邪。

莫邪自德聚樓回程的馬車上便時不時在發愣,昊天嶺倒是未說什麼,可那形容看得是雲頎連連搖頭。

雲頎同冥殤在書房門口交會而過,順道交換了眼神,兩人眼中都是擔憂。

「王爺,這謝禮該如何處置?」

昊天嶺嗤笑了一聲:「莫莫,你覺得那謝禮該如何處置?」

莫邪愣了好一會兒,雲頎以肘輕輕撞了他的胳膊後才道:「阿……?天嶺你叫我?」

「是呀,你覺得那謝禮該如何處置?」

「你的意思是……那謝禮有問題?」

昊天嶺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問道:「你覺得呢……?」

「額,照常理來說,那禮是有些過了,可夏立也算是南方的一個大國,他國的公主皇子拿出手的,應該也不是什麼有問題的禮吧?」

昊天嶺以手支頤,微笑道:「莫莫,你平素不是這樣說的……。」

莫邪又愣了愣,好一會兒後,才又開口:「雲頎,你要將蓋闔上時,我不是有阻止你?」

「是呀,我當時想若那禮有問題,大可回府後你再說,可既然你阻了我,我也就先不蓋了。」

「那時……那時我好像看見裡頭有隻小蟲動了……。」

「育沛裡的東西都是古老塵封的,怎可能裡頭的東西還活著、還會動?」

「等等………莫莫你說你看見育沛裡的小東西會動?」

「唔……我想我定是眼花了……不用相信我沒關係,我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了……。」

昊天嶺晃了下腦袋,「雲頎,你那時從門外進來,可有聞到異香?」

「回王爺,進門的時候,我並沒有聞到什麼香味,只是在收那木盒時,那木盒看似是香樟的質地,有些香樟的氣味,您指的是那個嗎?」

「唔……若我沒料錯的話……你將東西拿去問過大嫂,我在這兒等你。」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