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四 – 宫宴

「本宮雖說是出身雪國皇室,但實際上我們這支族很早就淡出皇室,只是恰好有個機緣讓我同現任的雪皇情同姊妹。

這事呀,知曉的人很少,就連那老頭子一開始認識本宮的時候也不清楚本宮是出身自雪國皇室的一個支族。

其實我們這支族的人性子都很剛烈、寧折不彎的。大約是這樣,本宮也養出一個剛烈又不服輸的兒子吧。

天嶺打小就是一個貼心的孩子,知道本宮是個反璞歸真的性子,六歲選了雲頎之後便離了宮拜師,在外修習的功課繁重,卻還會記得利用難得的閒暇時間,以山林裡隨手可得的東西做些小玩意兒送回來給本宮,讓本宮得以舒舒心。」

蘭妃走到多寶格前,隨手拿起一個木製品遞給靈兒,「妳瞧瞧,他有多用心。」

靈兒接了過來,那是一隻手掌那麼長的機關變色龍。

變色龍的四肢是可動的,使用機關便能讓變色龍在案上行走,並且行走的時候它的頭尾會晃動,眼睛會隨著動作轉圈,還時不時會彈出及收回舌頭,是個完成度相當高、亦是相當精巧的機關。

她由衷地讚歎道:「這個變色龍做得真是栩栩如生呀!」

蘭妃回到位子上又喝了口茶:「是呀,由這個小東西也能看出他是個多細膩的孩子。

他的性子一直都埋藏得很好,連本宮都未曾發現在他那溫文儒雅的表象之下,是如此剛烈、如此護短,如此地殺伐果斷。

那時我被其他有背景的妃子欺負,她們不清楚本宮的家世,以為本宮只是憑藉著那老頭子的寵愛而已……。」

靈兒不可思議地說:「欺負?」

她打從心裡訝異:蘭妃如今這模樣著實令人難以將她與有人膽敢前來欺負、找芢等事聯想在一起。

「是呀,是明晃晃的欺負呢。

不過本宮對於那些小家子氣的行為覺得很是無趣。

說真格兒的,本宮並不在意那些,僅僅權當是在這無聊的宮中,打發時間的一點小小娛樂罷了。

嗬嗬,妳不知道本宮多會演、又有多愛演,宮裡頭實在是太無趣了呢。」

蘭妃笑了一下又繼續道:「只是那些事卻偏偏連續二次給難得回宮替本宮過生辰的嶺兒撞見。

想必他看在眼裏是十分地不痛快吧,可他卻能隱忍不發,私下謀畫著想找時機去帶兵建功,好讓本宮這個母妃能母憑子貴。」

蘭妃放下茶盞站了起來往前踱了二步道:「誰能想到一個才半大的孩子會有這樣深的想法及能力?

可他成功了,他後來確實是成功了,他還用行動震攝了所有的人……,在那之後確實再也沒有人敢欺負本宮。

可是……他曾想過他那些在外打仗的日子裡,本宮每個日夜總是時時刻刻在提著心吊著膽,深怕接到他的惡耗嗎……?

靈兒妳能明白嗎?

本宮看著自己的兒子為著自己根本不在意的欺負出生入死卻無法勸阻、勸無可勸……那種感覺……。」蘭妃終是忍不住,嘆了長長一口氣。

「母妃,靈兒明白了,我會同他商量的。」

「嗯。」

「母妃,謝謝您安慰我。」

「哎呀,都陳年老事了,妳能想得明白就好,都要做夫妻的人了,雙方好好地溝通所想,才不會有誤會、有遺憾。

方才說的本宮不想嶺兒擔心,就權當我們倆的秘密好嗎?」

「好的。」靈兒終於露出從早上以來的第一個真心的微笑。

「對了,本宮再告訴妳一個秘密。」

「靈兒洗耳恭聽。」

「本宮的眼睛……待到嶺兒哪一日真正懂得如何愛一個人的時候,本宮才會讓它重見光明。」

「這……。」

「噓……記得這是咱們的秘密喲!」蘭妃小聲地笑著道。

靈兒被蘭妃的神情給逗笑,輕聲地道:「是的,母妃。」

蘭妃點了點頭,「哦!差點兒忘了,本宮方才做了叉燒包,等等就能用了。」

「叉燒包?」

「是呀,本宮瞧妳上次來的時候吃了好幾個,想妳大約是喜歡吃,難得妳進宮,當然要做些妳愛吃的。」

「多謝母妃!啊!母妃,都忘了我做的花束,希望您會喜歡。」

蘭妃接過花束聞了聞又以手指輕捏花瓣道:「這……味道似菊又非菊,又有些蓮花的味道,可本宮摸起來是菊花沒錯,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靈兒笑著答道:「母妃,這是御王府花房新種出的品種,王爺說是為了母妃您種植的,讓母妃在秋冬還有花能賞。」

「哦?這花取名了嗎?」

「王爺說這花色同青蓮一般,所以稱這花是青妍菊。」

「青妍菊……清心而妍麗,那孩子真是有心了。秋繪,將花拿去插瓶,放在本宮的床榻旁。」

「是,娘娘。」

 

「啊……!」夏文嫣由惡夢之中驚醒,入眼的是昊天嶺關切的神情。

「醒了?覺得如何?」

夏文嫣神色驚訝地道:「天、天嶺?你怎麼會在這兒?」

「妳在城外小樹林受襲,有一個侍衛到城門求助,而現在本王暫代京畿防務,理所當然便通報到本王這兒了。」

「原來如此……文淵……文淵還好麼?他為了本宮……為本宮擋了對方的一掌。」說到末尾,夏文嫣已是激動,昊天嶺伸手扶了扶她。

「他……,」昊天嶺垂眸,「基本上不會有生命危險,只是眼下一時半刻是醒不過來,大夫說約莫需要靜養一段時間。」

「這麼嚴重!」夏文嫣神情顯得自責,喃喃道:「都怪本宮不該臨時說想要出城去附近那暖房瞧瞧,又玩得太晚才回來……。」

「公主有看清對方是誰嗎?夜裡本王接到通報出城時在附近抓到幾個流寇……。」

「攻擊我們的是一群帶著鋼刀的人,約莫十來人吧……。本宮出城時是一時興起,又未想會如此晚才回來,帶的護衛不足……。

本宮也不清楚他們是要銀子還是針對我們的命……。總之他們其中一人攻向本宮,文淵就衝過來擋在本宮身前,挨了一掌。」

「如若讓公主見著那些人,公主能認出來嗎?」

「唔……應該是可以。」夏文嫣點了點頭。

「公主折騰了一晚上,眼下也午時了,要不要先用膳再去牢裡頭瞧瞧?」

「好……。」

「那本王到外頭等妳洗漱好。」

夏文嫣聞言便在雙頰上騰了兩朵紅雲,頷了首。

「小念、小青。」話落夏文嫣將腳放到腳凳上想站起來去洗漱一下。

她一站起,腫大的左踝無法承力,疼痛瞬間大大地、用力地刺激了她敏感的神經,她不住地呼了聲痛,跟著便是身形倒了下來。

昊天嶺彼時正走到房門口,聽見她的呼聲,一回身便將她攬進懷裡,讓夏文嫣避免了與地板的親密接觸。

 

這一日靈兒同蘭妃相處甚歡,靈兒還聽蘭妃說了不少昊天嶺年幼時的趣事,但直至傍晚都未見昊天嶺的身影出現在南薰殿,亦無讓人捎來任何消息。

眼看晚上宴會的時辰即將來到,靈兒起身向蘭妃告辭。

「靈兒,妳先到院子去別走遠了。」

「可是……母妃,差不多到晚宴入席的時辰了,靈兒怕是再不出發會來不及。」

靈兒不覺自己身份有多尊貴到能像其他人一般踩著點出席晚宴,因此她想早些入席,別讓人覺得她只是被晉個郡主就驕傲起來。

「不急,今晚的宴會本宮也要出席,我們一道去吧。」

「好的,那靈兒在院子裡等您。」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