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六 – 如出一轍的公主

所有的人全朝向男聲的方向跪下高喊:「參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參見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光武帝的眸光一凜,掃過底下一片人群,在那群人之中一眼就見到一個「發光體」在那兒,他知道她最討厭這些個繁文縟節,便帶著皇后,大步流星地朝那個方向去。

待到他走到了蘭妃的面前,光武帝才道了一聲:「都平身吧!」

「謝萬歲!」

人們在這一片「謝萬歲」的呼聲過後才一一立起身板,可光武帝早在那呼聲中,已親自將蘭妃從地上給扶起。

光武帝右手摟著蘭妃,目光看著靈兒。

靈兒知道他正等待著自己的回答,便緩緩答道:「回陛下,是梧葉舞秋風。」

「梧葉舞秋風,好一個舞秋風,有賞!」

光武帝特意將視線儘量掠過現場每一個人的臉上後道:「今夜表演得好的,一律有賞!開宴吧!」

「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話落眾人開始討論要表演什麼好討賞。

光武帝牽著蘭妃的手,帶著皇后往他們專用的座席去,周夫人自然是尾隨著,而莫邪往光武帝的身後去。

靈兒因要收琴,不好跟上他們,想著先將手頭上的事處理好再說。她正要收琴時,瞥見光武帝後頭帶來的隨從中有兩個熟悉的身影,那對壁人正好目光也對望過來。

她笑著要同她們打招呼,眼前卻是驟然來了一個熟悉的人影擋住她的視線。

那溫潤卻帶冷意的聲音響起來:「那曲梧葉舞秋風彈得真好,妳何不為我彈首鳳求凰?」

她直覺反應地回道:「我僅僅只會這曲,更何況鳳求凰是我父親專為母親……。」

靈兒話說到一半便噤了聲,她竟能在這一瞬間想起這鳳求凰的曲目從來都是父親專為母親彈奏的,她只有順帶能在一旁旁聽的份兒。

她似乎在腦海之中能見到兩個恩愛夫妻正深情對望著的模糊影子。

是了,那一定是自己的父母親。那形容同那日見到的古氏夫婦有些相似,她不由得覺得眼前看出去盡是一片濛濛霧氣。

赫連宸見靈兒的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他伸出手撫上她的臉,她難得的沒有閃躲,讓他的心情大好。

「別擔心,我們的婚事已經在商議中……。」他柔聲地道邊將靈兒耳畔的碎髮挽到耳後去,「孤一定會比御王更加地疼惜妳。妳等著,孤一定用最美的喜服迎妳回去。」

靈兒聽聞至此恍然大夢初醒,別過臉以避開赫連宸的手。

「呵呵,郡主如此嬌羞,讓孤更是期待洞房花燭之夜。」

「靈妹妹,妳在同赫連皇太子說什麼?」一個活潑的女聲彷若天籟一般響起,這聲音聽在靈兒的耳裡就像是孫悟空的那根如意金箍棒,讓她可以就著這金箍棒的一伸一縮,立馬脫離這赫連宸的宸海包圍。

「晴姐姐,我們沒有在說什麼。」靈兒往前越過赫連宸,「原來這晚宴是為姐姐而舉行的呀……。」

靈兒行經赫連宸面前時,他伸出手想抓住她的手臂不讓她走,卻被一隻男性的大手給擋住。

他抬眸入眼的是隱含著犀利眸光的昊天策。

「哼。瑾王有何貴幹?」

昊天策不如雪晴般無知,他畢竟也是個練家子,內力及真氣都有一定程度的水準,在方才陪雪晴過來的路上,赫連宸所說的每個字句他都聽得真切、聽得清清楚楚。

他壓低聲音道:「別去惹本王的弟妹。瞧你都把她給嚇壞了。」

「弟妹?」赫連宸輕笑了一聲,「她是我未來的側妃呢!看來瑾王是太久不在都城,消息都不靈通了。罷了,孤今日心情好,不予你計較。」

赫連宸說罷便推開了昊天策的手走了,徒留緊握拳頭的昊天策在原地。莫邪見狀快速地靠了過去,便同昊天策一道閃入了林子裡交換情報去了。

 

雪晴同靈兒兩人邊聊著天,邊在園子裡東繞西繞。雪晴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形容。

「晴姐姐……。」靈兒都還未說完,雪晴就打斷她:「妳瞧瞧,還是叫姐姐舒心多了,我就說嘛,這身份不是問題,很快就能解決的。」

「是是是,可是姐姐妳已經說這句話二百八十三遍了。姐姐妳到底在找什麼?我能幫上忙嗎?」

「啊?我已經說了二百八十三遍了?我怎麼不知道?欸,我才剛到天耀,我那表姨父就迫不急待地給我找事做了。」

「表姨父?什麼事?」

「總之,這忙妳幫不了。妳先陪我逛一下園子,晚點我們再敘敘舊。」

「好。」

總算雪晴逛完園子好幾圈,她帶著靈兒往光武帝的席次去,一路上才開始問靈兒。

「方才那個赫連皇太子欺負妳了?」

「沒有。」

「還說沒有,我遠遠就見妳淚光閃閃地。他到底同妳說了什麼?」

「他要我為他彈一曲鳳求凰。」

「鳳求凰?那他自個兒怎麼不彈。奇怪,嶺哥哥那兒去了,怎麼來了這麼久都未見到他。他怎麼捨得放妳一個人在這兒。」

「我也不知道,早上原本要一塊兒進宮的,但他好像城防有事,所以先出門了。」

「是嗎?昨個兒我進城的時候沒看到什麼亂子呀。或許回頭能問問藥師知不知道,他今日有出城一趟。」

「那我就不清楚了。」

「妳們最近好嗎?我這次來可是為了趕上妳們七日後的大婚呢!」

「他最近似乎為了處理我的事在忙。」

「妳們好事將近,他當然忙。咦……?他府裡這種事怎不是交給周夫人操辦?」

兩人的對話因著她們已經到了光武帝的座席而中斷。

此處架了幾個高度不一的小臺子,上面鋪有毯子、矮案桌,還有憑几、酒菜等等舒適的器物,以便坐在上頭的人能由不同的高度一覽楓香園的夜景,也容易觀察園內一眾活動的情況。

靈兒抬眸,果見光武帝並一眾嬪妃都坐在那兒。周夫人也如傳聞中所言,只要蘭妃有出席宴會,便必定會坐在蘭妃身側的席次。

雪晴向光武帝行了個禮,「表姨父,您交付的事情,晴兒辦好了。」

「哦?可有不錯的棟樑之才?」

「是有那麼幾位。董尚書的次子,郭刺史的……。」

雪晴正在說著,驟然發現周圍盡是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接著四周皆靜了下來,她噤了聲抬眸見光武帝正怔愣愣望著自己的後方,她還未轉過身,便聽一個清脆而熟悉的聲音在這個靜得只剩天地四方的楓香園響起。

「夏立國大皇女夏文嫣在此見過天耀光武帝陛下,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雪晴壓抑著激動的心緩緩轉過身去,當她看清來人的時候,她忍不住失聲道:「小雨姐姐!」

這一切眾人的反應盡落在隱在附近暗處的赫連宸眼裏,他的嘴角忍不住地揚起一抹笑。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