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八 – 醉酒

小武如釋重負,帶著點哭腔道:「郡主,太好了!總算是找到您了!」

靈兒亦是鬆了口氣,向小武頷了首。

「郡主……您還好嗎?」小武小心翼翼地詢問道,驀地,直接跪在了靈兒的跟前:「郡主,對不起,小武失職,未能護住您,請您責罰。」

靈兒頂著背後有如芒刺的炙熱目光,淡淡地道:「小武,妳起來吧。」

「郡主……可是……。」

靈兒知道習武之人的耳力都非比尋常,她不想自己同小武的對話被赫連宸給聽了去,因此她便道:「妳快起來吧。我想更衣,要往哪處去?」

小武立刻一股腦兒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扶著她道:「是、是,請快隨小武來。小武來為您帶路。」

赫連宸聽聞靈兒要去往恭房也不好跟著,再加上她先前所說的婚前忌諱,雖自己貴為皇太子,有時對那些禁忌也是會多少顧忌幾分,於是便轉了身往自己的席次走去。

他一離開,靈兒瞬間覺得雙肩輕鬆了許多,可腳也不爭氣地軟了,如不是小武扶著自己,她差點兒就要跌個踉蹌。

小武擔心地問:「郡主,您怎麼了?要不要在這兒休息一下再走。」

她緩了一緩才道:「沒事了,我們走吧。」

往恭房的路相對於現在的楓香園是靜僻的,走沒幾步,小武覺得得說些什麼,便先開了口。

「郡主,方才您就被帶走了,我們都好急呢!到處找您,幸好您沒事。」

「嗯……是誰讓妳來找我的?」

「蘭……郡主,當然是主子讓小武來找您的呀!主子還吩咐了不少人出來找您,連雪晴公主殿下及瑾王殿下也在找您呢!」

「是麼……?」

好一會兒後,靈兒才又低低地開口道:「小武,妳那時似乎也……很訝異,那……那公主真的生得與雨王妃一般無二麼?」

小武怔了一怔,只答了個:「呃……。」

「說實話,小武,我要聽實話。」

「回郡主,那公主真的是同雨王妃生得一模一樣,連聲音也一樣……。」

「知道了……。」

靈兒突然急急地離了小武,往前扶了棵樹,嗚哇——地一聲,便在樹下劇烈地嘔吐了起來。

「郡主、郡主!」小武撫著靈兒的背還立刻遞上了絹帕,「您還好嗎?」

「不……不妨事……。」她吐得嘴裡酸苦得一遢糊塗,吐完還一個勁兒地拿著絹帕擦著自己的嘴,「我們走吧……不用去更衣了,我的席次在哪兒?」

「小武這就帶您去。」

 

靈兒想,她的位子大約是被調動過的,在那席座上看不見赫連宸那灼灼的目光也看不見昊天嶺並夏文嫣同桌說笑的形容,她只能見到在小高臺上不知是哪位妃子的背影。

想來所有的事大約唯獨只有她一人是被矇在鼓裡的,不過她又覺得,其實,那些已經都不重要了。

親眼所見之痛比之其他更甚。

眼前是方才入席時不經意瞥見夏文嫣笑語晏晏,而在她身旁陪著的,便是自己七日後的夫君,倆人相談甚歡又狀似親密的樣子,不曉得會是在說些什麼。

耳畔又聽見赫連宸所言:聽說文嫣公主此次是帶了兩國聯姻締結書到天耀……她與御王看來是真是鸞鳳和鳴呢。

小武見自家郡主不知在想著什麼,坐下來便是開始倒酒。

「郡主,您要不要配些菜?小武幫您挾好麼?」

靈兒朝著她笑了笑,「好。」

小武很均衡地將食案上的小菜都挾了一口的份量到她面前的小盤,挾好便招呼她用菜,「郡主,來,請用。」

靈兒迷濛著雙眼看著小武,點了點頭,道了聲好,卻未用菜,而是招了招手。

她一招手,附近的宮婢便送上了一罈宮中佳釀,小武這才發現原先食案旁預備的兩小罈酒皆已送進自家郡主的肚子裡。

宮婢才將小罈子給送上來,靈兒又開始倒酒進酒盞,不一會兒食案下是橫七豎八的五六個空酒罈,她整個小臉已經喝得紅撲撲的,可食案上的菜盤依然未曾動過。

「郡主,您這麼喝會不舒服的,配點兒菜吧。」

靈兒對著小武傻笑著:「什麼?呵呵,我覺得這飲料真是好好喝呀,他好小氣呢,都不讓我喝這個,只肯讓我喝果汁!我今晚就偏不要果汁,要將這種飲料喝個夠,呵呵。」

小武勸道:「郡主,您喝太多了,萬一被趁人之危了,那可怎麼辦……?」

「小武,呵呵,本郡主今日開心呀,不打緊的!讓我喝吧!」

小武見她將酒添了一盞又一盞、自斟自酌地不肯停又勸道:「可您都沒吃東西呀……。」

小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您再這樣喝下去不行的!怎麼辦……?」她的眼珠子轉了一圈,想到了什麼,「啊!對了!郡主,您在這兒等等,小武去去就來!」

「什麼……?」

小武一溜煙兒便跑個沒影,靈兒也不管她,繼續喝自己的。

不多時,大約是又一杯黃湯下肚,驀地,她發現天轉了起來,地也跟著在轉,然後她好像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接著就不醒人事了。

 

「莫莫,你該不是又被逼婚了?」

「開玩笑,我莫莫是用武力就能逼得了婚的嗎?」

「可我聽父后說莫將軍有拜託他幫忙遴選一些合適的貴女唷!你的危機來了!」

小武在楓香園的一側終於找到了能幫忙的人,趕緊上前道:「殿下、瑾王殿下!公主殿下!莫大人!」

「小武,怎麼了?慌慌張張地?」

「請問您們有見著我家主子麼?」

「嶺兒?他不是因為靈兒找到了,便去靈兒的席次了?」

「沒有,方才是小武陪郡主回座席的,主子並沒有來過……方才小武繞了一圈兒也找不到主子。」

雪晴覺得不對勁,蹙眉急道:「小武,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郡主……郡主她入席後一直在喝酒,小武勸了好一會兒都無用。而且小武找到郡主的時候,她還吐了,小武怕她如此喝會更不舒服。」

昊天策、雪晴及莫邪三人對望了一眼,昊天策道:「莫莫,你去找嶺兒,我同晴兒去看看她。」

「好。」

昊天策趕到時,正見著一個小酒罈從食案上滾落到地上鋪著的厚厚毯子上,靈兒整個臉紅通通地,眼神已經渙散,嘴裡喃喃著昊天嶺的名字,約莫是醉了。

靈兒又再一次將手中的酒盞一飲而盡,身子便歪歪斜斜地狀似要倒下。昊天策一個箭步,在她的頭掉進菜盤子前的最後千鈞一髮之際捧住了她的頭,將她抱在了懷裡。

「妹妹、靈妹妹?」雪晴向昊天策懷裡的靈兒喊了好幾聲,還搖了搖她,可她完全沒有反應。

雪晴蹙眉與昊天策對看了一眼,昊天策輕輕地搖了搖頭道:「走吧,咱們送她回王府。有些事,我在馬車上與妳細說。」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