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九 – 意識融入

靈兒醒來時感到頭非常地疼,天地還是在轉,唯一令人高興的消息便是自己身在蓮華芳沁裡,周身是自己熟悉、喜歡的味道。

她正慶幸身上已無討厭的龍延香氣息,卻因想到那事又忍不住幹嘔起來。

「郡主,還難受嗎?」

入耳的關心是小武傳來的,在那聲音裏聽得出她有些緊張。

「嗯,天旋地轉的…….。」

「您昨夜什麼都沒吃又喝太多酒了,這兒有醒酒湯,您先喝了吧。」

「嗯。」

小武將靈兒從床榻上扶了起來邊喂她喝湯邊說:「如若醒酒湯喝了還不舒服,要不小武找大夫來給您瞧瞧。」

「不用了……。我多躺躺便好。」

靈兒喝完醒酒湯就直接示意小武自己想躺下睡了。

小武扶著她躺下,一小會兒後,便聽見她均勻的呼吸聲。小武想她應是睡著了,轉身要出去換盆水。

才躡手躡腳走沒兩步,忽聞一道女聲自身後而來:「昨夜是誰送我回來的?」

小武回身說道:「郡主您睡不著?」

靈兒睜著通紅的雙眼望向小武,小武不自覺地鼻酸了起來,回道:「是……是瑾王殿下同雪晴公主殿下送您回來的。」

她將目光收回,望著芙蓉帳頂低啞著說:「明明哪兒都能送的,不是?為什麼偏偏要送我回蓮華芳沁……?」

小武一聞靈兒如此說法,眼前立刻一片薄霧出現,她低著頭說道:「小武去為郡主換盆水。」

才出到門外,小武不禁悲從中來,忍不住地拿著衣袖抹著眼裡不停冒出的水滴。

 

「小武,靈妹妹在昨日我們來過之後,有醒來過嗎?」

「回殿下,沒有。」

「策哥哥,這……正常不可能睡這麼久吧……。」雪晴扭頭問昊天策。

昊天策看著雪晴,輕輕地頷了首。

「小武,有請大夫來看過了嗎?」

「回殿下,因為郡主昨日自醒來喝了醒酒湯之後就未曾起身,周夫人擔心郡主,因此一早便請了府內的呂大夫過來診脈。」

「那結果如何?」

「呂大夫說郡主沒什麼大礙,就是身心過於疲乏,需要多休息。待郡主休息到一個程度,自然會醒來的。」

「策哥哥,那位呂大夫的醫術靠譜嗎?」

「晴兒,御王府內的呂大夫同上次妳在別莊裏見到的軍醫劉大夫是拜把,又是同一個師門出來的,醫術水準亦是差不多,在天耀是上乘大夫之中拔尖兒的,尋常來說,他的診斷應是沒問題的。

只是先前靈兒都是慶長藥師在看顧,恐怕現在只有藥師才能真正判斷靈兒的情況。」

「可慶長藥師昨個兒下午留了言便去往金閣寺了,不會那麼快回來……這該如何是好?」

「晴兒,妳別急,說不定她真的是太累,妳也清楚,她現在的身子還未逆轉過來,比較容易勞累。

昨夜發生那些事,咱們都驚駭成那樣了,更何況是她。而且她又不知裏頭的曲折緣由,才喝了那麼多的酒……想必心裏上的負擔不小。

不過,換個方向想,她對嶺兒也是真心,不然反應不會如此之大。」

雪晴蹙眉:「是這樣沒錯,可也真是委曲她了。嶺哥哥也是的,要不是莫莫去尋,還不曉得他就這樣送了文嫣公主回去,還直接住進了驛館去照顧那對姊弟。

他們眼下都要大婚了竟然殺出這樣的程咬金……你說嶺哥哥會不會就因為與小雨姐姐的過往而陷進去……這樣靈兒可怎麼辦才好?」

「嶺兒做事是個有分寸的,對於事情看得通透,應該不至於如此。」

「可……策哥哥你還記得嶺哥哥當年……當年那些發狂的行徑麼?晴兒會擔心……。」

昊天策思忖了一小會兒:「小武,妳家主子有曾經吩咐過要交付什麼給妳家郡主嗎?」

「回殿下,沒有……,不過前二日雲親衛長有來吩咐過,要小武讓郡主知道『未曾缺損』裏有東西要取。」

昊天策點了點頭:「那好,妳曉得『未曾缺損』是在哪里嗎?」

「小武不清楚。」

「嗯,想來那東西很重要,待妳家郡主醒來,提醒她去取。」

「是。」

「小武,我方便到後廳去瞧瞧妳家郡主嗎?」

「可以的,殿下請。」

「策哥哥,我可能需要好一會兒,你在這兒等我嗎?」

「不了,我去嶺兒的書房,他說所有的情報得暫時先轉到我哪處去,我去安排一下。」

「好,那等會兒書房見。」

雪晴進到後廳,走到靈兒的床榻旁。榻上的靈兒靜靜地躺在那兒,看起來沒什麼生氣的形容,讓她看了有些不忍。

她在榻緣上坐了下來,注視著她,看了好一會兒。

嶺哥哥與靈兒的這段,也算是自己有插手促成,如若自己未曾提醒他們,也許現在他們也未必走到這般光景。

而且,自己原以為靈兒在這段感情裡是被動及慢熟的,甚至很可能還未曾深陷其中。直到昨日見她醉成那樣了,還一直唸著嶺哥哥的名字……。

哎……這上天的安排如若不是自有其玄機,那就是造化在打磨一個人的心性。

只是……靈兒她……。

自己同她相交也有一段時日,並非是不瞭解這女孩。

按理,以靈兒的心性來說算是堅韌、陽光的,遇上了什麼事是會主動去尋著線索找解決辦法的人,並非尋常大戶人家的矜貴小姐。

上次在淚泉別莊同她分別時,隱隱覺得她身上好像有些不平衡,可當時因她與嶺哥哥才剛開始沒多久,便認為是倆人磨合期的不知所措造成她身上的不平衡,可這次……太奇怪了。

「小武,請妳去守著門口,任何人來都不讓進,知道麼?」

「是。」

在小武到門外去守著之後,雪晴深深地吸了口氣,將手撫上了靈兒的臉頰。

隨著自己意識的融入,一大片孤寂的「空氣」撲面而來。

雪晴望了一眼,這孤寂竟有十座城牆那麼厚。

怪了,靈兒怎會有這樣的感覺?

每個人都難免會有孤寂的那方天地,即便是身為倍受寵愛的么女的她也難以避免的。畢竟,人,生來就是只有自己,走過了人生的精彩後,最後還是只有自己。可一般只有在對於自己迷惘、質疑自己等等情事發生時,那方孤寂才會明顯地擴大。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實在是倍感意外,靈兒這會兒正強烈地否定自己?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