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七 – 赫連宸

當此起彼落的抽氣聲響起時,靈兒其實不明白發生了何事,只是轉身之後終於見著了一整日都念著的人。

眼前的男子懷中有一個美麗優雅的女子,倆人雙雙站在那處,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天造地設的壁人。

她第一時間是掃了他全身上下,見他似乎沒受傷,便想上前瞭解一下城防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以讓心中已吊了一日的不安大石落地。

靈兒看著昊天嶺正要邁步,卻發現先前總是對著自己的溫柔眸光,在今晚自見他開始,從未投射過來,一直是落在了那位夏立的公主身上。

她愕然,赫然發現心臟的位置好似被什麼擰著﹑絞著,右手不由自主地撫上心口。

正當她覺得心跳的聲響愈來愈大,似是要充斥在整個耳裏、讓耳中再也容不下其他聲音時,她卻清楚地聽見離她最近的兩位妃子正在竊竊私語。

「這難不成是雨王妃再世了不成?」

「依著御王的性子,眼裏大約是容不下其他人了。」

「是呀!」

靈兒感覺到一道剜人的視線過來,然後便聽見那妃子又說道:「可憐那丫頭還不清楚吧!」

蘭妃因著眼睛不便利,感官與耳朵倒是靈敏許多。

她在第一時間聽聞夏文嫣的聲音時便蹙起了眉頭。

那夏立國大公主的聲音確實耳熟,那聲線在自己的記憶中與已經離世的小雨一般無二。

可她自那聲音處感覺到的氣場波動卻並非是小雨那般清清淡淡,而是一股似是熟悉卻又陌生的氣息。

她能肯定,那位公主並非是小雨,可為何那氣場會如此形似?

底下那兩個妃子的對話如同警鐘傳入了自己的耳中,將她從震驚之中拉了出來,她回過神扭頭看向周夫人,果見周夫人的氣場亦是呈現著詫異的形容。

「周夫人,」蘭妃急急地招了招手並同時出聲,「妳趕緊幫本宮將靈兒帶過來。」

「是。」

蘭妃聽見周夫人起身的聲音,她想著靈兒到了身邊該如何安撫她,卻聽周夫人的聲音發著抖說:「啊……娘娘,恕颯甯難以從命了……。」

「怎、怎麼了?」蘭妃急著往台下望,找著靈兒的氣場。

彼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已是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悄悄地靠到靈兒身旁,在小武還來不及防備的時候,以極快的速度強拉著靈兒的手離開,可昊天嶺卻是連個目光也未曾轉過來。

 

「莫莫,你說什麼?」

「是真的,那位公主生得與小雨一模一樣,不論是聲音、身形、氣質,亦或是喜好都一般無二。」

「確認不是易容術?」

「天嶺確認過了……在遇上的第一日便確認了。

只是最近太多事積在一塊兒,公主纏著天嶺,赫連皇太子又對靈兒逼婚。

南方情況不明……,三小國蠢蠢欲動、夏立鎖國……。

那日還因為琮瓍的言官古瑜德找女兒找到靈兒身上,天嶺派人去探聽,順道傳回來琮瓍因為鎮國的巫女失蹤多年要立新巫女導致朝政不穩的事……。」

「雪國上次的戰事後續還未處理完,現在極北與北原接壤的凍湖附近不明原因山崩以及不正常融冰……真是一片混亂呀……。

夏立國的都城鎖城,可長公主及五皇子卻作為使臣來到天耀……這相當地不合理,有派人去探探了嗎?」

「先前有派三批人去,可是被賢王給刁難,現在冥殤已經去了,應該這二日會有消息。

對了,公主現在如何?方才看她的形容,好似已經沒事了。」

「心病沒那麼容易……最近有好一些,可發作起來的時候……總之反反覆覆的……所以才提早帶她回來。」

 

「放開我!你放開我!」靈兒一路上一直掙扎卻無法掙開,手腕上已是一片瘀青。

赫連宸將她拉到一個靜僻處一把抱住她。

她困在他的懷裏動彈不得,愈是掙扎愈是被他的龍延香氣息包圍,她不習慣亦不喜歡那香味,只覺得難聞得想吐,最後只好放棄掙扎盡可能地閉著氣。

一會兒後,低頭以衣袖掩住口鼻的靈兒收拾好了心情,淡淡地開口道:「殿下您帶我來這裏有什麼事嗎?」

赫連宸在這一會兒內享受著溫香軟玉在懷的滋味,他發現自己很喜歡她身上的溫度及味道。

這會兒聽聞她的聲音,判斷她已經冷靜下來,便微微地放開她,以食指輕輕地抬起她的下巴。

看著她那雙因淚水而波光瀲灩的雙眸道:「孤方才見妳一副要殺人的模樣甚是可愛,可妳那小模樣孤只想自己一個人看見,於是便將妳帶到這處來了。希望以後妳會有這樣的表情是為了孤才有。」

「那您看夠了嗎?我還有要事,得先走了。」

「要事?」他嗤笑了一聲,「一個郡主能有什麼要事,妳這是要去打仗?妳還不知道吧……聽說文嫣公主此次是帶了兩國聯姻締結書到天耀……她與御王看來是真是鸞鳳和鳴呢。」

靈兒聞言面色上的血色少了幾分,她勉力定了定神:「我出來也很長時間了,我該回去了。」

「這不是問題,等會兒孤帶妳回去。現在先讓孤好好地看看妳。」

靈兒低下頭去,天知道現在自己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其實都只是個藉口,她其實只想趕快離開皇宮﹑趕快回家窩在自己安全的城堡裏,可實際上她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家在哪里。

赫連宸以為她只是嬌羞,慣為事事做主的他當然是又以手指托起她的下巴給她強勢蠻橫一吻。

她未掙扎也亦無閃躲,不算是配合可也不阻止他的攻城掠地,赫連宸相當地滿意她今日的反應。

只是當他吻完意猶未盡地離開她的唇時,便聽她冷冷地道:「皇太子殿下這下可滿意了嗎?我能走了嗎?」

他有些疑惑地看著她,方才還好好的讓他抱讓他吻,這會兒是又怎麼了。

「孤不是說會帶妳回去。」赫連宸抱著她半是哄半是命令地說道。

「雖說妳已經……不過妳若能一直如此地乖乖聽話、不見得要幫孤坐上中土大陸那個至高無上的位子,孤也是會好好地疼愛妳的。」

赫連宸在她耳畔如同是情人般地輕喃,忽地抱起她掂了掂,「妳比看起來得瘦……是差事太過繁重麼?妳可不許懷上他人的孩子,妳是孤的,只能懷上孤的孩子……要聽話,否則孤一定不會原諒妳的……。」

靈兒蹙眉,不喜歡他的觸碰也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她掙扎無用,便試著說道:「我的侍女應該找我很久了,我同她回去就行。還請殿下放開我。」

她見赫連宸還是沒有放人的意思只好又說道:「我聽說大婚前男女雙方不宜多接觸,這會讓那樁親事不圓滿。」

「哦?妳是在為孤著想?」

赫連宸笑了,約莫是未曾聽過這種軟話,他笑得燦爛。

看在靈兒的眼裏,那笑不似以往的老狐狸現身,好像是有些真誠的笑。

不過她管不上那些,重點是赫連宸終於放開了她。

「好吧,那妳自己回去,孤看著妳遇到妳的侍女再回座。」

她點了點頭,逕自往楓香園較為熱鬧的地方走去。

靈兒未走多遠,果然就遇上了小武。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