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六 – 相約仙雅樓 I

靈兒果然如小武所預想的那般,約莫是帳本的事情過於燒腦,她又做了一整個下午,因此到了亥時也未起身。

小武看了看更漏,正想往後廳去,有人叫住了她。

「小武,郡主還未起身嗎?」

「阿,見過主子。」小武行了禮,「郡主還未起身,小武正想去問問郡主是否要用夜宵。」

「不用去叫她了,讓廚房將夜宵溫著便好。我去陪她。」

「是。」

「對了,明日瑾王就回來了,後日宮裡頭會有晚宴,記得先備好那日的正裝。」

「是,小武立刻去辦。」

 

靈兒起身時瞄了眼銅漏上的刻度,已是卯時初,她習慣性地伸出手摸了一下身旁的床榻。不同以往,那上頭還有些餘溫證明昊天嶺才離開未多久,靈兒心裡頭有些開心。

她顧不上什麼,匆忙地下床,往廳門跑去。

在後廳外小屋子裡值夜的小琰聽聞後廳的動靜,趕緊往廳門去。

「郡主,您醒了?」

「小琰,早安!昨夜是妳值夜呀?」

「是。對了對了……。」小琰趕緊照著小武先前叮囑過的,去倒杯溫水遞給靈兒,「郡主請喝。」

「謝謝。」靈兒咕嚕咕嚕地喝完了水,急道:「王爺呢?」

「今日要應卯,主子已經進宮應卯了。」

「這樣呀……。好吧……。」

小琰見靈兒的神情由原先的興沖沖變得低落,趕緊道:「天氣涼了,小琰幫您披件外套吧。」

「嗯……。勞煩妳了。」

不多時,小武帶著早點來了後廳與小琰交了班。

她一面將早點上桌,一邊問道:「郡主,您有睡飽麼?您昨夜沒用晚飯也未用夜宵,一定很餓了吧……如若還未睡飽,您要不要用過早點再去睡個回籠覺?」

靈兒微笑道:「不了,我昨夜睡得很好,也睡得很飽,妳看我現在很有精神呢!今日還是先將昨日不小心掺到的帳目分好……。對了,下午我想出趟門,能幫我問問馬房有沒有馬車能用,好嗎?」

「好,那您先用早點,待小武陪您進了帳房,再去問問馬房那處。」

「好,麻煩妳了。」

 

昊天嶺依約到東心湖畔時文嫣公主並侍女小青已在湖畔小亭裡等候多時。

「公主用過午膳了嗎?」他溫聲問道,「抱歉,宮裡頭有些事,所以耽擱了。」

「不打緊,御王有派人來報得及時,本宮今日早膳也吃得晚,現在才稍微有點餓呢!」

「嗯。妳到天耀來還未去過仙雅樓吧?」

「聽聞仙雅樓大名已久,終於是有機會能去嚐嚐。」

「本王已經在仙雅樓訂好了桌,妳不介意的話,本王帶妳過去吧。」

「帶本宮過去?」

夏文嫣還未懂得昊天嶺的意思,昊天嶺便摟上她的腰,凌空往仙雅樓而去。

「啊!」她因自己的腳忽然離了地而嚇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抓緊了他的衣袍,他不甚在意地輕笑了一聲,便繼續往前。

中途他們落在湖面上二次。

第一次時,她因為把不準他的意思,以為她們會落入湖水裡。眼見即將落水,不諳水性的她緊張地深吸了口氣,還用手捂住了口鼻怕嗆到水。

昊天嶺勾起了唇角,噙著一抹恣意妄為的邪笑,彼時她正好抬眸以疑問的眼神望著他,這一幕便撞進了她的眼底,讓她怔了好大一愣。她正看著眼前的男色挪不開眼時,四周乍然傳來了驚呼聲。

夏文嫣回神,低眸一瞧,才發現原來是昊天嶺帶著她藉著湖中畫舫的船板再往上一掠。

畫舫上的人先是猝不及防地見到一對如畫的璧人佳偶從天而降,後是有人認出昊天嶺,於是開始喧嘩咋呼能見到御王本人,此時偏生昊天嶺又用那沉鑄卻含著星點的墨眸掃了船上一眾,於是滿畫舫的女子不論年紀大小,均是被那邪魅勾人的俊顏給羞紅了臉,夏文嫣亦是沉浸在他的帥氣之中。

只是好景不長,昊天嶺又再一次藉了另一艘畫舫便轉眼到了仙雅樓的臨水小花園裡,放開了她。

夏文嫣從未被人這樣帶過,當然也未曾如此靠近過一個成年又成熟男子的懷裡,這體驗無疑是驚奇的。尤以這男人是她暗中喜歡了多年的男子,亦是讓她的體內感到一股陌生的火熱感覺噌噌噌地由她的小腹蔓延至她的全身。

只是這次貼身的時間太短,讓她捨不得被他放開,只好安慰自己心急定是吃不了熱豆腐,好好地謀畫才能來日方長。

她垂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再抬頭時便是往岸上看去,再看了看昊天嶺。

「御王,咱們是到了這湖中心,可本宮的小侍女該如何是好?」

昊天嶺卻是一副好整以暇的形容,看著夏文嫣輕輕地吐了一句:「不急。」

話落他的眼神也不移開,目光一直放在她的臉上。

夏文嫣掩著內心的激動承受著他那炙熱的目光,假意地張望了一會兒四周,才見一旁有一迴廊直接連接到的湖邊,迴廊的盡頭能見到來訪仙雅樓的客倌正在那處上下船。

她再往湖面上瞧,便見一個男子正划著一艘小船送了小青過來。那小船划得速度相當地快,小青正如其名,臉色鐵青。

夏文嫣狀似不經意地問道:「送小青過來的是雲頎?」

「是。」

「額!那不是你的貼身親衛長嗎?如此真是讓他大材小用了,真是對不住。」

昊天嶺覷了她一眼笑著說道:「無妨。」

夏文嫣正想往臨水樓梯去,昊天嶺拉住了她,一施力便將她往懷裡頭帶,不讓她走:「這兒風景挺好,逛逛?」

她看了一眼小院子,又瞧了一眼昊天嶺,再往小青方向望去,見小青不會有什麼問題,便道:「好。」

這臨水小花園並不大,主要是仙雅樓讓來訪客倌等人時打發時間的地方。可這處雖不大,卻網羅了這中土大陸各處的花種。

夏文嫣的美眸一掃,便注意到了這園子內有一處放的花盆主要是夏立以北、三國交界處的一個小山坳所出產的特有花種。

那花通常只要離開了那小山坳,便活不了一個月,可現在青藍色、鵝黃、淨白色、紫色的花朵卻是朵朵盛放在這園子裡,真不知道這仙雅樓的花匠是如何做到的。

昊天嶺見夏文嫣盯著那處盆花便道:「這仙雅樓的樓主是本王友人,本王還記得妳喜歡這種花,特地讓他幫本王留了這院子裡的那處,好讓人將這些花從妳打小住的那個小山坳讓人帶回來栽種,待妳到此處喝茶用膳時都能瞧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