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四 – 墓前的低語

「是。」玉燕從袖袋裡將三封油紙封的信封拿了出來呈給夏文嫣。

夏文嫣接了過來將每一封信的正反面都瞧了瞧,「很好,這三封信放在本宮這兒,妳先回去吧。記住,如若妳在王府內再找到其他的東西要再拿過來,知道嗎?」

「是。」

「對了,尤其是放這三封信的所在之處,要定時去巡看是否還有新置入的,知道嗎?」

「是。」

「還有,本宮記得妳上次說過,妳在御王府也待了有六年了吧……既然是御王府內的老人,有機會就多多宣揚妳家主子過往對前王妃有多好的事跡,懂麼?」

「是。」

「佐文,她既發揮了作用,對她好一點。」

「是。」

她揮了揮手,名喚佐文的暗衛將玉燕帶了出去,換了另一位暗衛進來。

夏文嫣沉聲道:「如何?」

「御王從驛館離開後便乘了馬車,從容地到了瑾王府上。我們無法進入,只能在門口等。」

「是麼……?所以真的是去處理例行事務……。瑾王府的其他出入口有派人把守嗎?御王府裡有人到瑾王府嗎?」

「回主子,所有的出入口都有派人看著,先前暗中監看御王府的人只有見到瑾王同雪晴公主進府又離開,其他的是一般人員進出,沒什麼特別的。」

「知道了,再讓他們繼續監視著。莫邪呢?有他的消息麼?」

「莫邪同雲親衛長走了三小國南方的小山坳一趟。」

「去那處?那他們去那裡做什麼?又在那處待了多久?」

「回主子,他們在那附近幾個村落轉了幾個時辰便往北到三小國去了。」

「嗯……他們是去查什麼事呢?御王從不做無用功的……。去,緊盯著莫邪,他若有落單時,來通知本宮。」

 

昊天嶺輕易地避開了夏文嫣的人往城外去,以他的速度,約莫還不到三刻鐘,已是站在了漏澤園裡最高處的地方。

他向前一步,手撫在了一塊黑色立石上,單膝跪下,低低地道:「小雨。我來了。」

天氣晴好,幾片白雲在頭頂上飄過,深秋的風吹拂在身上時帶了些寒涼的氣息。

昊天嶺直接以袖子將那黑色立石上的灰塵給拍了乾淨,接著乾脆靠著立石坐了下來,眼前不遠處能望見到整個京都,連東心湖中央的仙雅樓都能清楚地看見。

此處只比仙雅樓的最高樓層五樓略高了一點,他深厚的內力能支撐他清楚看見仙雅樓那群青色寶頂上所鑲嵌的碧綠寶石。

因為視角關係,目視所及就如一幅靜謐的畫,昊天嶺坐在這方天地,靜默了好半晌。

「小雨,妳在那處過得如何?有沒有人敢欺負妳?」

「咱們好久沒敘敘舊了……。該從何說起呢?」

「妳相信麼?我愛上了一個女孩,除了母妃以外,我第一次如此地想傾全力保護一個人。」

「還記得我先前來時同妳說的嗎?我到過一個奇怪的地方、一個比起咱們這兒進步許多的地方,那兒的車不用馬兒來拉,只消灌入一種名為的汽油的燃料就能跑。還記得嗎?我說過我在那兒待了三年的事。」

「她正巧就來自那兒,她是我說的那人的女兒。妳說命運巧不巧?她竟然也從那處掉到這兒來了。」

「不過我發現她時,她已經失憶了,也不記得曾見過我。」

「我一開始想著照顧她帶著她,也許哪日能將她完璧歸趙,畢竟當年若不是那人,我恐怕沒機會活下來,也沒機會能回來。」

「只是……沒想到我竟會愛上了她,怕她有一日如同我當時那樣忽然就回了屬於她的那處……。」

「她因為我的命令,幾度受了重傷、被楚秀成抓走,被楚秀成下了藥及蠱,她的身體被掏空,日日消瘦下去,可妳知嗎?那蠱是制情蠱,要解蠱不是拿楚秀成的血來祭就是得讓她與人交合才能引出蠱毒來……。」

「妳說我怎捨得她受苦,在咱們這處只有我知道她來自何處,只有我知道她的那個世界,就只有我能護著她了……所以,這次來剛好,同妳說說我要大婚了……。」

「等我大婚,那個祕密也不再會是祕密了。到時我會依妳所託,將那個拿給莫莫……只是,這麼多年了,莫莫還是很愛妳,我沒把握他能不能放下。」

「呵……,妳別擔心他會對我發火,他要是怒了,頂多是我被他揍個幾拳罷了,他那拳頭於我還太軟,沒什麼效果的。」

「對了,我差點兒忘了,我此次來……是來拿妳先前埋的東西,那個妳想埋葬的東西。」

「最近,夏立國來了個公主,那長公主夏文嫣,長得與妳如出一轍。

現在查到她出現在妳幼時居住的村落不久,妳們就被滅村了,我懷疑那是一個局,所以來瞧瞧妳先前埋葬的那些有沒有什麼線索……妳不會怪我吧。」

「如果她真的是害妳的人,妳要復仇嗎?如果我私自做主為妳正名了,妳會怪我嗎?妳……會想回夏立國嗎?」

話落,他撫了撫立石,站了起來,徑直往他記憶中的那處走去,往當年小雨所說「埋葬過往」的那處去。

 

「郡主那日醉酒被瑾王給抱了回去,後續如何?」

「這……屬下無能,無法進御王府裡查探,不過瑾王與雪晴公主倒是去看過兩趟,御王本人自那日便未曾回過府邸。」

「是麼?那古瑜德那處如何?」

「古府那處想來是不清楚郡主的事,這幾日因先前郡主以強硬的態度發話說擇日再往古府拜訪,所以消停了些,並未再到府外鬧騰。」

「那日郡主被圍的事,有查出是誰做的嗎?」

「回主子,是文嫣公主的人。」

「喔……孤還以為那夏文嫣顧著美色忘了正事呢。孤手書一封,幫孤遞過去給夏文嫣。另外,這封拜帖,送去御王府給德安郡主。」

「是。」

「主子,賢王來訪。」

「噢,終於來了麼,讓他進來。」

「是。」

 

「策哥哥,嶺哥哥怎麼去了那麼久還不回來,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昊天策連頭也沒抬,邊看著案上的公文邊道:「晴兒,妳覺得妳嶺哥哥的能力這麼差?」

雪晴撇了撇嘴:「嶺哥哥的本事倒也是難出其二了,只是我擔心靈兒……。」

「說不定妳嶺哥哥同靈兒說好了呢。」

「我不覺得,如若是早就說好,靈兒怎會傷成那樣。」

「也是……。說人人到,他回來了。」

昊天策說完,雪晴盯著書房門口,果然,沒多久昊天嶺就進門了,手上還拿著一個漆盒。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