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九 – 滿月宴 II

言執見夏文嫣離開花廳,便進來恭敬地道:「主子,那五日後的……。」

赫連宸瞇了瞇眼睛:「還是先準備著,有備無患。」

「是。」

「言執,光武帝明日有接見嗎?」

「是,去查問的結果要後日了,後日才有接見。」

「嘖,這樣麻煩。孤先寫一封信,如若那日禦王還是要舉行婚儀,便讓昊天道想辦法阻止。」

「是。」

 

周夫人的安排,十分「周到」。

靈兒進入家宴的大廳時,大廳裏的賓客幾乎已經到齊入座。她在現場一眾的矚目之下優雅從容地跟在周夫人的後頭。

「郡主,您的座席就在這兒。」

靈兒向周夫人頷了頷首:「謝謝。」小武在一旁協助她坐了下來。

靈兒瞧了眼自己的座席,她用的是一張面向南方的二人用長食案,右方是已入座的莫邪與一位約莫年紀二十初、長相與莫邪有七八分相像的男子。兩人見她的視線,抱了拳向她行禮。

她點頭回禮後往左邊看去。

左方的長食案並了一張略往後置的食案還未有人入座,再過去的食案則是周夫人並莫將軍之用。只是那座席現在只有莫古將軍在,周夫人方才領了自己過來之後同莫古將軍說了兩句話似乎是往後室去了。

莫古將軍在她看向自己的食案時,十分敏感地扭過頭來,在四目相對的剎那十分激動地向她抱了拳。

靈兒不明所以地回了個平禮,心中對於發現自己身在主位上有些訝異,略想了想,大約明白了這安排的原因為何。

莫古將軍似是想說些什麼,此時卻聽聞廊下有動靜。在場一眾齊齊轉了頭朝聲音處望過去。

「郡主,那是周夫人的長子莫失大人及他的大夫人並二夫人。抱著嬰孩的那位是大夫人。」小武小聲地在靈兒身旁提示道。

這一行人入場,莫失在靈兒左方的食案中間位置坐下,大夫人坐在他左方,二夫人則是坐在他右方微後、那張單人用的食案位置。

莫古將軍待周夫人入座後道:「今日三小孫兒滿月,感謝諸位親戚能前來道賀,莫某在此先敬各位一杯酒。」

說罷莫將軍一家全舉起酒盞朝西方、東方及南方的眾親戚敬酒。

敬酒完,莫將軍又道:「今日本將軍很高興,咱三小兒是個幸運的孩子,今夜御王殿下同殿下的准王妃雙雙前來為咱們三兒祝福,請諸位親友一同舉杯敬謝咱們殿下夫婦。」

靈兒舉起酒盞,以衣袖掩飾著面上的尷尬回禮。

她正要喝酒,身旁忽來了一陣風,一股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接著她舉起欲將酒送進嘴裏的手卻被溫和地壓了下來。

「郡主的身體不宜飲酒,本王就代她接了諸位的禮。」

靈兒扭頭過去,昊天嶺笑得邪肆,一連用她的酒盞喝了二盞酒。

小武在一旁盡心伺候著,見到主子同自家郡主終於見了面,一時間百感交集。她在心裏祈禱著,希望主子能藉這難得的機會好好地同郡主聊聊,以化解郡主心中的不安。

「莫失,殿下同王妃都上座了,還不快點兒。」莫古沉聲道。

「是!」

話落,莫失扶了抱著嬰孩的大夫人起身,二夫人亦跟著二人起身,走了過來。他們一行走到了昊天嶺的面前行了大禮跪了下來。

昊天嶺一隻手將靈兒圈在了懷裏,另一隻手拿著一個紙卷,笑道:「小武。」

「是。」

小武接過紙卷,慢慢將紙卷對著眾人展開,展開的紅紙上寫著兩個字:莫負。

莫失從大夫人的手中抱過嬰孩跪著上前,昊天嶺一手摸上了嬰孩的額頭正色道:「莫負、莫負,切莫自負。白駒過隙,莫負韶華。」

「文武雙全、謙虛有度、廣納百川、不負親盼。」

「謀忍戒躁、榮辱不驚,衛國負重,眾望所歸。」

「莫負,日後定要孝順爹娘、多為莫家、天耀分憂解勞。」

莫失抱著嬰孩向昊天嶺行了一禮:「多謝殿下為三子賜名。」

昊天嶺心情很好地笑著,從懷裡掏出了一塊溫潤的玉珮遞給小武。靈兒瞥見那玉珮是刻成一個張牙舞爪的獸的形容。

「這是給負兒的見面禮。」

小武接過玉珮後上前將玉珮塞進了襁褓之中。

莫失笑道:「莫失替負兒謝過殿下,有這專門護著孩子的神獸,負兒一定能平安健康地長大。殿下就要大婚,想來很快也會有自己的子嗣,屆時便不會羨慕莫失了。」

「呵呵呵,好說、好說。」

話落,三人便起身又行了個禮便退回自己的座席。

莫古很豪氣地道:「管家,開席。」

隨著莫古的話音,侍女們開始將菜品上桌,一時間廳裡杯觥交錯,好不熱鬧。

「小武,去拿壺果汁來。」

「是。」

昊天嶺溫香軟玉在懷,她身上清清淡淡地體香幽幽地傳來。

他聞著聞著便有些慶幸在離開夏文嫣那處後,即便來這宴席的時間遲了,他還是回了趟御王府沐浴、除了身上的鳶尾花氣息後才過來,若非如此,現在便是壞了她身上的清新、壞了自己最喜歡的味道。

他伸手為她挾了幾樣菜到她的小盤裡,還將湯盅先試了溫度才移到她面前。

「來,妳餓了吧,快吃吧。」

「幾日不見,妳又瘦了。」

靈兒在他上一句話時,為這好久不見的溫情感到有些疑惑,可當她聽聞他下一句話卻是好多好多不同的情緒同時間湧了上來,她想開口說些什麼,卻是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妳今夜還上了胭脂?平素不見妳用這些,怎地今日會想要用上?如此別具有一番風情呢……。」說到末尾,昊天嶺淺笑出聲,那聲音聽起來很是愉悅的形容。

她低頭咬唇,能感覺自己委曲的淚水在這一刻即將不爭氣地漫出眼眶子,可她又覺得在這如此慶賀的場合裡,自己若是掉了眼淚,會掃了別人的興致。

那頭昊天嶺已是等不及收她的回信,直接問道:「……對了,妳收到……?」

他的「信」字還未曾出口,她已是低低地說:「王爺,靈兒想去更衣。靈兒去去就來。」

話落她也不管他是否有聽見,匆匆地起身,往廊下去。

昊天嶺為靈兒的反應覺得有些怪異,想著她更衣自己恐怕不便跟上去時,向莫失夫婦敬完酒的莫家親戚轉向他這兒來敬酒,昊天嶺眸光一轉,莫邪並不在座席上。

倒是莫邪的弟弟莫縱見到他的眼神,自是起身過來為他介紹眼前這些親戚是哪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