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七 – 大婚的消息

她走上前去,暗格裡並未看見任何東西。

小武也跟了上來,奇怪道:「嗯?怎麼沒有東西呢?」

「嗯……。」靈兒伸手,在暗格裡頭摸了摸、敲了敲,確認無其他暗格中的暗格,淡淡道:「確實是沒有。許是弄錯了。」

「可……?」小武偏著頭,「親衛長有可能弄錯麼?」

「會不會是有謙要給妳的東西?」

「唔……難道是小武記錯了?可有謙哪兒來那麼大的面子能讓親衛長在百忙之中前來傳話?更何況小武又不曉得這『未曾缺損』原來指的是這合歡園的月亮門這兒……。」

「嗯,或許是出了什麼問題,東西又拿回去了。總之現在這兒沒東西可拿。」靈兒乾脆利落地說道。

小武覷了眼靈兒的臉色,瞧不出她的喜怒,不知如何寬慰她,只好道:「小武再去問問親衛長好了。」

靈兒不置可否,將暗格推了回去:「走吧,我們再去走走。方才走到哪兒了?我記得好像是從花房附近直接穿過來的?」

「是,小武來帶路。」

她們走了幾乎一個下午,到後來靈兒約莫是體力不濟,得在每個庭園裡都坐上一坐,才能繼續往下一處前進。

小武不明白她為何如此堅持一定要將府內整個逛完,勸又勸不住,只好當她是心情不佳,想藉此散心,只能為她多注意補充水份、走多遠需要小憩一會兒的小細節。

昊天嶺在瑾王府的書房內寫完了信,見昊天策、雲頎瀟瀟無一回來,便自己先回了御王府一趟。

不到半刻鐘,他已站在合歡園裡開啟了暗格。

他見暗格內未有書信,有些失落,不過想著雪晴說靈兒近午時才又睡了回籠覺,想必才拿走那些信而已,眼下正在回信也說不一定。

不曉得她見到了那些信,會不會奇怪為何是以英文書寫的,還是會很自然地就用英文回信?

不過才二日未見到她身影,卻好似已過了幾個年頭,還真是思念呢……。

昊天嶺輕笑著,自己第一次深刻瞭解到什麼是「一日不見,如三秋兮」的涵意。

想著她,他不自覺地勾著唇,將手上的信放進了暗格,在把暗格推回去後,他忍不住往蓮華芳沁掠去。

昊天嶺直接從蓮池上方鑽進了池心的亭子,遠遠由琉璃窗見到靈兒在前廳書案上寫字的身影,他正要向前,後方傳來雲頎的聲音。

「王爺,原來您回府了。」

「交辦的事都處理好了?」

「是,已經傳訊給冥殤了。另外,」雲頎拿出了一個葫蘆,「這您忘了的藥茶,方才回瑾王府,恰好撞見瀟瀟將藥茶端來您卻不在書房裡,屬下就趕緊到處找您,生怕您要是忘了喝就回去文嫣公主那兒,萬一中了蠱可怎麼好!」

「她的目標是活著的我,這倒是方便我們。說到這兒,元谷藥師有回覆了嗎?」

「還沒呢,不過慶長藥師昨日帶了您上次拿到的『小禮物』去,再加上您上次信裡提到的蠱囊,或許他會願意來一趟。對了,方才各國的最新情報才進來,王爺要過目嗎?」

昊天嶺望著前廳裡的人影,猶豫了一會兒,想著很快便能收到她的回信,想著他們來日方長,便轉身同雲頎往瑾王府去。

與此同時,赫連宸同昊天道正在驛館中、赫連宸居所的花廳裡相談甚歡。

「那麼,如果本王能順利當上皇帝,每年赫連洪災後便運輸五十萬石米糧過去是沒問題的,可鐵、銅等等這些帝君希望每年能有五萬石輸出實在是太多了。」

赫連宸輕嘆了一聲:「那些赫連並未出產,如若道兄當上了天耀皇帝,赫連與天耀便是兄弟國,兄弟間截長補短不是很正常麼?帝君都能允諾黃金產量的三成直接送進貴國皇宮呢……。」

「宸兄說得是。」

「也罷,這些都能再談,總之道兄同你母妃有這決心,咱們赫連做為德妃娘娘的母家也是要出些力的。眼下道兄的兵力集結得如何?」

「被本王那個好五弟壓著,只能偷偷地到處囤兵,糧草也是個問題。」

「那……道兄要不要將囤兵分批去往南方三小城集合,那處現在歸我國,在那處祕密囤兵御王也比較難發現吧。」

「宸兄所言甚是。……確實是眼下最好的方法,也解了本王的燃眉之急。」昊天道笑道:「不知宸兄有無什麼心願,或許本王能幫得上忙。」

「孤如此幫忙,是因為咱們彼此都是一家人。」

「宸兄好說好說,本王知道宸兄喜歡我國的德安郡主……聽說江湖上有傳言……,」昊天道垂眸,「『得靈兒者得天下』,不曉得宸兄是不是……。」

「嗬嗬,民間、江湖傳言甚多,能信的有幾個?孤是覺她是個特別的女子,想將她收藏在深閨而已。」

「可宸兄知道本王的五弟……御王五日後要大婚了?婚服都差不多製好了呢!」

「大婚?這怎麼可能,孤並未聽聞此事!」

「宸兄未曾聽聞也是正常。

本王因是御王的二哥,十日前便已收到他親筆的請帖……只是這請帖就只有給我們幾個兄弟與宮裡的妃嬪而已,他的意思是未免德安太過勞累,直接先在宮裡辦了皇家的婚儀並入了玉牒就好,至於宴客的事情改日再辦便行。

再後來並未聽見什麼其他的消息,本王還以為他因為文嫣公主要取消婚儀呢。可本王昨日去到女紅房,見到那處正在趕製的喜服,那依著她身形做的大氅上的凰鳥繡得是相當靈巧,似是隨時會從布料上躍然而出的感覺……與五弟……御王的霸氣鳳鳥相對,可真的是鳳凰于飛、和鳴成雙呀!」

昊天道輕輕地點了點頭又道:「想來他的婚儀還是會照常舉行。」

赫連宸臉色沉了許多:「道兄說的可是真的?」

「本王想那文嫣公主應該知曉他們要大婚的事吧,畢竟她這幾日都同御王廝混在一塊兒,可她為何未同宸兄說明此事呢……?」

「宸兄也知道,德安一但行了婚儀……。」

赫連宸抬了抬手:「行了,道兄今日便先回去吧,孤要安排一些事情。」

「那宸兄,本王就先告辭了。」

昊天道離開後,赫連宸在花廳裡踱步。

半晌,他開口道:「言執,去探聽光武帝這兩日的接見時間,孤要進宮一趟。另外,去安排人,五日後務必要攔截住御王府往皇宮的每一輛馬車。」

「主子……。」

「這御王太可惡,孤沒時間能同他慢慢磨,只能用強硬手段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