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一 – 探究 II

「上了本王子的床榻,死都是本王子的人,想回家,下輩子吧,哈哈!」

「想死沒那麼容易,等本王子玩膩了再說,將她給本王子鎖在床榻上,等本王子去臨幸。」

「誰讓妳要權沒權、要本事沒本事、要靠山無靠山,想反抗?妳翻不出本王子的五指山的,要不試試,本王子讓妳生不如死卻還死不了!哈哈哈!」

雪晴認出那是楚秀成的聲音,正蹙眉為何靈兒會有這些記憶,又聽到楚秀成道:「哈哈哈,靈兒,本王子現在不碰妳不表示本王子不會碰妳,只是時機未到而已……。」

「妳知道時機是什麼嗎?哈哈,昊天嶺那傢伙似乎很是在意妳。妳覺得本王子設下陷阱抓住他,然後壓著妳在他面前演出一場活春宮,妳覺得這樣好不好?」

「本王子對妳好吧?如此安排才破妳的身,而不是讓雪蒼破妳的身,妳很感動吧?到時一定能讓昊天嶺氣得氣血倒流,再配合上逆氣丸,肯定有他好受的!本王子想想都很過癮!」

雪晴瞠目結舌,這些內容十分地裸露,或許是這樣,所以靈兒在她們面前一個字都未曾提起過。她想,這會是靈兒傷心的根源嗎?

她在心裡盤算著,一個她不熟悉的男聲響起:「當妳收了那支在我國代表皇子妃的玉簪子起,妳同孤之間的關係就不一般了。」

「妳還是安心地等著和親到我國做孤的側妃吧!」

「聽說文嫣公主此次是帶了兩國聯姻締結書到天耀……她與御王看來是真是鸞鳳和鳴呢。」

這……這是赫連皇太子赫連宸?

空間裡在赫連宸的聲音後靜默了半晌,才又出現男女的對話。

「如果我是一個妖怪,你還要娶一個妖怪為妻嗎?」

「因何會覺得自己是個妖怪?」

「你回答我的問題嘛。」

「妳是我的未婚妻子,我說過要保護妳﹑愛妳一輩子的。」

「可是,你從未懷疑過我是個妖怪嗎?還記得驚雷丸?你要我只能在保命的時刻才能動用,可那東西在這個時代是聞所未聞的,如若我不是個妖怪,如何會這些?」

「那些並不重要,即便妳是妖怪,那也無損我對妳的愛。更何況我們都已行周公之禮了,我絕不會負了妳。」

額?時代……?

雪晴覺得自己好像掌握到了什麼,可還無法細想,空間裡忽然出現狂風,還出現了雷鳴閃電。她最後的最後聽到了靈兒的聲音說了一句話後便被強大的力給彈了出來。

那句話她聽得真切,聽得讓人覺得心碎,說的是:我、我這裏、乖乖留在這裡,我不猶豫了,要在你身邊,我都不出府好麼?哪一日你若倦了我,我會躲在王府的角落裡都不出來,絕對不讓你看見煩心好麼?

 

雪晴睜開雙眼,將手離了靈兒的臉,拿出絹帕擦了擦自己額上的細汗。

她喘了兩口氣,看著靈兒有些病態白晰的臉蛋:「小武,去打盆水進來。」

「是。」

待小武端著水盆到了床榻旁,榻上的靈兒眼睫輕顫,似是要轉醒。雪晴親手在水盆裡擰了絹帕,為靈兒擦了擦臉,不一會兒,她便醒來。

「妹妹,妳醒了?現在覺得如何了?」

靈兒望著雪晴,雪晴見到她眼底的情緒複雜,正想開口,便見她轉了眸子,避開自己的視線。

雪晴握住她放在絲被下的手,輕道:「餓了麼?要不要吃點東西?」

靈兒搖了搖頭,雪晴在心裡嘆了口氣,「妳醒了我就安心了,妳睡了很久,要起身的話慢一點兒,我去吩咐廚房幫妳做點吃的。妳等等阿。」

「小武,妳照顧好妳家郡主,我去去就來。」

「殿、殿下,小武為您……。」雪晴以眼神打斷小武的話,小武瞭然,便續道:「是,小武送您到廳門口吧。」

「不用了,妳家郡主醒了不都是要先喝水,我自個兒去便行。」

「是。」

雪晴出了廳門,小武扶了靈兒坐起來靠在床欄上,還倒了杯水給她。靈兒接過水便喝了起來。

小武偏著頭覺得哪兒好像不對,可又說不上來,便叨叨絮絮地說著話。

「郡主您這一睡就是整整一日一夜,都沒吃喝可把小武給急壞了呢!周夫人早上還請了呂大夫來為您診脈,結果呂大夫說您是太累了,需要多休息。晴公主殿下並瑾王殿下昨日就來過一趟了……可……。」

小武說了半天,靈兒一個回聲也沒有,她有些急了:「郡主,您哪兒不舒服麼?要不要讓大夫為您瞧瞧,您應小武個話吧!」

靈兒看著小武搖了搖頭,一個字也未說,然後眼睛咕嚕地轉。

待她轉完了整個後廳,小武見她咬了咬唇、垂了眼簾,小武知道她約莫是在找著蛛絲馬跡,找著主子是否回來過的線索。

 

雪晴出了蓮華芳沁,先是到了食堂找廚房大嬸準備些靈兒適合吃的東西,接著就跑到書房去找昊天策。

「晴兒,妳來了呀?她還好嗎?」

「嗯,我覺得情況不是很好。」

「怎麼說?」

「我見她身上不平衡得很嚴重,便趁她未醒來進去了一趟。」

「妳、妳進去了?」昊天策聞言相當訝異,趕緊放下手中的筆,將她全身上下來來回回打量了幾次,「妳還好吧?有受到影響嗎?」

「我沒事,倒是她……。」

「她怎麼了?」

「她似是被遺棄過,再加上她在楚秀成那處……那處聽聞的一些……不堪入耳的話,也許還故意讓她撞見一些不該看見的事讓她變得容易不安。大約是如此,所以嶺哥哥這次什麼都沒說就那麼做……對她來說傷害不只是一丁點兒大。簡單講就是如此。」

昊天策撫了撫雪晴的頭髮,「可是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只能盡力去彌補……希望事情能好轉。」

「這事要同嶺哥哥說吧,我想他是關鍵人物。」

「我會同他提的。」

門外有人道:「殿下,暗衛長傳回來的夏立的情報。」

「進來吧。」

「策哥哥,你先處理吧,我去陪陪靈妹妹,沒看著她吃些東西,我不放心。」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