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之九 – 各有所想

「皇姊,妳回來了呀。」

「嗯。小念,叫個人去馬車把小青給抱進來。」

「是。」

「看皇姊的形容,今日有不小的進展。」

「嗬嗬,還算是順利,本宮放了第一個祕密武器,御王還沒有發現呢。」

「祕密武器?」

「嗬嗬,文淵,你不用太擔心,皇姊會將這一切都處理好的。到時候,御王成了你皇姊夫、成了夏立的皇,便不會再有人敢欺負你同母妃了。」

夏文淵蹙眉看著夏文嫣道:「皇姊……。」

夏文嫣揮了揮手,似是要將夏文淵的不安給揮掉:「別擔心,本宮不會傷害自己的,我們只是拿回屬於我們的東西而已。」

少年心頭的不安稍減,還是擔心地開了口:「可皇姊還是要做那夏文瑀的替身?」

「傻孩子,那只是個權宜之計罷了,就好比你在宮宴裡,要與士族子弟相交得如何開始?」

「唔……共同的話題,或者是對方有興趣的事物?」

「對,還有熟悉的人或親切的面容,這些都能讓人容易放下心防去接受你。這也就是為何本宮一方面利用夏文瑀接近御王,可當他將本宮錯認時,本宮卻又一直否自己是夏文瑀的原因。」

「可文淵真的不希望皇姊妳這麼好的人去做一個那麼壞的人的替身……那人明明與皇姊妳是孿生姐妹,卻如同地獄來的惡鬼一般,甚至想殺了母妃、殺了文淵……。」

夏文嫣笑了笑,摸了摸夏文淵的頭,她突然覺得夏文淵長大了,那個頭幾乎都要比自己高了。

「為了你們,這是值得的,只要我們能有御王這棵大樹,這棵任憑誰都無法撼動的大樹,我們的以後就會安穩。」

「嗯……。」

夏文嫣見他似是還想再說,趕緊轉移話題道:「中午到下午本宮都不在,有任何情報進來麼?」

「有的,御王府目前確實是在籌辦御王與德安郡主的婚儀,這婚儀的確切日子就在八日後,也就是在這月初九。」

「所以說,本宮來得雖然晚了,可還不算遲……,」夏文嫣輕笑了一聲:「還來得及能讓他們生米無法煮成熟飯。還有呢?」

「最近御王似是因為古府而與德安郡主鬧矛盾,上回不是有同皇姊說到古瑜德日日派人去御王府前鬧著要見郡主的事?

似乎因為此事,御王便禁足了德安,德安為此相當不滿,倆人幾日未見、未說話了呢。」

「喔?此事似乎能好好利用……。那古瑜德是琮瓍的哪個古家查到了嗎?是否真丟失了個女兒?」

「那部份暗衛還未回報回來。對了,皇姊,今日收到了天耀皇宮裡的請帖,說是明日有個晚宴。文淵想,既然御王即將迎娶那位德安,她應該也會出席吧,皇姊要不要去會會她?」

「會是要會的,不過……你先傳令下去,讓探子明早就埋伏在御王府外,不論何人的馬車出府,都煽動古瑜德的人鬧事。」

「是。那皇姊……?」

「趁現在城門還未落鎖,我們趕緊出城去,明早弄它一齣,讓御王陪著我們赴宴。」

 

昊天嶺回到御王府時已是酉時正,彼時靈兒午睡還未起身,小武蹙著眉頭到書房求見。

「小武見過主子。」

「郡主起身了麼?」

「回主子,郡主尚未起身。」

埋首正處理公文的昊天嶺聞言抬了頭,眸光銳利如鷹隼緊盯著她瞧。

小武見昊天嶺的喉頭滑動了一下,有些緊張地道:「那是郡主出了什麼事?」

「主子,郡主今日卯時初便醒了,早點時吩咐了下午要出府門,小武便同有謙將馬車都備好可隨時出發。

可郡主晨起說睡得很飽,早上到帳房約莫不到兩個時辰便昏昏欲睡,隨意用了兩口午膳便一直睡到現在,小武擔心郡主的身體是不是病了,私自請了府內的大夫看過卻未診出什麼來……還是郡主的藥湯……。」

「她的藥方子是慶長藥師開的,不會有什麼問題,這妳不用擔心……如若是怕有內鬼,我會派人去查一下藥渣。另外,慶長藥師今日已經抵達京都,唔……待他有空時,我再請他過來瞧瞧。」

「是。另外郡主最近用膳的狀況不佳,情緒起伏較大又嗜睡還常發呆忘事,似是時常在想念您。還有……有謙說……說……會不會是……。」

昊天嶺抬了抬手道:「小武,妳先退下。」

「是。」

小武有些無奈地躬身而退,自家主子實在是太忙了。

她離去時,擦身而過的是一位身上滿是血腥味的暗衛及一位身上盡是趕路煙塵味的暗衛。

「你先說。」昊天嶺指著身上滿是血腥味的暗衛道。

「是,暗衛長已經突破賢王的封鎖往南去了。」

「去了多少人?傷了多少人?傷者都回來了嗎?」

「是,隨暗衛長前去救援的有五十人,傷者有七十五人,回來的有六十九人。」

「派一百人尾隨去支援,那六位弟兄去記到祠堂裡。」

「是。」那暗衛答到便躬身而退。

「你呢?琮瓍那處有結果了嗎?」

「是。那位古瑜德所在的古家是琮瓍的忠臣世家,世代的言官很多都出自於這支古家,只是因為這支古家太過耿直,以致朝堂上許多官員對他們有所怨言。

查證的結果,古瑜德一家確實在數月前外出祭祀時遭人追殺。

當時古瑜德為了增加全家活命的機會,將去的所有古家人分成五批人分道而行。古瑜德同古夫人本身在逃命時遇上一位在朝堂上同樣耿直的武官才獲救。

可那位武官後來派了人出去找其他四批人,只找回了長女、長子及一道出門的族人,唯獨卻如何也找不到古瑜珍及她的侍女。

偏生古夫人最疼的便是這位幼女,後來赫連皇太子通過母家那邊的關係與古瑜德聯絡上,說古瑜珍已被人帶到了天耀,還拿了郡主的畫像取信於古瑜德,於是古瑜德便向琮瓍主君請了長期的休沐,同夫人一道來天耀找女兒。」

「哼,好樣的,原來是赫連宸在背後搞鬼。辛苦了,下去吧。」

「是。」

「天嶺,你打算如何辦?」

昊天嶺將他的長指在書案上敲擊了好一會兒才道:「不曉得文嫣公主的出現是否也與赫連宸有關,她來天耀的時機太過巧合……。」

他拿起晾筆架子旁近日新裝飾上的鵝毛,蘸了墨開始在紙上寫字。

昊天嶺寫了好一會兒,莫邪不曾見過他以鵝毛為筆寫字,便忍不住走過來瞧,卻在紙上見到了一堆自己完全讀不懂的字與符號,那些是不論御王府裡的哪一線暗衛都未曾用過的暗語。

「天嶺,這是……?」

「看來得與這位公主癡纏一陣了,我得同靈兒說說,讓她知曉目前的狀況。」

「你不親自同她說麼?」

「誰知隔牆是不是有耳。」

昊天嶺吹乾了墨跡又看了一遍信後,在信中某處又寫了什麼,便很滿意地將信裝入油紙封的信封袋中,「雲頎,將這拿去『未曾缺損』,記得讓小武將這事告訴郡主。至於這古瑜珍……讓所有在外的暗衛尋找古瑜珍的下落。」

「是。」

「天嶺,放在那處她會知曉嗎?」

或許因為古家的狀況明瞭了,昊天嶺神色顯得輕鬆,「那暗語及那處只有咱們幾人知道而已,而那信也只有她看得懂。不曉得她的演技如何,咱們可得出演一齣大戲好釣大魚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