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認親 – 之四 – 不可能

古老爺踏進前廳時,昊天嶺正玉樹臨風地站在裡頭欣賞著一幅畫,那形容一點兒也不像是位客人。

古老爺在昊天嶺的身後站定做了個揖道:「草民古瑜德參見御王殿下。」

昊天嶺好一會兒才回過身來說了句免禮。

「殿下今日大駕光臨不知所為何事?」

「沒什麼,我只是來接靈兒的。」此時昊天嶺抬眸見到靈兒正跨著門坎要進廳裡,他大步向前迎向她:「靈兒,我們回府吧。」

「殿下請留步。」古老爺見昊天嶺拉著靈兒就要走,趕緊出聲叫住他:「草民有一事想同殿下商量商量。」

「噢?古老爺有何事。」昊天嶺回過身目光直視著古老爺的雙眸。

古老爺吸了口氣開門見山地道:「殿下,瑜珍……德安郡主是草民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女兒,還望殿下能看在她母親為找她都找到病了的份上讓她回來草民府上。」

「若是本王不肯呢?」

「殿下的英明勇武是天下皆知的,草民感激殿下收留失憶的小女,但做這種強搶民女的事對殿下的名聲不大好吧?

先前殿下還將小女帶去戰場,幸得她能平安回來,草民也不追究那事,只希望殿下能讓瑜珍回到古府。」

昊天嶺睨了眼古老爺冷笑道:「追究?哼,你有那個資格追究嗎?更何況你要如何證明她是你的女兒?」

古老爺蹙眉道:「瑜珍同她母親、長姐長得十分神似,這還不夠做為證據嗎?殿下可以詢問周夫人,方才周夫人也有看見到內人。」

「即使長得相似又如何。最好把你們那些陰謀都收一收,別將那頂高帽子給扣在本王頭上。」昊天嶺嗤笑了一聲:「靈兒我們走。」

靈兒站在那兒覺得尷尬,她自己也是一團混亂還理不清下一步該如何做,該走還是該留。

昊天嶺見她巍然不動臉有些黑,抓過她的手就將她往門外帶。

她被拖著走得有些踉蹌,她還未見過昊天嶺發這樣的脾氣。

待到馬車旁,昊天嶺想把她塞進馬車時,她恍然回過神來道:「嶺,古夫人的病況真的很差,我可以再留下來一會兒嗎?」

靈兒說話的聲音輕柔聽得出她在試探,這讓昊天嶺心中的火冒得更旺,他直接將她打橫抱起進到馬車中。

她不知他是怎麼了,想試著同他討論一下,「嶺……。」

他突然托起她的下巴用力吻了過來。靈兒覺得這吻的感覺很怪,可昊天嶺緊抱著她,她無法掙開去問。

「妳不是古家的女兒。」他突然放開她說了這麼一句,又接著用力吻著她,略帶侵略方式的氣息讓她有些錯愕。

經過了一個綿長深入的吻之後,昊天嶺終於放開了她,她稍稍回神略帶喘息地開口問道:「你如何知道我不是古家的女兒?」

昊天嶺的眸子含著深意看著她卻什麼也沒說。

「嶺,你今日似是與尋常有些不同……怎麼了嗎?」

「無事。」

「那位古夫人真的同我長得很像。還記得昨夜我提到的事嗎?我不是這裡的人……也許我這身體是古瑜珍的。」

昊天嶺斬釘截鐵地道:「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

「妳就是妳。」他的大手撫上她的臉。

她喃喃道:「呃……我以為你昨夜有聽懂了。原來……。」

她眨了眨眼,雙眸定定地看著他的雙眼開口:「嶺……我不知道我如此說你是否能接受。

我真不是這世界的人。

該如何說呢……雖然我失憶了,但我知道我的靈魂原本不是存在於你生活的這個世界。

至於這個身體……我這個身體很可能是古瑜珍的,雖然我不清楚我的靈魂如何會跑到她身上…….唔……。」

昊天嶺並未讓她把話說完便用吻又堵住了她的嘴。

靈兒有些驚慌地掙扎著,她猜想昊天嶺是不是現在才真聽懂了卻無法接受所以不願讓她將話說完。

她又想著她是否應該去古府又或者說是回古府,好去替這身體的主人盡盡孝道。

只是,她愈掙扎著昊天嶺愈是控制著她,直到她被吻得七葷八素地最後軟倒在他懷裡,他才放開她。

「嶺,古……。」

他吼著打斷她的話:「別再提古家,妳不可能是古家人的。」

靈兒心中驚愕又帶著實不解。

她跟著昊天嶺好幾個月,見到他的自制力驚人。

她從未在任何議事中見過他失儀衝動的形容。即便是戰場上的樁樁件件,他永遠都有他的步調及手段,不急不徐﹑從容淡定地指揮著。

她第一次被他這樣吼﹑第一次聽見他的語氣裡頭含著明顯的躁意。

是因為他接受不了自己是個穿越者嗎?

他……後悔了嗎?

還是被自己嚇到……?

馬車裡一陣尷尬,她索性不說話,坐在昊天嶺身旁低眸盯著地面瞧。

 

回到王府,昊天嶺吩咐周夫人及小武去書房等他,然後親自送靈兒回蓮華芳沁。

一路上他握著她的手握得老緊,兩人不發一語地走著。

「小琰,我等會兒就要趕回皇宮,好好照顧郡主,知道嗎?」到了蓮華芳沁,昊天嶺帶著氣冷冷地開口道。

「是。」

靈兒想開口說什麼,還未來得及說話,便看著昊天嶺離去的身影覺得不知所措。

 

男子聞言蹙了蹙眉道:「尹嬷嬷,妳說德安郡主已非處子之身?」

「是。」

「李嬤嬤,那日在仙雅樓見到郡主,那時她已破身了?」

「老身那時趁著主子同她說話時有仔仔細細地瞧了,那時還是完璧的沒錯。」

「喔?所以是那日嗎?……明明……原來和御王在一起的是她……。」男子沉吟著。

倏地,瓷器清脆破裂的聲音響個不停,廳內的一眾便見滿地碎瓷的狼籍,嚇得全低了頭對著男子跪了下來不敢吭聲。

好半晌,廳內才又聞男子壓抑著怒火的聲音道:「尹嬤嬤,那她見到古夫人有何反應?」

「郡……郡主一開始並無什麼特別的反應,老奴還在旁邊乾著急。不過後來御王殿下強勢帶她走時,老奴見她同御王殿下在馬車旁似乎有什麼爭執,最後是被殿下直接抱上車的。」

「是嗎?」男子輕笑著道:「只要她開始有所動搖,我們就會有機會了。李嬤嬤,通知公主,讓她趕緊出發到天耀來,看看能不能鬧得更歡騰些。」

男子停了半晌又咬牙切齒地吩咐道:「尹嬤嬤,去告訴古瑜德,御王最是個看上誰就喜歡強搶並收藏到府裡的人,他若是不想只是帶著寶貝女兒的屍體回琮瓍的話,就要多努力點。」

「是。」

「這次孤一定要將她帶回她赫連!」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