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認親 – 之六 – 風雨欲來

莫邪上次同周夫人回了將軍府一趟,原本打算在自家府邸窩個幾日的。可當他一走進自己的書齋,看見因哥哥的第三子出世而致使書案上的相看本子比以往多了二倍不止,立刻奪書齋的門而出。

他連稍後的晚飯都沒用,亦未告知周夫人的情況下,像逃命似地,一口氣跑到了御王府,拜託昊天嶺收留無家可歸的自己,搞得周夫人是既好氣又好笑。

之後,莫邪便住在御王府裡,想著如此便能躲過那些相看本子,誰知第二日早晨醒來時,身體上感覺沉甸甸的。

他奇怪地起身,一堆本子從身上滑落下去,他本能地伸出手,接住了一本正在空中落下的本子,有些迷糊地準備細看便聽到一個聲音。

「好好處理,你父君說下次榻上的不會再是本子,你好自為之。」

他立刻瞭然,苦笑著抬眸,卻見自己的母親大人神情憂傷地轉身而去。

周夫人這反常的行為著實令他有些難受,打小自己的母親會欺負他、玩弄他以及嚴肅地教育他,可還不曾如此這樣地看他。

可自己……還是想著將軍一職由哥哥繼承便好,自己想活得灑脫、不受限……。

這幾日昊天嶺不允靈兒進書房,自是莫邪、雲頎幫他。

他不見靈兒,自也是莫邪、雲頎去幫著探看。

只是……。

書房裡又傳來東西摔破的聲音,接著便是莫邪的嗓音涼涼地響起。

「哎呀呀,是第幾次了?天嶺,我說你這書房內的東西是要換幾套?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還不如送我當盤纏。」

「當什麼盤纏?你又想出去浪?」昊天嶺隨手抄了一個官銀往莫邪身上丟去。

莫邪一接,便又拋了回去:「嘖嘖嘖,這官銀我可不要,等會兒一兌就被抓包了。」

「哼!」

「唷?這個蓮花文鎮倒是不曾被你摔過,這是……她送你的?」莫邪跨坐在一把有椅背的椅子上,他將下巴擱在椅背上,雙手把玩著才從桌上拿起來,一個上頭圖樣是帶著蓮葉的蓮花、刻得栩栩如生的木製文鎮。

昊天嶺一把從莫邪的手裡將那文鎮給奪了回來,淡淡地道:「雲頎,收拾下。」

「是。」雲頎無奈地拿著掃把畚箕去掃著多寶格前的碎瓷。

莫邪見手中的東西被搶,擱在椅背上的下巴不動,雙手抱著椅背,將椅子往昊天嶺方向挪動邊道:「想見她就去見,省得我同雲頎老幫你跑腿還不如你親眼去瞧瞧。別老是問我們她是否又瘦了,哥們兒沒抱過如何掂量得出來?」

莫邪撓了撓頭:「……我說錯了,你每夜都見著她的,照講不用問我們也清楚。你到底是怎麼了?從未見你如此焦慮不安,橫豎她都被你關在這御王府裡,插翅也難飛得出去這座華麗的牢籠不是?陛下先前不就已經說了,得委曲她一段時日的麼?得沉住氣的,不是?」

昊天嶺垂眸,每夜溫香軟玉在懷又如何?

除了那日她毒發不得不開葷之外,他是時刻記得藥師吩咐過的:此時即便她出嫁了也得避免有孕。

因此每夜除了抱著她睡,他完全不敢越雷池一步。

更何況,自己想接觸的是靈動的她,而非睡著的她。每當她夜裡難得有說夢話的時候,那時他就忍不住同她說話,希望她會因此再多說幾句。

可惜她每次在夢裡都惜字如金,不是「總帳」、「借」、「貸」,就是「該如何處理沖銷呢?」、「食材如何管理列帳?」、「呆帳的列法怎做好?」等等,他並非能完全瞭解,只是她說的次數多了,他似乎也能略知一二。

又說到避著她一事,他之所以會避著她,主要是上次因古府的事自己在情緒上失了控,眼下古府的底還未摸清,他不好拿什麼說詞塘塞,難不成要告訴她,其實妳是鞏家人才對?

另外便是書房經常是許多人往來之地,他怕她會在書房知道關於赫連宸的消息、知曉現在每幾日赫連宸都會去催一催和親的進度。

況且,自帶她從古府回來的那日開始,他就有愈來愈不安的預感……他不知那會是何事……到底會是何事要發生了!

昊天嶺心中千回百轉,最後只嘆息道:「我捨不得……。幸好現在消息在府內是封鎖的,指不定她知道了便會像那夜……。」

「行!你愛護她,可……要不你帶她出去走走?聽說她現在每日作帳做到眼花呢!」

昊天嶺瞥了眼莫邪:「你覺得行麼?那古瑜德每日派人在府門外鬧,而且她一出門便會聽見市井的那些流言……。能出府嗎?」

莫邪眨了眨眼睛,一副精明的形容:「那你將她點了暈穴,到了目的地再讓她醒來不就得了。」

雲頎在一旁翻了個白眼。

 

這日,熱門的市集中突然出現一聲聲的驚呼,一匹發狂的馬兒載著一位身著騎裝的女子從市集中穿越而過。

瘋馬已狂到嘴邊都有些白沫,沿路東撞西踩地,市集裡的人們都驚惶地閃躲著,不少小販的商品就這樣滾落地面被踐踏得不成形。

馬兒上的女子緊緊抓著韁繩試著努力控制已發狂了的座騎,但她的眼神洩露她的害怕,她控制韁繩的手在發抖,看來離體力透支已不遠矣。

昊天嶺正要回府,在一個要道上瞥見這一人一馬。

只一眼,他便讓阿斯藍快速地追上。

在瘋馬亂竄正要衝向迎面而來的馬車時,馬車伕慌忙地將馬車往旁邊小巷轉去,昊天嶺抽出置於靴側的匕首,從阿斯藍身上一躍。

匕首先是在瘋馬的臀上畫出一道長長的口子,緊接著匕首直入瘋馬的腦門上,瘋馬如失了力,倏地重重倒下。昊天嶺輕飄飄地落在瘋馬一旁的地上,人站得筆直,懷裏抱著那名瘋馬上的女子。

昊天嶺低眸望著懷中因得到安全而脫力暈了過去的女子,他愈是望著她,眉頭蹙得愈深。

無怪乎他方才直覺反應喊出小雨二字,她不止同小雨的背影相似,容貌也一般無二。

當年來不及救小雨的遺憾還歷歷在目,那血花踐得滿地的一幕還縈繞在心頭。

昊天嶺不由自主地將懷中女子的全身重量挪至左手,騰出他的右手撫摸著她的臉。

指尖描繪著她的輪廓,那眉毛﹑顴骨﹑臉頰﹑鼻……甚至是那唇的形狀……無一不是日夜思念的那個形容。

他的手逐漸往下,來到那女子的下巴,精巧的模樣讓他失了神。

驀地,他五指一收,在女子下巴及耳後察看什麼。

半晌,他收回手神情轉為諱莫如深,不發一語。

「殿下!」後頭趕上的莫邪望著昊天裡懷裡的女子,瞪大了眼睛噤了聲。

「王爺!您沒事吧!王……」雲頎焦慮的聲音傳來,說到一半也同樣地噤了聲。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