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認親 – 之二 – 拜帖

翌日是需要前往宮中朝會的日子,再加上要徹查昨日的發現,大約會忙上一整日。於是昊天嶺晨起時親了親靈兒的額頭﹑同小武及下屬交代了幾句便進宮應卯去了。靈兒則是一直睡到午時初才起來。

她正在用午飯時小武抱了一摞帖子進來。

「郡主,這些都是您的帖子。」

「這麼多?」

「是呀,小武已經為您分門別類好了,總共是幾個賞菊會﹑詩賦茶會,還有二場滿月宴。」小武將那摞帖子以分類方式分成幾份放在桌上,忽然驚呼了一聲:「哎呀,這張帖子怎麼給混進來了。」

「小武怎麼了?突然咋咋呼呼了起來,這可不像是平時的妳。」靈兒打趣了小武,又遠遠瞧那帖子的形式似是不同於其他,便有些好奇道:「那張是什麼帖子,拿過來我瞧瞧。」

「郡主,這帖子裡所說的還未呈給主子知道,直接讓您看恐怕有些不妥。」

「何以不妥?那帖子是給王爺的?」

「這倒不是主子的帖子……只是……。」

「只是什麼?那讓我來瞧瞧。」

帖子一開啟,靈兒便曉得為何小武如此吞吞吐吐。

那是一張拜帖,希望靈兒能過府一敘的拜帖。

帖子裡說靈兒應是姓古,閨名瑜珍。

數月前她們一家外出時遭人追殺,待事情告一段落她卻不見蹤影。

古家找了許久,好不容易才探聽到她人到了天耀,可當時的她卻被御王給帶去打仗找不到人。

現下她的生母已思念她到了成疾的地步,希望她能去探望。

如若她不信,只要她能過府一敘,定能相信自己就是古家的女兒。

前日她才在皇宮被人設計過,今日收到這樣的拜帖,也難怪小武緊張。

可那戶人家說自己是他們失散的女兒,又說有證據能讓自己相信。

靈兒反覆瞧了這帖子的模樣,從那紙質、墨香看來應是出自於大戶人家,且那位母親已是思念成疾,她想著若她能去瞧瞧,也許親沒認成卻說不定能幫上什麼。

靈兒拿著帖子思索了好一會兒才道:「小武,麻煩妳去幫我回了帖子,說我明日巳時會去古府上打擾,不留飯。」

「郡主,這樣好嗎?」

「我會同王爺說這件事的,也許王爺能陪我去。」

事情就如此定下,靈兒想著或許跑那麼一趟能知道些什麼。

一小會兒後,小武端上了藥湯,靈兒拿出蜜餞正準備喝藥的時候,有一位小廝入門行禮。

「啟稟郡主,府外有人求見。」

「什麼人?」

「說是古家人。」

「古家人?」

「是。他們一副很著急的形容來求見。」

靈兒思忖了一會兒道:「請他們到前院大廳,我隨後就來。」

「是。」小廝躬身而退。

「郡主,您要去見他們?」

「嗯,他們很著急的形容……也許是因為那位夫人的緣故。我想去瞧瞧,聽聽他們說些什麼。」

「那小武陪您去好嗎?」

「好。」

 

靈兒進到前院時,來人已在裡頭候著一會兒了。

她才踏入大廳,一位衣著看起來較一般僕婦華貴而有些年紀的的婦人已是朝她哭著跪下來喊道:「二小姐!」

小武瞪了那婦人一眼,那婦人慌亂地改口說道:「老奴失禮了,老奴失禮了。德安、德安郡主,老奴在這裏給您磕頭,求求您去看看夫人吧!夫人今日晨起時發作得厲害……。」說著說著那婦人泣不成聲。

「怎麼回事?這位……這位嬤嬤妳先起來說清楚。」靈兒親自將那婦人扶了起來。那婦人很感激地說道:「二小姐還是一樣的善良。」

那婦人看著靈兒用見著陌生人的眼神望著自己,她唏噓了一會兒才對靈兒道:「二小姐不認得老奴了?老奴是尹嬤嬤,打從您出生就一直照顧您的尹嬤嬤呀!」

靈兒略搖了搖頭道:「抱歉,我不記得了。」

尹嬤嬤一臉震驚,她抖著聲音道:「原來……原來老爺說的是真的……那二小姐您是否有收到拜帖了?」

「嗯。是有這麼一張帖子。」

「老爺夫人自接到您被帶到天耀都城的消息便趕緊出發來到這裏。連趕了近二十日的路好不容易抵達卻不想您跟著御王殿下一起出征去了。

夫人擔心您回來時不能立刻見到您,於是在這天耀的都城內置了產,直接在京都裡住了下來。

好不容易盼到您凱旋回來,那日夫人還特地擠在城門附近的人群裡看您,被人群擠得受了傷……。」

靈兒蹙眉想著,那日同隊伍入城時,確實在城門附近好似聽到有婦人在喊什麼,可那附近實在是太吵,後來似是有聽到一聲驚呼……。

「後來呢?」

「後來是老爺並咱幾個丫鬟婆子趕忙護著夫人回府,老爺立刻就遣人送了拜帖,可您遲遲未回覆……。夫人盼您盼了好久,原本就病弱的身子現在更是病入膏肓……今晨發作起來,昏迷了過去。

老爺擔心……擔心夫人撐不過去,才會自己陪著夫人又特地讓老奴前來接二小姐回府裡去。」尹嬤嬤說到最後是一邊擦著淚一邊嘆息地說道。

「來接我?」

「是呀。二小姐,趕緊的,同老奴一塊兒回去吧!不然……不然老奴真的怕……。」說著說著尹嬤嬤又哭了起來。

「這……。」

「二小姐,您別猶豫了,再遲萬一來不及……。」

小武見靈兒有些動容,深怕她就這樣答應了,便趕緊在一旁勸道:「郡主,還是等主子回來再說吧。」

「這位姑娘,妳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咱二小姐雖然被貴國的光武帝親封為德安郡主,但還是咱古家的二小姐,回咱古家是天經地義,更何況現在夫人病況危急,如若有個……妳這樣會害二小姐將來後悔的。」

小武正要分辯時,赫然聽見有人說了一句「這位夫人,妳此言差矣!」

只見周夫人蓮步輕移地進了廳,現場所有御王府內的人都朝她行禮,靈兒也向她點了點頭。

周夫人優雅地走到靈兒身邊,她的眼風隨著她的腳步掃過整個大廳立刻清楚現場的狀況。

「這位夫人的話聽起來句句在禮,但實際上並不合理。」周夫人緩緩地道:「失禮了,老身周颯甯,年輕時是御王殿下的奶娘,現在是御王府的總管之一。」

「周夫人,在下尹曦瑤這廂有禮了。」

二位夫人看似簡單的招呼,卻讓廳堂裡頭的氣氛為之一變。二股劍拔弩張的氣勢在二人之間不停地消長。

「不知周夫人說的是哪處不合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