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認親 – 之七 – 使絆子

從雲頎發聲開始,陸陸續續又來了好幾匹馬兒。雲頎與莫邪擋在昊天嶺的前面,目光警戒地盯著來人。

來人下了馬,在他們面前排成幾個橫排也不說話,同昊天嶺莫邪並雲頎對峙著。

雲頎蹙眉,前面的這些人可都是練家子,雖然武力值不比自己及莫邪,可什麼樣的人才能配得這樣的人做護衛。

又過了好一會兒,二輛行色匆匆的馬車及又一隊約莫十多人的護衛停在那些來人的後頭,先是一位氣宇軒昂﹑豐神俊朗卻還略顯稚氣的少年帶著緊張的神情從前頭的馬車上下來,後頭的馬車上跟著一位似是文官的人也下了車。

少年雖然匆忙走到眾人的前頭,卻端著十分得體的禮儀領著眾人向昊天嶺道謝:「多謝這位公子的搭救……。」

他正說到一半,那文官有些驚訝地上前附耳,再來便見他笑著道:「原來是御王救了皇姊。在下是夏立國的五皇子夏文淵,從小聽聞過許多御王的功績,今日一見,御王果真是同傳聞中的一般勇猛果決。」

雲頎聞言已收了武器拉著莫邪退至一旁,昊天嶺只是頷了頷首,並未與夏文淵客套,他在眾人的注視下徑直緩緩地走向第一輛馬車,立即有個好眼色的護衛上前幫忙將車門開啟。

昊天嶺將公主安置在車上後轉過身來淡淡地道:「五皇子多禮了。貴國公主只是受了驚嚇。那馬兒看起來是被下了毒的,需要的話,就到京都府尹那頭備個案好查明查明。」

「多謝御王。」

昊天嶺又看了一眼公主所在的馬車,瞥了眼攥著拳站在一旁的莫邪,便吹了個響哨,阿斯藍一過來,他頭也不回地上馬走了。

 

「冥殤,李衛呢?」才回到御王府,昊天嶺已經邊走邊問冥殤在要人。

「是,屬下馬上讓他到書房去。」

行至轉角,昊天嶺先見到靈兒正巧從帳房裡出來,她轉頭正同小武吩咐著什麼,再一抬眸便是與昊天嶺四目相對。

這是兩人這幾日以來,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了個照面。

靈兒已是幾日不見他,雖日裡忙得腳不沾地、腦子裡被塞得滿滿帳目報表,其心裡卻總是還能有個地方空下來,對他思念得緊,有時甚至還會理帳理到一半就發起愣來了。

眼下終於是見到他了,盛裝的思念因著她激動的情緒掀起了波濤巨浪,眼看就要滿溢出來,她想立刻奔著他的方向而去,可心下卻又怕他還在氣先自己先前自作主張跑去古府的事情。

就在這樣一個念頭的遲疑之下,想往前的腳便像是生了根似地,令她的人難以拔地而起。

昊天嶺見靈兒那雙靈動的眼睛望著自己,她眸子裡的情緒複雜,好似要問自己是否還在生氣、又好似要問自己到底她與古府是否有關係。

就在靈兒終於以對他的思念將自己的腳從地上拔起,想往他那處去,卻見他抿了抿嘴,甩了下袖子,撇下了她往書房的方向去。

她咬了咬唇,眸底的霧氣迅速漫了上來,她忍不住用袖子捂了臉,往蓮華芳沁的方向跑。

小武看了看自家主子的背影後,選擇迅速地跟上了靈兒的腳步。

昊天嶺大步流星,聽聞她跑遠的腳步聲,覺得心裡的那塊柔軟處被什麼給刺疼了。攥著拳,又再走沒幾步,他忍不住低聲道:「冥殤,那邊的底還未摸清麼?叫他們加快速度。」

「是。」

隨著冥殤幽遠傳來的應聲,昊天嶺第一次覺得自己建立的情報網還不夠快、不夠好。離下令已有幾日,查個琮瓍那處的底都還未能有個完整的回覆。

三人才到書房,李衛已候在門口。

「主子喚我?」

「進來再說。」

一行人進入書房,不多時,屋內的溫度驟降。

「李衛,為免冤枉了你,方才本王確認過了,這南方數國的情報皆由你在掌管彙整,為何這南方所有的國家的情報都有,就獨獨沒有夏立國的消息?」

李衛一聽,立刻跪了下來:「主子,是屬下的失職!」

「哼!如果失職兩個字就能撇清所有的事情,那就天下太平了,去領罰前先給本王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大約從七日前開始,南方諸國的情報就開始延遲送回來的時間,因為南方近期有個這季節罕見的洪災,屬下當時並未多想。

可三日前開始,其他國家的情報都正常往回送,唯夏立的情報未再進來,且連緊鄰天耀及夏立的那三小國的情報也開始延遲,屬下立即往南聯絡,派了三組人出去都還未有消息傳回來。」

昊天嶺蹙眉:「今日第三日還未有回音?」

「是。」李衛低首,「原本是想今日親自去瞧瞧的。」

「李衛,這事有蹊蹺為何不及早往上報?」雲頎忍不住在一旁出聲。

李衛正要回答,屋外赫然一聲鷹啼。

昊天嶺未再發難,而是等了一會兒,果然冥殤拿了個紙條進來。

「主子,小白頭方才不小心攻擊了一隻信鴿,這是裡頭的字條。」

昊天嶺將小小的紙捲慢慢攤開了在桌上,那是兩張裁成一樣大小的紙一塊兒捲成一捲。第一張上頭寫了「老媽你好嗎?3/5」幾個字。

那幾字不用靠近也看得清楚,雲頎在一旁見著了,便到附近某個書架子上拿了一塊上頭標著「我媽普遍好」的木板過來。

只是,他才拿過來,昊天嶺卻已是看完了第二張紙條而揮了揮手,面色沉重不語,捏了捏眉心後將第二張紙條遞給他,於是雲頎與莫邪將紙條拿到一旁解讀。

第一張字條上的「老媽你好嗎?」其實是指要解讀暗語時,對應的字或字所缺少的筆劃得從「我媽普遍好」這表裡頭找,而3/5的意思是指這字條總共用五個渠道發出來,現在收到的這張是以第三種渠道送出的意思。

第二張紙條上有很多很小的橫豎符號,有些符號旁還寫了昊天嶺先前教過他們,另一種數字的寫法,也就是所謂的阿拉伯數字。

他們將字條上的符號並數字與「我媽普遍好」這表裡所記載的相合後,完整的中文字就出現,那暗語寫著:夏立都城封鎖/夏皇中毒並太子重傷臥床/賢王攔截鎖訊不明所圖/二組7囹圄請求救援。

「這……。」雲頎蹙眉說道。

「李衛,夏立的事情,本王暫不追究。給你個將功折罪的機會。」

「是。」

「現在夏立的五皇子夏文淵並公主……本王猜那位應該是長公主夏文嫣突然地跑來天耀,又似乎特地與本王接觸,你去查查他們到底為何而來,還有先前市集上的瘋馬是怎麼一回事。」

「是。」

「去吧。」

李衛做了個揖便退出了書房。

直到他退出了書房的院子,雲頎認為他已在聽得見的範圍之外才開口道:「王爺,需要去查李衛或跟著他嗎?」

「不用。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雖然性子散慢點,但還算是個靠譜的,即便是緊急時也挺以自己長久以來的榮耀為驕傲。」

「可……。」

昊天嶺笑了下,看著雲頎道:「你若是擔心,就派人去跟吧,先前我不是有讓你帶幾個人,讓那些人驗證看看本王說的對不對也好。」

雲頎想了一下,還是做了個揖,出了書房。

「方才紙條上說到鎖城,我倒是想起了一事,我記得琮瓍是相當排外的一個國家,有點兒像從前的蠱族那般不輕易信外人,你現在讓人去琮瓍打探古家的事情卻遲遲未有回報,會不會就是因為排外的問題以致於打聽不到消息?」

「嗯。虧你見過了夏文嫣還能保持冷靜,有長進呀!」

莫邪聞言看了眼昊天嶺,撇了撇嘴不應聲。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