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打道回府 – 之八 – 喝藥日常

她不曉得自己是如何進到食堂的,待她清醒的時候已是端坐在食堂雅間裡頭,而餐盤及飯碗已擺在面前的大圓桌上。

「快吃吧!」昊天嶺托著腮笑著說道。

「你的呢?」

「我方才有吃一些墊墊肚子了。」他給了她一個邪魅的大笑臉。

「嗯?什麼時候?」靈兒拿起筷子正挾了第一口,昊天嶺的手撫上她的臉幽幽地道:「看來妳方才還吃不夠。也許我們的婚期是應該要再提前一些……。」

靈兒聞言才明白昊天嶺的意思,二朵紅雲立刻飛上她的雙頰。

雲頎這時端了個托盤進來雅間,靈兒定睛一瞧,那托盤上有兩盤套餐用的餐盤兩個飯碗並兩碗肉湯,另外還帶了碗氤氲蒸氣的黑乎乎藥湯,趕緊低下頭扒自己飯碗裡的白飯。

「雲頎,你來得還真是好呀!」昊天嶺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咳咳,王爺謬讚了,還不是為了王妃的這碗湯。」

雲頎連忙將那碗黒呼呼的湯擱在靈兒面前,接著將昊天嶺的午膳從托盤端上桌後就要快速退下。

「坐下吧。」

「是。」雲頎偷瞄了一眼自家王爺,才將自己的餐盤飯碗也擺上桌。

昊天嶺見靈兒低頭猛吃飯,他端起那碗藥湯道:「妳是要自己喝還是本王餵妳喝。」

靈兒聽了直打哆唆,連忙道:「我自己喝,我自己喝。」說著便放下筷子要去接那碗藥湯。

昊天嶺將碗拿得老高,她拿不到只好站起了身,偏偏昊天嶺拿得更高,她甚至是跳了起來,還是搆不到那碗。

最後,她拿半天拿不著便氣得嘟起嘴說:「那我不要喝了。」

「所以是要本王餵妳喝囉!」

「我能自己喝!」

「真的不用本王餵?妳不是很怕喝藥湯?若由本王餵還能同妳一道分享這藥味呢!」

靈兒紅著臉,低聲吼道:「我自己可以的!」

雲頎低頭猛扒飯,一副我什麼也沒聽見、什麼也未看見的形容。

昊天嶺見鬧得差不多了,將碗擱在靈兒頭上,「嗬嗬,不鬧妳了,現在溫度剛好可以入口,自己拿好。」

靈兒小心翼翼地將那藥碗從頭上拿下來,這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藥湯而是碗藥膳補湯,立馬瞪著昊天嶺。

昊天嶺優雅地吃著他的午膳,一點兒也不受她眼刀的影響。

終於三人吃得差不多,廚房的大嬸端來消食茶,小武也將靈兒午膳後的藥湯給端來。

這回來的可是真藥湯,靈兒瞧著那個霧氣騰騰的小碗發愁。這兩日的藥湯裡不知加了什麼,味道比以往的更酸又苦。

而且,先前在回來的路上,雖說是在趕路,可每逢遇上較大的城鎮時,自家王爺都會為了她特地進城鎮買蜜餞,吃了那麼多家招牌,卻無一家能止住那藥味的。

昊天嶺從袖袋中拿了個小糖紙包出來給她,「諾,試試看。」

「好。謝謝。」

她吐吶多次之後,在一旁的灼灼目光之下鼓起了勇氣,喝下那藥湯又趕緊將那蜜餞塞進嘴裡。

阿彌佛陀,這次的蜜餞終於能壓過那味兒了……靈兒正如此想的時候,那藥湯的前味兒確實是壓下去了,可她還未慶幸個夠,後味便整個漫了上來,她頓時覺得有苦難言,小臉皺成了一團。

「還是不行嗎?」

靈兒苦著臉點點頭。

昊天嶺將她攬在懷裏摸了摸她的頭說:「我再去找看看有沒更好的。」

她靠在他懷裡點了點頭。

「對了,雲頎,都安排好了嗎?」

「回王爺,都安排好了。明個兒就去採買順道去一趟仙雅樓,後日則進宮拜見娘娘。

接下來那日大約整日都在皇宮裡,白日裡是在先在宣政殿及紫宸殿,入夜時則是慶功宴。

陛下已回覆了論功行賞的部份就按您之前在奏折上所說的來辦。」

「知道了。」昊天嶺轉向小武道:「小武,等會兒帶姑娘去沐浴午睡,切記,一定要讓她睡足一個時辰。」

「是。」

「靈兒,」昊天嶺柔聲地說:「妳先去好好地休息,我還有點事不陪妳了。晚點我再去接妳。」

「接我?」

他附在她耳畔說道:「王府今夜有個洗塵宴。也順道讓大家認識認識妳。」

「唔……能不出席嗎?」她又含了顆蜜餞轉頭過去與他對望。

「身為王妃,這種宴會以後只會多不會少,妳要早些習慣才好。晚上出席的都是府內眾人,大多數都是妳認識的,就權當是為了後日的慶功宴做準備。」

「知道了……。如果我做得不好的地方,你要多提點我。」

「好,一定。快去吧。」

「嗯。」

 

靈兒午睡醒來時才申時初一刻,或許是終於回到王府,感覺自己這一覺睡得很踏實。

她一醒來小武就帶她去湯池浴場泡湯,不過這回陣仗不同先前沐浴時候的排場。

湯池旁一排的物品,有些是可以猜得到用途的,有些則不清楚。如有個籃子裡放滿了薔薇花瓣,那大約是泡澡時候撒在湯池中增加香氣用的;屏風旁的那張不同于平時樣式的木榻,就不清楚如何使用。

她瞧著那些想著自己是否是一道做法繁複的菜餚,得先經過許多道工夫才能上桌。

小武先服侍她換上泡湯用的寬大絲袍,待靈兒進去湯池裡,再倒入薔薇精油及花瓣,不一會兒整個池子裡滿是薔薇的香味。

大約在湯池裡頭泡了二刻鐘之後,接下來小武為她擦乾了身子,用內力將她的頭髮烘乾,接著請她趴在那張已鋪了毯子的木榻上,另有一位侍女進來準備為她以薔薇精油按摩全身。

方才小武要幫她褪下絲袍擦乾身子的時候靈兒已是覺得很難為情,這會兒要她全身光光無衣可敝體地趴在木榻上由一位不相熟的侍女按摩,她簡直是想將衣裳隨便被在身上落荒而逃。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