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打道回府 – 之九 – 接風宴

只可惜小武的眼神相當好,在她動作前就先制住她不讓離開。

她如同俎上魚一般趴在那處,以為得生生地承受這份尷尬到按摩結束,不想這位侍女的神情在開始動作前轉變得恍若他人,顯得相當神聖正經。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她覺得自己像是被浸泡醃漬等待入味的美食,任人一下子塗香油一下子搓揉。

不得不說她很想知道那位侍女到底是怎麼按摩的。

許多穴位被她撫過時令人疼得難以忍受,可之後卻是通體舒暢,整個筋絡都被舒展開來。

不過那疼真真不像是一般刀割那樣讓人能忍,每當遇到那種穴道,靈兒總覺得身處在地獄之中,只好一直念著一些經文、詩詞甚至是搬出兵法二十四篇來轉移注意力。

待到好不容易結束,她能起身穿衣時,眼前的侍女竟已是香汗淋漓。

那侍女擦了擦汗與拿來衣裳的小武點了點頭,小聲交談二句,便離開湯池浴場。

小武同那侍女低語時,靈兒已坐起身隨手被了件袍子在身上,她摸了摸自己意外發現先前侍女在身上抹的油有如同憑空消失一般,身上全無黏膩感。

她正嘖嘖稱奇,小武已走過來為她穿衣。

白色的窄袖絲質交領上衣配上裙間繡有白縹色紫陽花圖案的縹色齊胸襦裙及藕荷色繫帶,最後再套上大袖上繡有紫陽花的藕荷色紗質大袖衫。

待穿好衣服,小武幫她挽了半頭梳了個傾髻,插上一隻笄並一隻簪。

靈兒從鏡中見到那兩隻髮簪覺得似曾相似,猛一回想才發現這兩隻都是天中節時她為王爺去金巧閣取回來的訂製品。

而這一回想便想起王爺最初送她的那隻玉雕蓮花笄。

那隻玉雕蓮花笄是她到天耀,看過一些簪笄之後,截至目前為止最喜歡的一隻笄,在她被楚秀成手下的將軍攔截後就不知所蹤,她覺得很惋惜。

靈兒還在回想往事,突然感到頭上一沉,她抬眸見到鏡子裡的自己頭上多了一隻華麗麗的金步搖。

那步搖乍看之下並不重。一個龍形還是蛇形吉祥獸的圖騰上垂下一朵金蓮,金蓮之下則是流蘇。流蘇上綴有一些小金珠或小珍珠,其作用大約是期待在行走時能晃瞎旁人的眼,進而忽略配戴者的一些小瑕庛之用。

靈兒研究了半晌得出一個結論,那步搖上的金蓮莫不是實心的,再要不就是那流蘇比其他步搖的流蘇長,故容易讓人格外覺得沉。如若都不是這些原因,那便只有一個可能了——這是一隻訓練用的「功夫」步搖。

只是這要訓練什麼,她唯一能想到的是讓脖頸習慣性扭傷之外,她想破頭還真是想不出來。

她指了指那華麗的步搖道:「小武,我能不戴那個嗎?好沉。」

「姑娘,這是周夫人特別吩咐為您準備的,怕是不能取下來。」小武抱歉地笑了笑。

「好吧。」靈兒知道她也是聽命行事,只好忍受著頭上既沉又叮叮咚咚的感覺。

接著小武讓她帶了很簡潔的夾式玉耳環,還在她左右手上各套了三個鏤空的細景泰藍手鐲。

靈兒抬起手一瞧,那鐲子碰撞的聲響清脆,煞是好聽。

一切收拾停當,小武扶著她出去時,昊天嶺已坐在湯池浴場附帶的院子裡等她,瞧亭台上那形容,大約一壺茶已經見底了二次。

他見她從浴場的門走出來時,他立即起身迎向她。

二人接近,昊天嶺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嘴角微微勾起向小武頷了頷首。

「今晚妳真美,這身衣裳將妳的優點都給顯露出來,妳真真是像極了天上的仙女。」他說到此處靠近了她的耳畔才續道:「而且妳身上好香。」

她想到更衣當時小武迎面而來,彼時她手上的衣裳就傳來薔薇的香味,她點頭回答:「許是小武先前就將衣裳拿去薰香的緣故吧。」

「是嗎?」他邪魅地笑著,一面拿了件薄大氅被在了她的身上,親手繫上繫帶以免夜風吹來她會冷。

 

她今夜是註定無法仰頭看著他的,那隻金步搖沉得她的頭只能在一個範圍內動作。

嗯,那大約是勉強能對人點個頭的程度。

也因此昊天嶺牽著她的手踩著點進入舉辦洗塵宴的延英居時,靈兒的表情看起來是既沉穩又高雅的形容,而合身合襯的禮服盡顯露她的氣質同時又貴氣逼人。

他們一入院門,廳堂裡外所有的人皆改為高跪姿迎接。

昊天嶺很自然地牽著靈兒的手領著她穿過了院子到專屬於她的席次上。

她垂眸見到自己的席次是緊臨著昊天嶺的。

基本上那是讓他們兩人一同共用的一張長案桌,似是在宣告她即將是王府女主人的身份地位。

昊天嶺與靈兒落座後,林管家同周夫人領著一眾向他們行禮。

「參見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見過靈兒姑娘,願姑娘萬安萬福。」

「免禮。」昊天嶺淡淡地說著,就如往常一般。

可他雖是淡淡地說,那不帶自來的氣勢卻是無聲地向眾人彰顯著他的氣質、他的身份地位、他與眾人之間的段位及距離。

靈兒帶著崇拜及詢問之意看著昊天嶺,昊天嶺扭頭過來同她點點頭,靈兒收到他的意思,在輕輕地頷了首後便將目光放到底下的一眾身上,深吸了口氣。

「免禮。」

廳裡傳來她如銀鈴般清脆悅耳卻莊重的聲音,眾人在她的免禮聲後齊齊地落了座。

昊天嶺朗聲道:「大家都清楚今日的洗塵宴除了為本王及靈兒等出征回來的人接風,本王亦有要事向府內眾人宣告。」他牽起靈兒的手高舉,「一個月後,我御王府將迎靈兒為御王正妃入門。」

眾人齊聲舉起酒杯賀道:「恭喜王爺,賀喜姑娘!」

府內能進到這廳裡的眾人都是小隊長職以上的,這些人多半是跟在昊天嶺身旁比較多年的弟兄,其餘的如未值勤都給安排在廳外的月光席次。

也因此聽到自家主子、自家殿下、自家王爺終於要再迎正妃的消息,廳裡一眾的表情相對於月光席次的那些「懵懂無知」、「天真無邪」的弟兄們感觸不知多了多少。

眾人幾乎都是歡喜、感歎等等,比較明顯的如周夫人、王管家之流,歡喜得淚都流出來的。

全場只有莫邪有些格格不入,他雖也舉起了酒杯,可他的表情顯得深沉鬱鬱,眼底有不明的情愫在流淌。

「我御王府內一向以忠心及凝聚力為傲,希望今後府內仍然是朝這方向前進。」

「以御王府為榮!」、「以御王府為榮!」、「以御王府為榮!」

昊天嶺在現場一眾一陣「以御王府為榮!」的吶喊之後朝管家點頭,洗塵宴就此展開,御王府內掌廚的食堂大嬸在喜慶時候才會出現的繁複拿手菜被一一端上桌。

宴席開初時大家都顯得有些拘謹,直到有第一個人鼓起勇氣去向昊天嶺敬賀喜茶時,氣氛開始熱絡了起來。

「恭喜主子與姑娘!」

「希望殿下能早生貴子!」

「姑娘,咱們殿下的表情就靠您來整治了,另外訓練場希望能再多添些變化……。」

來昊天嶺與靈兒案桌敬茶的人一個接著一個,這位仁兄不知是醉了茶還是如何,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在敬了茶後就被一旁的弟兄給架走了。

靈兒略微羞澀地向每一個來敬茶的人點頭還禮。

幾乎現場所有的人都敬過茶之後,靈兒總算可以好好地用食堂大嬸的拿手好菜,懷念的口味入喉,好像此刻才真真正正地回到家般,她的小臉顯得相當滿足。

昊天嶺也是難得萬年冰塊消融一臉好心情的形容,靠著憑几啜著酒瞧著她。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