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打道回府 – 之七 – 量身

「姑娘,周夫人並女紅房的紅掌事來了,要讓她們進來嗎?」

小武開心地扭頭向靈兒道:「姑娘,周夫人並紅掌事來為您量身了呢!」

「量身?」

「是呀!女紅房正在趕製您的喜服,幸好您回來了,才能量到正確的身形。您要在此處還是要到前廳量身呢?」

「原來如此……那洗服是什麼?」

「回姑娘,喜服是您大婚時的穿的衣裳。」

「額?我還不知道大婚的日期是……喜服需要這麼早開始做嗎?」

「回姑娘,其實一般是要在半年或一年前就開始製作呢!」

「喔……需要半年以上呀。」靈兒低喃了兩句又道:「那通常妳們都是會在哪兒量身?」

「因為後廳……您這閨房裡有琉璃鏡,通常便會是在這裡。當然您若是想在前廳,小武也能幫您將鏡子給抬到前廳去。」

「既然如此,就不必麻煩了。請她們進來這兒,在這裡量身吧。」

「是。」

小丫鬟得令到院門處去通傳,不多時周夫人與紅掌事便一前一後地進了廳門。她們的身後跟著五位丫鬟,丫鬟的手上各捧著大小不一的黑色鎏金漆盒。

周夫人領著所有的人向靈兒行禮,「姑娘萬安。」

「嗯,免禮。」大約是還未做好當一個女主人的準備,靈兒對於這樣的場面覺得有些頭疼,不過面上還是彷著昊天嶺平常說這話時的態度說著。

周夫人行完禮,以讚賞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便開口道:「紅掌事,我們姑娘出征才回來,這身量看上去少了不少……妳看這樣來得及嗎?」

「夫人莫急,下官先為姑娘量身看看,再來打算。」

「請。」

「姑娘,下官這回將已繡好一半的喜服帶來給您試試,麻煩您站在這邊讓下官套量。」

「好。」

靈兒依著紅掌事所言站好位置,小武便機靈地去衣間搬了琉璃鏡過來。

紅掌事回身到一位手捧著最大漆盒的丫鬟面前,將漆盒打開,珍寶似地從裡頭捧出一塊顏色看起來很喜氣的布料。

再請後面的另一位丫鬟協助她將那原本折好的布料小心緩慢地展開,一隻紅緋相間並金絲勾勒出羽紋的上古凰鳥便從那展開的大氅躍然而出。

周夫人仔細地瞧了瞧那大氅之後點了點頭,紅掌事便小心翼翼地為靈兒將那廣袖大氅穿上身。

曳地三尺的大氅外層似是紗綢,內層大約是羊毛料子,靈兒一穿上身就覺著有些熱。

琉璃鏡從衣間被搬到她跟前三步開外的地方,裡頭清楚映照出靈兒身著喜服的模樣。她有些被身上的喜服給刺了眼,稍微動了動便見到鏡中的自己活脫脫就是一隻火鳳凰的形容。

在她一旁的紅掌事與周夫人兩人討論得很熱烈。

「這處的羽毛能否改為緋金雙色合股繡線?」

「下官約莫瞭解您想呈現的形容,可那樣金絲跳不出來,用另外的繡法您覺得如何?」

「唔……那就如此辦吧。另外這處廣袖的部份……。

靈兒完全無法理解她們所言的內容,只是覺得才站了一會兒,快被這暖和的大氅給熱暈了。

她好脾氣地儘量站直了身方便一旁的二人討論,等了半晌都未插言。

好不容易二位夫人終於對這件大氅指手畫腳討論完畢,她正要開口便聞紅掌事先說話了。

「珠兒,拿過來。」

一個捧著最小盒子的丫鬟聞言便過來,紅掌事從漆盒中小心地拿出似是巴掌大的飾品在掌心,轉身便是往她頭上固定,周夫人並紅掌事退了幾步,然後又是一陣討論。

「這珠光不夠,能否找顆帶紫氣的?」

「好。那您瞧這處行嗎?」

「老身瞧瞧……。」周夫人摩挲了一下:「恐怕得再細緻些……。」

「周夫人,小武斗、斗膽想說一句,還請周夫人原諒小武失禮了……。」小武見到靈兒的臉都紅了、額上冒出斗大的汗滴卻是忍耐著不打擾她們討論的興致實在是於心不忍,只好頂著壓力開口。

周夫人心情很好,邊移動那飾品邊道:「什麼事?」

「姑娘似是熱壞了,額上都是汗呢……。」

周夫人將目光從靈兒的頭頂往下移,還真見到她小臉紅撲撲地,額上、項上都是汗,趕緊道:「姑娘,老身失禮了,還請妳若是不舒服,千萬要提醒老身。」

「不妨事,若這大氅的樣式已經討論好,麻煩妳們先將大氅收起來吧,真的是挺熱的呢。」她笑著說道。

「是、是。」紅掌事趕緊地將大氅收起來,小武立刻遞上了杯茶水給靈兒。

「謝謝!」

喝過了水,靈兒正想問是否還需要量身,一轉頭便見紅掌事從未開過的漆盒中拿出上頭繡有鳳凰圖騰的米白色不露及薰衣草色的紗衣,接著在靈兒身上比呀比的。

一個半時辰就這樣過去了,紅掌事與周夫人還在為嫁衣的腰帶腰封頭疼時,昊天嶺已經議完事默默地進了後廳,還窩在推窗旁的臥榻沖了兩壺茶。

最後他搖了搖頭,面色不豫地從臥榻上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到靈兒、周夫人及紅掌事的面前,正在拿著腰帶比著的紅掌事見著他的黑臉動作就僵住了。

昊天嶺動手將靈兒身上所有的布料及飾品撤下來,也不管那些是耗費了千金製作的,隨意地丟給丫鬟們就把靈兒給帶走了。

「嶺,方才那陣仗還會有幾次?我覺得比上戰場打仗還累。」

「呵呵,妳呀!我想給妳這天底下最棒的婚禮。忍著點嘛,乖。」

「那你呢?怎麼不見你需要試穿?」

「到時候妳就知道了。」他輕刮了一下她的鼻頭,「喜歡妳的新居所嗎?」

「喜歡是喜歡。」她微噘著唇,「太過奢華了,我覺得我承擔不起。」

「妳當然擔得起,在御王府本王說了算,不是?還是妳有所質疑?」

「屋裡的那種琉璃鏡,我先前只在淚泉別莊見過。

聽公主殿下說過那種鏡子即便有門路也是得之不易,更何況屋裡的那面鏡子如此之大,想必所費不貲。

我知道你對我好,其實那些東西我只要稱手好用就好,用不著花大錢去尋特殊別緻的。」

「怎麼?捨不得我花錢?」

「額……王爺你要養那麼多兵也是要花不少錢……。」

昊天嶺嘴角噙了一縷邪笑道:「妳覺得本王家底不足?」

呃……靈兒忽覺受到一陣惡寒威脅攻擊,趕緊道:「咳咳咳,王爺英明,如何會有這些煩惱呢……。

只是、只是周夫人先前也曾說過,身為御王府裡的人總是要多為王爺著想﹑為御王府的將來著想才行。所以我才想……。」

他在食堂前的拐角處在她還說著話的時候停下了腳步,步伐一轉便站在了她的對面,一手猛地緊緊地抱住她,一手將她的頭一抬便是把一個帶著強勢證明自己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她感覺天地在一瞬之間安靜了下來,在暈頭轉向的恍忽間似是聽見他說:靈兒,妳值得最好的!我只想給妳最好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