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晉見蘭妃 – 之五 – 久違的晨練

她們抵達馬廄時,晨練早已開始。

馬廄附近是訓練場跑道的一處障礙物,從馬場可以清楚地看見那處現在的景況,而現在遠遠望去,許多人在聚集在那處。

意即,今晨卡在那處的人忒多。

靈兒分著神邊好奇那處發生何事邊走向馬廄。

銀星原本忙著在闖禍,一眼認出她的身影便從馬場急吼吼地奔向她,狂奔的程度只需聽牠背上的騎師那哀號的形容便能心神領會、略知一二。

「銀星,你這二日有沒有……?」靈兒的乖字尚未出口,卻見騎師狼狽模樣,就改道:「你怎麼又在欺負人……。」

銀星用臉蹭了蹭靈兒的臉,昊天嶺過來涼涼接下去道:「再這樣下去無人敢親近你,靈兒事多未必有空,到時臭馬一隻,看誰要當你的後宮。」

銀星聞言對著昊天嶺噴著氣打了二聲響鼻,頭一轉對著身上的騎師齜牙裂嘴地提醒他快點下來。

靈兒被這幕逗得咯咯笑,她道:「好了好了,王爺說得沒錯,你呀,安份點兒,免得沒馬要當你的後宮。今日我只是來瞧瞧你,不跑了。明日我們得從城門進城,到時候你要乖些,好嗎?」

銀星失望的望著她,她一手拉著牠的轡頭,一手撫著牠的臉。

半晌,她先開口:「走吧,我來幫你刷刷毛。」

銀星樂得屁顛屁顛得跟著她回馬廄,昊天嶺知道那需要花費不少時間,便幾個起落到那處障礙去看看狀況。

靈兒花了不少時間終於順好了銀星的毛,可當她從馬廄出來,那處障礙還是聚集了不少人。

銀星從馬廄跟著出來時見到靈兒往那障礙走去,便小跑步靠近她。

於是一個頂,一個借力而為,銀星載著靈兒跑向那處障礙。

 

靈兒才靠近便聽見吆喝聲甚大,瞧見那處障礙並非以往她參加晨練時的佈置。而昊天嶺正站在新的佈置之上時不時搖晃一下,看著眾人練過一次又一次。

那處障礙原本是爬桿過小坡,現下被改成上小坡爬繩,下小坡走鐵鏈。小坡的坡腳往地裡挖,故上下差大約是之前爬桿的兩倍有餘。

這原本也未必有多難,上小坡時得自己將帶繩的爪勾甩上小坡,待勾爪卡穩固地住上方後,再向上爬。

下小坡時則是要從一條充做是橋的粗鐵鍊上下來,那鐵練有成年男子的手骨粗,兩端以相當傾斜的角度連接著小坡上下側,看起來十分穩固。

可那僅僅只是看上去穩固罷了。

靈兒瞧見許多人下坡時在鐵鍊上走到一半會因鐵鍊一扭就摔下來,或者有人違反規定使出輕功在上頭走,昊天嶺便會在鐵鍊上晃上幾晃,於是原本正順順地走在在上頭的人就因此而摔了下來。

她下了馬湊了過去,圍在這處障礙的一眾見她走來便簡單點頭致意並讓了個位置方便她近距離觀看。

沒靠近還不清楚,哇噢!她瞧見那鐵鍊從某處開始,上頭竟佈滿了油。也難怪大夥兒到了那處便容易摔下來,原來並非是鐵鍊扭了一下,而是因為油呀!

靈兒就在那處瞧了一小會兒後,脫下了外袍綁在腰上,做了足夠的暖身便向前去拿了一組勾爪。

昊天嶺錯過了要雲頎阻止她過來的時機,只能任由她加入這處障礙的活動,左右她若有危險,他在場也是能即刻處理的。

靈兒很久沒這樣施力,勾爪向上拋了兩回才勾住小坡上的石頭。她掂量了一下勾爪勾的位置是否能承受她的體重,又將繩繞了身上一圈才開始往上爬。

她爬的方式其實與一眾侍衛暗衛的方式略有不同,相對來說是較安全的方式。也就是說,即便她在爬的過程中失手也不會直接摔下來。

小半晌之後,眾人便見她已上了坡頂。雖然前後她並未耗費太多時間,可昊天嶺一看她便注意到她臉色略微蒼白、唇色煞白煞白,從喘氣的程度可知她體力已消耗了不少。

接著她走到要下坡的鐵鍊前,下方一眾皆摒息以待,有幾位已然挪動了自己的位子到鐵鍊的下方準備,以防她中途摔下來。

「王爺,麻煩您讓讓。」靈兒向昊天嶺說道。

昊天嶺足尖一點便從鐵鍊上落到了小坡下,仰頭望著她。

她在坡上將腰上的外袍解了下來套在鐵鍊之上轉了幾圈再綁了個結,確認牢固之後用手緊抓著綁著結的兩邊外袍,從上頭輕輕地縱身一跳,外袍扭了下就順著鐵鍊帶著她滑行下來。

眾人驚呼「姑娘好行!」,接著紛紛討論這種沒想過的手法,未曾有人注意到她其實還未離地面足夠近,那手便已脫力而只好跳了下來,也因此她在落地後腳麻了好一陣。

昊天嶺算是顧全了她的面子,只是走過來從鐵鍊上解下外袍將她裹起來後才抱起了她,丟下一句「知道了就快練。晨練的時間可是快結束了,跑不完的,明日加倍。」就離開訓練場。

 

靈兒坐在淋浴間的小椅上,雙腳泡在一個小木桶裡,雙手也是。

昊天嶺又取了另一壺的靈泉水來,倒了一些進小木桶裡。

「我……。」

「妳……。」

兩人同時出聲。

「妳先說吧!」

「嶺……我……。」她有些難以啟齒,在屋裡的聲音又沉寂了一會兒後,她才開口道:「對不起。我不該勉強的。」

「不。妳沒有錯。」

「藥師有同你說我的身體是怎麼回事嗎?」

「是有說過一些。」

「那是……?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妳瞧瞧,妳總是沒有聽藥師的話好好地休養生息。」他柔聲地道:「一切等蠱毒拔了,都會好起來的。不要急,好嗎?」

見她柔順地點點頭,他又道:「現下妳手腳都泡得差不多了,若是還會疼,一定要告訴我。

方才這麼一折騰時辰也不早了,等會兒妳就直接在此處沐浴更衣,我們先在院子裡用過早膳再入宮。」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