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晉見蘭妃 – 之三 – 吃味兒了……

三人抵達雅間時,靈兒神情明顯鬆了口氣,昊天嶺隨便點了個座位要她坐著休息,還將她身後的窗給關了。

「那位皇太子是怎麼?看上你媳婦兒了?」

昊天嶺瞅了昊天澤一眼淡淡地道:「看上又如何,也只能想想而已。」

「你倒是沉得住氣。」

「要滅掉赫連也不是不行……。」昊天嶺說話間笑得邪魅還順道放出一身的冷氣,引得昊天澤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連忙說:「行了行了,你也知我不是那個意思。」

「嗯。那上菜吧,靈兒晨起到現在才吃過兩塊餅墊肚子而已。」昊天嶺打了個響指,立刻就有夥計端菜進來。

這次的菜色皆是廚子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冬天新作,待昊天嶺一行吃過、點頭之後便要謄上菜譜讓客倌可以開始點菜。

昊天澤到過許多國家,吃過許多美食料理,他一邊吃一邊點評,旁邊立刻有位小廝拿著包裹精美的炭條飛快地在紙上書寫著。

昊天嶺除了吃就是忙著幫靈兒佈菜,靈兒則只專心吃著眼前盤子裡的東西。

相對於叨叨絮絮點評的昊天澤,靈兒都未說上什麼,昊天嶺則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加註。

一直到午膳吃完,夥計上了荷花心茶,昊天澤忍不住開口道:「弟妹,看妳似乎在琢磨些什麼。有何不妥嗎?」

靈兒眨了眨眼,對張口便稱自己是弟妹的大皇子殿下有些無言卻不能出言糾正,只好道:「殿下見識廣博,靈兒好生佩服。

靈兒只是在想仙雅樓是否需要除了一般的菜式之外再特地為一年的四個季節各設計一套菜式,以便在對應的季節推出作為仙雅樓的獨門招牌。」

「這主意忒好。」昊天澤邊說邊點頭,「是不是就眼下已有的菜譜先做些組合?我瞧有些很合適做為套菜,不足的再叫廚子另外去想。」

「大哥,你要幫忙嗎?」

「幫忙倒是可以,但我能得什麼好處?」

「你說呢?一副恨不得馬上吃到套菜的神情……。」昊天嶺表情淡淡,卻犀利地直指昊天澤現在的形容。

「哈哈哈!你瞭的,你瞭的。」昊天澤爽朗地笑著,「掌櫃,我這次回來有半月的時間會在,你再挑個時間我們來琢磨琢磨。」

「是。」

「嶺……,御王府內有常駐的大夫嗎?」

「有是有,怎麼?」

「唔……。」突然靈兒露出個喝完藥湯的神情,「還是食堂大嬸好了……,也許可以請大嬸和大夫配個什麼四季藥膳的,不曉得這會不會有人喜歡。」

「妳是在說妳喝的藥湯太難喝吧!」

「討厭,別挖苦我。」

昊天嶺刮了她的鼻頭道:「乖,忍耐著點。我已經著人去買蜜餞了。」

又討論了一會兒,到申時一刻三人才離開。

 

原本馬車一路送了昊天澤回盛王府後便要直接回府,靈兒想起先前天中節時,委託金巧閣訂製的簪子還未去取,便央著昊天嶺帶她去金巧閣取件。

馬車駛進金巧閣的院子方才停下,劉掌櫃便帶了幾個僕從出來迎接。

「草民參見御王殿下。」

「免禮。」

「今日殿下來敝店是……。」

「靈兒姑娘要取之前的訂製品。」

「好的好的,請隨小的來。」

 

劉掌櫃引他們二人到一間廂房,立即有婢女奉上了茶。不一會兒阿霞呈上了一個捲起的布捲及一個小布包。

劉掌櫃將那布捲小心地攤開在金絲楠製的桌子上,四隻做工細緻的玉簪便顯露出來。

「姑娘當時留話,說樣式由工匠自理而並未留有設計圖,您且瞅瞅這樣的樣式是否滿意?」

靈兒將四隻玉簪一一拿起來檢視又摸了摸,笑著道:「金巧閣的手藝果然精巧。勞煩掌櫃費心了。」

「這個布包內是用剩的料,還請姑娘拿回去。」

「謝謝!」

 

回府的馬車上靈兒眉開眼笑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她正想像著冥大哥、周夫人、小武及小琰她們拿到自己第一次得到的賞賜所製的髮簪會有多高興。昊天嶺見她開心,他的嘴角也略微上揚。

她一踏入蓮華芳沁就急著找小武。

小武彼時正好將床榻上的毯子鋪平。

靈兒進了後廳,發現地上及床榻上的毯子一併都換過了,她狐疑地問道:「小武,毯子怎麼都換掉了?」

小武的雙頰緋紅起來:「回姑娘的話,昨夜……後廳內的地毯及床榻上的毯子都濕了,暫時換成眼下這套,待洗好再換回來。」

靈兒一聽便想起昨夜加上今晨的事情,想來小武應該是誤會了。

只是,這委實也無法明說,她尷尬一笑,趕緊拿出袖袋裡的布包,取出她事先想好的那隻髮簪插到小武的頭上去。

「姑娘,這是……?」小武伸手摸著頭上新安上去的玉簪。

「這是我用我第一次拿到的賞賜做成的玉簪子,謝謝妳們之前在金閣寺對我的照顧。」

「姑娘您真是太客氣了,那些都是小武該做的。」

「妳才客氣,這是我的心意,妳且收下吧。」

「謝姑娘。」

靈兒見到小武開心的樣子,想著也趕快將其他的簪子送出去,便回身想離開。這一急倒是撞進了一個熟悉的懷抱裡。

「妳忙著要上哪兒去?都要過妳午睡的時辰了。」

「見過主子。」

靈兒仰頭道:「去發禮物呀!」

「發禮物?」昊天嶺一面扶著靈兒往床榻去,一面做了個手勢揮退小武。

靈兒見小武行了禮正要默默退下,趕緊叫住她。

「小武,那麻煩妳幫我將簪子送給她們。」

「好的,姑娘。」

靈兒打開布捲向小武說明哪支簪子是給誰的,完全沒注意到小武退下時,身後有個人的臉色已然黑得可與墨魚的墨汁相比。

「原來那支簪子是給冥殤的。」

昊天嶺語氣幽幽地從靈兒身後傳來,她正興奮著未注意到,直到她轉頭望見他的臉色。

她上前向他走去,雙手環上他的腰,頭輕靠在他的胸膛輕聲地道:「嶺,你忘了當時是冥大哥剛好到我住的地方才救了我。」

頭頂上傳來他的聲音說:「那也是本王授意,才有人去那邊巡視,才順便撿到了妳……。」

她仰頭望著他,這是她第一次見他顯露出這樣的神情,神色誨暗難明,瞳孔看起來似是比平常還漆黑,她難以瞭解這樣的神情代表什麼。

「你這是……這是怎麼了?因為一支簪子?嶺,我純粹只是因為……。」

靈兒辯解的話還未說完,他制住她整個人將她抱在空中,惡狠狠地朝她攻城掠地又將她吻得暈頭轉向,而她那些未說完的話語就這樣被他吞入腹中。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