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受封 – 之八 – 藥不苦

宮裡頭禁止使用輕功,昊天嶺抱著靈兒急奔在往南薰殿的路上,她發著顫哭了一路,在他未注意時便又會伸手摩擦自己的唇與額頭。

彼時他剛好遇上禁軍統領便停下來吩咐加強巡邏的事宜,再低頭卻是見她唇上被磨到血珠子都從傷口裡給探頭出來。

昊天嶺看得心疼,連忙將她摟緊,避免她繼續自殘的行為,一方面也在她耳畔柔聲道:「寶貝,我在這兒,我在這兒!沒事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南薰殿,才踏入天水閣的院子,小武迎了出來。

小武一眼就見到自家主子懷裡的郡主不對勁,「主子?怎麼回事?」

「小武,去打水、拿藥進來。」昊天嶺瞥了她一眼,吩咐完徑直抱著靈兒進了天水閣。

他將她放在圈椅上,才鬆開,她就又要去擦自己的額頭還有嘴唇。

昊天嶺趕緊捉住她的雙手,急道:「別……寶貝!別傷害自己。」

她望著他,含糊地道:「髒……好髒。」接著淚水又像是開啟的機關般止不住地落下來。

他一隻手抓著她的雙手扣在她自己的膝頭上,一手撫上她的髮,單膝跪下平視著她。見她直道髒,便先舔了舔她額頭的傷處旁,又親了親她的唇角,「寶貝,那兩處我舔乾淨了,不髒了,好不好?」

「嶺……,」靈兒終於肯直視他的雙眸,抽抽噎噎地說道:「嶺,不會……,你、你不會把我送去赫連吧?」

小武剛好在這時進門,將水盆及傷藥悄悄地放在圈椅旁便悄聲離開。她正走到房門口就聽昊天嶺道:「現在去煎睡前藥,儘快拿進來。」

「是。」

昊天嶺伸手到水盆擰了棉帕,輕輕地擦了擦她的額頭及唇角上的傷,「寶貝,妳別怕,我們現在在我的寢殿、我們是安全的,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我這裏、乖乖留在這裡,我不猶豫了,要在你身邊,我都不出府好麼?哪一日你若倦了我,我會躲在王府的角落裡都不出來,絕對不讓你看見煩心好麼?」

靈兒一直不定重覆說著那些顛三倒四的話,他捧起她的臉,一字一句地道:「妳慢慢兒說,別急。妳說清楚了,我才知道如何處理。」

她好半晌似乎終於聽了進去,含著淚點了點頭。

「他……,」她蹙著眉道:「他在廊下堵著我,強迫……我……。」

昊天嶺見靈兒指了指自己的額頭與嘴唇,他像是怕驚嚇到她般,將聲音放得極軟:「還有呢?」

「他說……他說做為賠禮的那隻、那隻簪子在赫連是代表皇子妃的玉簪子……他說我收了那簪子就是將我給定下了……那是隻定情簪……他要我、要我安心地等著和親到赫連去。」

「簪子……?」昊天嶺聽到此便瞭然她口中的「他」是誰,心中騰地一把火直竄上來。

她有點像瘋了似地狂搖頭:「嶺,我不想去,我明明就沒有收、沒有要收那隻簪子,他硬塞給我的,你別把我送去好麼?」

他將她擁入懷裡,一隻手包住她整個後腦勺,在她耳畔柔聲說道:「不會的,寶貝,妳是我的新娘子、妳是我的王妃,妳哪兒都不會去,只會待在我身旁,好不好?」

「好……好……。」

「好。那妳聽話,妳累了,先休息好嗎?」

小武趁著他們在說話的同時悄悄地將睡前藥給端了進來,昊天嶺示意她將藥碗放在一旁的小几上。

「不、不要休息!靈兒不累!」她才緩和下的情緒不知為何又激動起來。

「妳乖,我會陪妳在這兒睡,好麼?」

她攥著他的袖角,睜著無措的雙眼淚眼婆娑:「不、不要休息!我怕……。」

昊天嶺見她這樣不行,當機立斷地拿起小几上的藥碗,將藥湯含在嘴裏,直接抱她坐在自己腿上、抱緊她,將口裏的藥過到她的嘴裏。

藥味濃苦,可伴著他冷冽的氣味進到她的喉嚨,他周身溫暖熟悉的氣息包圍著她,好似他的懷抱就是自己的天與地。

這方天地此時是如此地寧靜,任何狂風暴雨都無法吹打進來,她心裡如蛟龍般衝撞暴動的不安,及對彷若無邊深沉黑暗、難以掌握的未來的害怕似乎也跟著平息下來,她能安心地窩在此,再不用擔心受怕。

她能感受到他真真是在乎自己,那在乎是由心底發出來的,那片真心讓自己不再是這世上遺世獨立的一個人,自己好似與這世界終於產生了關係。

她覺得這是自己來到這裡之後,第一次能如此地平靜、如此地感覺到心裡的空缺處被一個人給填滿、脹滿,自己不再是無根的浮萍。

被淚水洗過的眼眸轉為明亮,靈兒眨了眨眼睛,撇了撇嘴。

「你、你趁機餵藥給我……?」

昊天嶺聽聞她如此說,終於是鬆了一口氣道:「妳可是回神了!」

她嘟著嘴,拉著他的袖角說:「你不覺得藥很苦麼?」

他笑了一下:「是很苦。不過親了妳便甜了。」

望著昊天嶺那能晃花人眼的笑,靈兒的雙頰又緋紅起來。

 

昊天嶺將靈兒哄睡才回想她睡前所說的那些事情。

下午的事情他本就覺得蹊蹺。

其一,是當時他見地上到處散落的香料直覺靈兒蠱毒發作,便以最快速度將身上帶著的香囊掏出來讓她聞香,可是未收任何效果,她依舊將他撲倒纏著他。

按理說即便香囊效果變差也不至於連緩一緩的時間也沒有,能懷疑的便是房裏頭有什麼能讓蠱毒劇烈發作。

其二,引開小武回偏殿的小宮婢自稱是小禾,南薰殿並無此人。初步徹查的結果,在宮裡的冊本上亦無此人,只能說這也許是化名。

據靈兒所言,她遇見的那位更不知是誰,由此處看這事至少有二人以上聽從某人指揮,或許是他國埋在皇宮裡的釘子。

其三,據宮門禁軍所言,赫連宸抵達宮門口時,有一位面生的宮婢前去傳話給赫連宸後又領著他到荷塘那處去。

不知赫連宸去那邊的目的是什麼?如若不是自己當時在廂房裡,不曉得現在的景況會是如何。

他思及此將睡夢中的靈兒摟得更緊一些。

今日的事情還不僅止如此,父皇分明在大殿上已直接拒絕赫連宸要指婚德安郡主的事,赫連宸卻一副勢在必得的形容,難不成赫連宸的底氣是憑藉著帶來的國書……該不會那國書裡提及了靈兒已收了簪子的事?

他還記得那日靈兒收簪子的時候,一旁可還有御史台裡號稱全天耀最剛正不阿的蘇煜大人……。

又慶功宴上原是要宣布自己同靈兒將在下月初九大婚,亦是因赫連宸提出聯姻國書又扯上她,反而錯失了宣布婚訊的時機。

最可惡的是,今夜赫連宸竟對她做出那種出格的事,還對她危言聳聽嚇壞了她……。

昊天嶺輕輕地起身閃至門外。

「雲頎。」

「是。」

「明日請大皇子夫婦過來一趟。還有,再將宮裡頭的宮人背景都再徹查一次,直接造冊。已封鎖的地方,讓仔細點的人去查查有沒什麼其他線索。」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