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受封 – 之一 – 封賞

辰正二刻,靈兒騎著銀星同昊天嶺與城門外的軍隊會合。

昊天道看著他們一行騎著馬兒過來,待他們入了隊伍便抬了抬手。

大軍吹響凱旋的號角後便開始緩緩入城。

這批大軍主要由此次出征的有功人員組成,屬於精英中的精英,素質自是不在話下。除了自帶著一股渾然天成的英勇威猛,再加上今日要受封嘉獎,全員的氣勢自然更是高昂。

靈兒被安排同雲頎一左一右隨侍在昊天嶺身側,走在整個大軍的最前方﹑開路先鋒之後。

她不曉得昊天嶺為何要如此安排自己,只知她一身藏青色容易活動的衣袍,在一片銀色、黑色鎧甲之中顯得格格不入,勉強能與各軍穿插的各色旌旗相襯。

軍隊進城時夾道的平頭百姓歡呼聲不絕於耳,有讚歎殿下們功績的﹑感謝老天爺保佑的,甚至是乾脆跪下來對著軍隊行禮磕頭的,當然也有注意到御王身後有個姑娘而覺得奇怪的。

軍隊浩浩蕩蕩踱步到皇宮前的大道上,文武百官已在丹鳳門前相迎。接著昊天道﹑昊天嶺及主要代表受封的將領皆下了馬,徒步由丹鳳門的側門進宮至宣政殿聽封賞。餘下的人則繼續往左行至興安門收繳武器後進入皇宮的區域,至右銀臺門外的樓台休整,那處備有許多吃食,能讓這些將士們在此等待出席晚上的慶功宴。

 

大殿上光武帝正襟危坐在高臺的龍椅之上,高德勝在他前方矮半截的平臺上宣讀著聖旨。

終於一長串封賞的名單被念唱完,高德勝躬身而退,高臺底下受封賞的一眾臉上滿是欣喜,大約是對此次的封賞相當滿意。

「臣等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眾很有默契地齊聲謝恩。

光武帝在謝恩聲落後開口道:「朕還要特別封賞一個人。靈兒。」

靈兒她雖跟著昊天嶺進了宮,可她無品無階,想著自己只是如雲頎做為隨護進宮,於是她並未進到宣政殿裡,而是同雲頎在殿門外候著。

此時她突然聽見自己的名字,一整個懵。

雲頎見她的頭有如木偶般喀啦喀啦地一動一動轉了過來,眸底濃濃地詢問之意,他笑了下,點了點頭又悄悄地推了推她的手肘,靈兒才回過神來向他頷了頷首,轉身走入殿中。

大殿裡的高臺之下,一小會兒都未見有人上前,殿裡頭少數對「靈兒」這名字陌生的人覺得有些奇怪,與身旁的人面面相覷。

就在此時,殿門口傳來了動靜。

殿裡的一眾雖不便回頭,可想來那靈兒是不在殿中的,因此聽聞光武帝傳喚,才從殿門口進來。

位於中央走道的武將們聞聲亦紛紛讓出一條路,好讓她能到前方面聖。

靈兒踏著沉穩卻快速的步筏來到高臺底下,單膝叩地以軍禮拜見道:「御王府靈兒叩見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靈兒妳可知為何朕要封賞予妳?」

「靈兒所做皆是份內之事,著實不知陛下所說的是何事。」

「其一,之前赫連帝國的嘉柔帝姬在接風宴上遇刺,妳救了嘉柔帝姬;

其二,妳所設計的馬蹬、馬鞍大大地增強我國騎兵隊的實力;

其三,安南關陷落時是由妳所帶領的小隊搶回來;

其四,妳潛伏在北原期間帶回許多讓北原得以吃鱉的重要情報,是讓這場戰事能提早結束的關鍵;

其五,御王受困的時候,由妳指揮得當,讓御王提早脫困。」

「陛下謬讚了,靈兒在御王殿下底下做事,許多事情也都是在同袍們互相支援下才得以完成,靈兒委實不敢居功。」

「好好,謙虛得好。這些件件可都是大功,連雪后都讚不絕口。按軍功來看應該升妳個六品典儀,可是妳又不屬於軍隊編制的人員……這樣吧,朕封妳為從六品郡主,封號德安,賜郡主府一座。另外再賜玉石、珍珠各五斛,白銀百兩。」

「靈兒叩謝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巳正三刻,宣政殿的封賞朝會總算結束,靈兒隨著散會的一眾要踱步離開,還未到殿門口卻被困在連連的道賀聲中。

有些人大約是真心道賀,但也有些人似是來找碴。

諸如「那馬蹬及馬鞍郡主是如何構思出來的?」、「那真的是郡主想出來的嗎?」等等質疑,甚至還有「安南關不是許將軍許大人只帶了一萬兵馬就奪回來的嗎?如何說是由妳帶隊奪回的呢?」、「御王殿下的武勇是眾人皆知,殿下受困時妳一介女流如何能憑一己之力讓殿下脫困?」之流。

正往殿門口走的昊天道聞聲覺得有戲,便轉過身一臉興味地看著那群人圍著一個看來嬌嬌弱弱的女子。

一旁有幾位武官亦是正要離去,他們曾經在現場受靈兒指揮,是親眼見過她能力的人,這幾人覺得那些酸言酸語很是討厭,便大步過來想要幫忙解圍。

可他們還未開口,便聽靈兒朗聲道:「本郡主在此先謝過諸位大人的關心,如若諸位大人有任何疑問,麻煩請先留下名帖,待郡主府喬遷之喜時再請各位大人過府一敘,屆時本郡主定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她坦蕩的形容讓幾個藉機挑事、好能見見這位新晉郡主笑話的人有些失望,紛紛作揖告退。

昊天道的唇角勾了勾,覷了眼大殿柱子後方的昊天嶺,便也轉身往殿外去了。

那些平日裡被文官常常懟到不知如何回嘴的武官們在心底更加地佩服她,只是礙於一旁有個炙熱的目光,無法在此時上前向她討教,亦是向她做了個揖便紛紛告退。

昊天嶺見鬧劇結束才從陰影處走出來對靈兒笑著道:「靈兒,走吧。」

「嗯。」她點了點頭,「嶺,你的心情看來很好?我們要走去哪兒呢?」

他未回答她的問題,只是又一次回想了方才從頭到尾的情形後,他唇角的弧度不由自主地加大。

隨著他的笑意漸濃,他最後忍不住向她道:「妳方才做得很好。」

靈兒被他那邪魅的笑容晃花了眼,還是他牽了她的手往前走,她才回過神來。

昊天嶺帶著她往宣政殿的北方走,穿過一個富麗堂皇的門、走過一個小院,便見眼前華麗殿門上頭的牌匾上寫著「紫宸殿」三個大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