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打道回府 – 之六 – 誰的居所

一入院門,抬眸便見有一個棚架在上頭,棚架上爬滿了藤蔓的枯枝。

「姑娘,這花架上的是紫藤花,春季的時候花葉會從棚架上垂下來,美極了呢!而且人從這下邊兒過,好像進入個紫色隧道呢!可惜現在這季節,只是個枯枝隧道。」

「呵呵,枯枝隧道嗎?這倒是給了我個靈感,能做幅什麼畫來著。」

靈兒往裏頭去,見到這前院以一棵粗壯的大樹為主樹,在這深秋的季節,滿樹的掌狀三葉都已轉為紅色,時而飄落,煞是好看。

她的目光由上往下,看到了有根粗枝被兩條粗壯的新麻繩綁著,順著那繩在離地約一尺半之處見到上頭綁了塊木板。

靈兒有些驚喜地走了過去,坐在那塊木板上,手抓緊後搖了起來。

「姑娘需要小武幫妳推嗎?」

靈兒搖了搖頭,「不用!」,自己開心地將鞦韆愈盪愈高。

「姑娘小心!別盪太高了,小武會怕呢!」

「不妨事。」

她玩了好一會兒,小武忽然想到什麼,急急地道:「姑娘,打擾您的雅興,可等會兒周夫人要帶紅掌事過來,小武先帶您進屋裏好嗎?」

「噢,對唷!我差點兒忘了。」靈兒讓鞦韆整個慢下來,便從鞦韆上跳了下來。小武趕緊領路進去。

沿途她聞到幽幽的花香,還見到小小的鵝黃花朵一小簇一小簇地開在大大的綠色葉子間。

「現在這季節木樨還開得這樣好呀?」

「是呀,因為木樨是屬於常綠的植物而且除了冬季幾乎一整年都會開花,主子說種些木樨才不會在這秋冬裏都看不見綠。這前院裏主要是以木樨為主,側院還分有以薔薇及繡球花風信子為主的植栽呢!只是薔薇是季末了,只有稀疏幾朵掛在枝頭上,小武昨日來打掃時是有見到紅色黃色白色粉色……。」

靈兒見小武說著說著掰著手指數起來,覺得有些莞爾。

穿過前院便是前廳的廂房了,靈兒隨著小武走進廂房前廳怔愣了半晌。

廳裡以多寶格、書櫃、書架等等區分為三個區域。

有席地而坐的坐榻、約一階高的矮榻及書案座椅等三區,這三區的風格不一,卻都很雅緻,配上的傢俱比之前的同生閣有過之而無不及,無一不是用上好木料做成的。

那書案區特別地顯眼,書案是由一整塊原木製成,長度很長,約莫是平時見到的二倍長,像是食堂裡能見到的長餐桌。其所配的椅也有幾種,有太師椅、木凳、長凳等等。

它與一旁的矮榻區是以二只併在一起的大書架做為區分。

矮榻區的東西不多,眼下放了三張憑几、一張有腳的木製棋盤。再往一旁便是以多寶格區格的坐榻區。

坐榻區有一側看起來是一整片的窗門,那窗門被設計成兩層的形容,現在被放下的竹簾給遮敝了視線,只知有風正吹拂著簾子,看得見外頭有著與屋裡齊平的廊下卻不清楚窗外的景色如何。

她還未將前廳看個清楚,約莫是她方才盪鞦韆把時間給耽擱了,小武急著帶她穿過了前廳要往後廳去。

她踏出前廳的後門,有些被眼前的景色給震攝了。

蓮華芳沁之所以取名為蓮華芳沁,顧名思意便是因為此處的兩座廂房像個水榭樓台似的包圍、緊鄰著一座蓮花池。

因此連接前後廳的小徑一側是側院,另一側便是蓮花池了。

並且後廳裡的一側連著一個可以在戶外賞蓮的亭台並有一條迴廊可走到蓮花池中央的小亭子。

後廳在面向蓮花池的那面牆還有兩個做成推窗的窗戶,從外頭隱約能見裡頭有兩張臥榻。她猜想坐在那兒約莫是低頭便可見蓮花池內的各色魚兒在裡頭悠游自在的追逐嘻戲。

她回頭一望,果見前廳方才所見坐榻所延伸出的廊下是接連著蓮花池畔的。

唔……這是閒來無事還能釣魚?

她看著左右兩處的廂房,也難怪了,如此的設計,這蓮華芳沁在夏季裡有風的日子,不論是前廳、後廳皆會充滿沁人心脾的蓮花香味。

至於冬日嘛……?

「小武,這蓮花芳沁在冬日李如何個蓮華芳沁法?」

小武咯咯笑了二聲:「周夫人果真是未卜先知呢!她先前便說姑娘一定會問到這個問題!」

「喔?」

「是呀,周夫人說您洞察力很強,會覺得冬日裡無花,這蓮華芳沁如何有蓮香。」

「呵呵,那麼冬日是如何蓮華芳沁的?」

「回姑娘,這冬季雖無蓮花,可廂房內的博山香爐裡會使用蓮花精油薰香,因此蓮花芳沁一整年都能維持著蓮花香。」

「原來如此。」

靈兒又朝著蓮花池瞧去,現在日子雖接近秋末,節氣已近霜降,滿池蓮花不在,照說池面上應該有許多枯枝,可池上卻空空如也。

她看向小武指著荷花池面,小武立刻意會了過來,答道:「管事先前便得令這池面冬季要讓姑娘滑冰的,因此將池面下的淤泥清除過,姑娘眼下當然見不到蓮花蓮葉的殘枝。」

小武指了指:「那處有個臨水樓梯,姑娘只要待到冬季池面結冰結得夠結實,便可由那處下到池上滑冰。」

「妳、妳們好周到呀!」

小武笑嘻嘻地道:「主子都吩咐了,這是當然的呀!」

她進了後廳,屋裡的傢俱很齊,鏡台、桌椅﹑衣架子衣櫃等等都有,用料比前廳更高一個檔次,上頭皆以各式雕法刻成的蓮花花樣。

後廳裡最大的傢俱是居於最深處、足以能躺下三、四人的床榻。

榻上的芙蓉帳有兩層,一層紗帳是半透明、摸起來有些清涼感的布料,另一層厚實的摸起來大約是羊毛料子。不論是哪一層亦都飾有蓮花的圖樣。

她隨口問道:「這處夏季應該是很涼快吧!可冬季不就會很冷了麼?」

「姑娘請放心,蓮華芳沁前後廳都有地龍,而且主子說過是什麼『水龍』呢!保證能冬暖夏涼!」

靈兒挑了挑眉,心裡想道:這奢華還真不是光從佈置圖面上看得出來的呢!

不過……她還是覺得有些地方怪,走了好一會兒又看不出哪邊有什麼不妥,回頭到前廳去,擰眉覺得哪兒有什麼不對勁兒。

她隨手到幾乎已擺滿的書架上抽了本書翻開,發現那是自己喜歡看的書,再往書架上一瞧,發現不光是自己手上的那本,書架上滿滿一整排的書都是自己喜歡的書類。

她又晃了一圈兒,她恍然懂了。

王爺說想聘她為正妃一事不是紅口白牙地信口開河。

王爺說想聘她為正妃一事亦不是空口白話。

蓮華芳沁本就該是屬於身份貴重的人的居所。

在王府裡身份貴重的人能有幾人?

可現在裡頭的一物一景除了選用她慣用的式樣並佈置成她喜歡的模樣,還有那些體貼她而設置的東西……這間屋子現在可說是專為她而準備的!

一月多前,這居所竟是一個多月前就開始收拾了的……當她們還身在戰場上。

她有些哽咽,王爺曾經對自己所說過的承諾竟真的在一件件地化為實際行動。正如雪晴所說,他會對自己很好,自己應該信任他,放心的把自己交給他。

她還在感動,這時周夫人與紅掌事在外頭候著的通傳進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