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六十四 – 貼身侍女得暖床?

他蹙眉看著她滿臉的淚痕。

她被他放開後立即跪在地上行著大禮。

「靈兒傷了王爺,請王爺責罰。」

昊天嶺見她有些瑟瑟發抖地跪在地上,那形容不知是她很害怕亦或是她激動的情緒造成的。

他舔了舔唇角上的血道:「無妨,起來吧。」

「不,靈兒不起來。靈兒斗膽,有事想懇請王爺成全。」

「妳說說看?」

靈兒低著頭說出她的請求:「靈兒想請辭貼身侍女一職。」

昊天嶺有些怒極反笑,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道:「因何?本王待妳不好嗎?」

「不,王爺待靈兒很好。是靈兒實在無法勝任這個職位。」

「無法勝任?」

「是。靈、靈兒……對於貼身侍女的差事內容實在是無法……。」

已在門外候著一段時間的雲頎踩著這個點適時地敲了敲門。

「王爺,眾人齊了。」

「知道了。」昊天嶺讚賞地看了一眼門口的方向,沉著聲向靈兒說道:「這件事我再考慮考慮,我倒是覺得妳一直都做得很好。」

他逕自走到房門口,「還不快跟上,要議事了。」

她有些無奈地道:「是。」

 

花將軍拿來的淚泉別莊配置圖是文書庫中記錄最新的內容,可與靈兒所繪的相比卻並非是最完整的。最後眾人只能用靈兒提供的內容,她當眾將佈置的部份畫得更細並一一解說。

能有清楚的配置是讓這場仗能打得更有把握的關鍵,只是這圖也才前後半年就相差如此多的這件事,讓眾人擔憂佔了別莊好一陣子的楚秀成是否除了已找全了既有的暗道之外還挖了新的。

「叫上小白頭。讓牠從空中監視吧。」昊天嶺最後做了這個結論。

「殿下英明。」眾人對這個結論相當滿意。

 

靈兒在議事中得隨時將議事的內容或討論的結果整理寫成文字,這其實是個繁重又需心細的差事,因此在議事後、命令發出去之前,她只能心無旁騖地處理著手上的公文。

好不容易她將王爺的命令整理好、謄好抄本發下去後才想到辭職一事還未得准許。

她從議事間走出來時,雲頎去發公文,自家王爺不知哪兒去了。

靈兒在無人的檐下左右瞧了瞧,她猜想在整備出發的這段約需兩個時辰的時間裡,王爺大約會是在房裡休息的吧……。

自己同自家王爺被安排在同一處,先前才發生那樣的事,若是要回房去同他大眼瞪小眼著實是尷尬多多,還不如乾脆到馬房去瞧瞧銀星,順道在銀星那處窩到出發的時辰好了。

她想到此,立馬拍板往馬廄方向去。

夜早已入了三更,月也早已過了中天,她走在往馬廄的路上涼風颼颼的,拉了拉斗篷仰頭見著滿天星斗,她忍不住自言自語道:「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

這首詩應當是小時候會唸的,那一夜似乎是個睡不著的秋夜,有個人溫柔地唸著詩哄自己入睡,自己還因為這詩而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星空找著牽牛織女星……。

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其實好一段時日未在如此的深夜裡還未入睡了。

即便是從玄冰谷離開之後幾乎整日騎在馬上,因得了慶長藥師的囑咐,王爺總是讓她在亥時之前就睡了。

這段時間王爺一直都對她很好,不僅很少見到他冷漠的一面,何時得喝藥﹑何時得吃飯都會掐好時辰讓她如時完成,在路途中遇上刺客會護著她,連趕路的風霜﹑多日的餐風露宿在她的臉上都看不出。

再往前想住在玄冰谷的時候與再之前軍營及府邸裡,雲頎總說自己是個被自家王爺寵慣的丫頭,一般寵慣多是這樣的?

王爺是在意……自己……的嗎?

為什麼?

明明之前就肯定過自己與前王妃無任何相像之處……?這個在意是因何而來?

「妳這個丫頭倒是叫本王好找!」

她想得入神,驀地就來了一個隱含怒氣的聲音,把她嚇了個哆嗦。

一回身,果見一個頎長的身影踏著月色而來,她反應過來立即行了個禮。

「王、王爺。」

「方才忙是不得已,忙完怎地不快去休息,還到處亂跑。」若不是他配了兩個暗衛跟著她,他還不曉得這會兒要到哪裡找人才好。

「我……。」

靈兒的頭上冒出三條黑線,心裡想著:我就是因為王爺回房休息了所以才不能回房休息呀!

只是這話能說出口嗎?

說出來豈不是更顯尷尬。

「藥師的話妳都忘了?」

「靈兒沒有。」

「那走吧,妳該睡了。」昊天嶺將身上的大氅解下來披在靈兒的斗蓬之外,那溫度以及屬於他的味道圍繞著她,無聲地傳遞了他的溫暖過來。

「王爺,我……。」

他的手輕輕地搭在她的雙肩上,附著她的耳朵柔聲地說道:「先前是我太急竟逼得妳想離開我……那日妳放出小瓶子時用身體為我掩護……我以為妳同我喜歡妳一般地喜歡我。」

她的臉轉瞬間一片緋紅,她腦子裡轟地一聲,她先前所推論的一切都不盡正確,她下意識地脫口而出:「王爺喜歡……我?」

「所以是我對妳還不夠好?」他清淺的低笑聲傳入她的耳裡,她仰起頭正對著他那雙澄澈的雙眸。

半晌她說道:「王爺待靈兒很好很好,只是靈兒以為……以為王爺只是看靈兒的身世可憐,多看顧靈兒一些罷了。原來……。」

原來的後面微不可聞,她的面上已是紅得快滴出血來。

他對著她說道:「走吧,妳真的該睡了。我保證妳不願意的話,我不會勉強妳的。」

她扭著手指點了點頭,隨他回了房。

「王爺,那、那個……。」就在要進房門口的時候,靈兒腦子裡百轉了千回終於決定還是先問了那個問題。

「什麼?」

「所謂的貼身侍女是連暖床都得做嗎?」

「原來妳是糾結在這個問題上。」昊天嶺不置可否笑著進了廂房,靈兒也隨後跟著進去。

───
*最新消息:
天耀王朝那些年的讀者問卷開催中!
不才在下本人我邀請 有在追更的書友來幫忙填一填,讓

在下能瞭解一下本書有哪些缺失,以便精進,感謝!
問卷網址 https://goo.gl/forms/TVTy3fz6sk8TInM53
若書友你/妳已寫過,不嫌麻煩也是能再填以說說新的心得^^ 當然也能直接在下方留言區與我互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