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六十八 – 脱困

靈兒深吸口氣接過葫蘆將裡頭的藥湯一飲而盡,急急地從昨晚王爺給她的糖紙包拿出一顆蜜餞塞進嘴裡。

酸甜入口,讓她想起他的體貼,亦讓她有些擔心救援計畫能否施行成功。

「冥大哥還沒回來嗎?」

「回姑娘,還沒。」

「那我先去同王爺彙報再去瞧瞧大石的狀況,他回來了妳再來喊我。」

「好的。」

靈兒又到山壁那兒用摩斯電碼與昊天嶺溝通,又來來回回在大石旁查看了好一會兒,直到申時左右冥殤才回來。

冥殤不僅帶回靈兒清單上的所有東西,還帶來另一隊士兵接替先前那些忙碌疲憊的能去休息吃飯。

他一回來就先按靈兒的要求幫她搭了一個小小的帳篷讓她能在裡頭做事,又將帶回來的東西都搬進去後就守在帳蓬外。

「姑娘,您午飯一直未用,這兒有些點心能墊肚子,您要不要先用些?」

小芽在帳蓬外守了半晌才聽靈兒道:「就先放在帳子口吧,我等會兒再用。麻煩妳同冥大哥一起守著好嗎?千萬別讓任何人給闖進來。」

「是。」

 

園子裡一片混亂,侍女們亂成一團。

「快、快請慶長藥師過來!」

「我聽說牛奶可以緩解毒素發作。」

「那愣著做什麼,快去廚下多端一些牛奶過來。」

「好!」

「殿下,您怎麼能、您要撐住呀!」

男子速度極快地衝進園子裡。一掃園子裡的情景,他的心快速地沉了下去。

他衝過去一把將雪晴抱進懷裡,直接衝向放置玄冰的玄冰居館,將她放在裡間的其中一塊玄冰之上。

侍女們跟著將牛奶端至玄冰居館,可意識不清的雪晴卻不肯喝,男子不管她的拒絕,強硬地以口餵食,逼她吞下。

慶長藥師臉色凝重地趕來,二話不說便搭脈開藥,小藥童狂奔出了居館煎藥去了。

一眾侍女們跪在外間的地上,主座上的男子臉色極差。

「誰來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他一開口,語氣裡淬著寒冰。底下一眾齊齊發著抖。

首先開口的是身為女官長的小梓,「回瑾王殿下,是婢子的錯……。」

昊天策截斷了小梓的話:「本王不要這種說詞。到底是如何發生的?」

「是。」小梓咽了咽口水,有些艱難地開口,「殿下趁您去添購蜜餞的這兩日……不,是您才離開行宮,殿下便輕生了好幾回,婢子們日夜都不敢將雙眼離了殿下。

今日晨起,殿下的精神狀態看似穩定了些,提說想到院子裡走走散心,婢子斗膽怕殿下也是長期在房裡悶壞了,便扶了殿下到院子裡賞花。

可賞著賞著,殿下便說看膩了梅花,想去園子裡瞧瞧無憂草。婢子們不疑有他,便扶著殿下到園子裡。

不曾想殿下是特意到園子摘無憂草及曼陀羅的,待婢子注意到時,殿下已不知吃進了多少……。請殿下賜罪。」小梓說到後頭已是傷心地哭了。

「賜罪?哼!賜罪若是能讓公主好起來,本王早已將妳們都賜罪了!公主輕生為何不通知本王?」昊天策氣得用力拍了桌,小杌應聲碎裂,再也站不起來。

「小梓有命人去稟報的……。」

昊天策聽聞至此哪裡有不明白的,面色黑沉,手隨便地左右晃了晃:「下去吧。」

小梓見狀,趕緊讓所有的姐妹們散了。

昊天策擰著眉站了起來,聽著裡面藥師正在救命的聲音,往前走了幾步。

這事怪不得誰,終究還是自己大意了。

明明靈兒先前還特地託了五弟來傳達晴兒似是心中有事的,自己卻稀裡糊塗地被她磨得親自去為她買蜜餞,這不是大意、不是蠢,是什麼?

她想支開自己做傻事,想當然,那些通報也就不會傳達到自己耳裡。

此次若不是他心神不寧直覺得有事要發生,還未將她指名的東西都買齊便匆忙地趕回來,會發生什麼事?

他攥著拳,氣著自己。

 

秋天的黃昏總是日落得比夏季還快,還不到酉時夕陽一副快要沒入西方的地平線,靈兒趕在這個時間點兒才從帳蓬裡出來。

「雲大哥,我需要你協助將士兵們撤離大石一段距離,同時大石兩側需要眼力最好的弓兵十位。阿,對了,請他們配火箭好嗎?」

「好。」

「冥大哥,我記得你是暗衛裡面輕功最好的,對嗎?」

「是。」

「快,帶上繩索及十字鎬帶我去幾個地方。」靈兒的神情略顯疲憊卻帶著躍躍欲試的感覺。

「哪裡?」

靈兒在事先勘查好的幾個點以十字鎬依照需求掘了深淺不一的洞,放入方才在帳蓬內製成的東西,又塞上明顯的朱色布條。

雲頎也將士兵撤離大石一段距離並安排好大石兩旁的弓箭手。

一切就緒後,她到大石與山壁交界處與昊天嶺溝通,溝通完,她也撤到那些士兵所在的位置。

在一片寧靜之中只聞秋蟬的鳴叫聲,此時太陽即將沒入地平線,周圍箭上的火光躍動著,一個特殊的哨音響起。

隨著哨音,火箭盡出,那些個掘洞便有星火在閃爍。不多時便見火光大閃同時聽見轟隆巨響回盪在這峭壁懸崖之間。

巨響聲後現場又恢復了原有的寧靜。

東方天空一顆黃色的檸檬帶著朦朧的光芒灑在這片大地,月光下但見頑石依然矗立在那兒,令靈兒原先疲憊的神情因失望而顯得恍惚。

她正欲再次前往大石查看,忽聞許多小碎石掉落懸崖的聲音,接著是大石自崖上墜落崖底的巨大聲響伴隨著地面的振動以及現場的歡呼聲。

她在地面的震動變小時舉著火把往原本大石的位置奔去,還不到那位置,一個黑色身影從天而降落在她面前。

「王爺!」她激動地抱住他。

「輕一點。」他嘴角微揚,聲音清淡,一手環上她的背。

她趕緊放開他道:「對、對不起。壓到您的傷口了?」

「妳怎麼來了?」他笑著對她說,「不過,還好妳來了,不然本王可能要被困上一陣。」

「也是王爺的計劃可行,不然即便靈兒來了也無用武之地。」

「是嗎?」他的聲音帶著點爽朗的感覺,好像方才並未困在那大石後,現下只是在露宿的營地裡調笑似的。

靈兒看著他的笑怔愣了半晌,終於想起幾個時辰前聽到的情景,從腰上拿出了水袋,將糖與鹽倒進去搖了搖,要昊天嶺先喝一些。

她趁著他喝水時想檢視一下他的傷,於是便往昊天嶺身上瞧。

他身上的戎裝襯得他英姿挺拔,只是黑色的戎裝看不出個什麼門道來,僅是從冒出一點點頭來的白色中衣交領部份看出有血的痕跡。

在略微思忖了之後她指著不遠處的帳蓬開口道:「那處有搭了一個臨時帳蓬,王爺您要先在那處休息一會兒還是直接回別莊休息?靈兒找軍醫幫您診個脈好嗎?」

「回別莊吧。」他回答靈兒之後又揚聲道:「雲頎,將人都撤回別莊去,另外去弄個橋來,那路不能走了。」

「是。」

雲頎領命離開,現場的火把開始有秩序地移動。一方直接往別莊的北門去,另一方則往山下方向繞路回別莊的東門。

昊天嶺走到一個避光的地方,右手一個用力,靈兒聽到喀啦一聲——一個骨頭回位的聲音。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