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六十二 – 篝火中的幻影

俗語說人多好辦事,百騎的戰力不是白喊的,附近的戰場很快就打掃乾淨,各方刺客們沒有一個活口,全都覆在雪國特有的黑土之下。

臨時休整的營地也在極短時間內整理好升起了篝火,還有人去獵了雪兔回來,處理後就在篝火旁烤起肉來。

火光熠熠對映著燦燦星空,星光因為娥眉月早已西沉而在天空中顯得吵鬧。

比起上一次一樣在野外堆了篝火烤著肉,這次的人遠比上次多,星光也大好。最重要的是,此次楚秀成正在專心打仗,想盡辦法別讓到嘴的肉被雪后給拿了回去,一定不會再同上次一樣巧遇了他。

靈兒心情放鬆地看著大夥兒忙著覺得很有趣,她還去瞧了瞧怎麼殺兔子,可不一會兒她突然便覺得心頭悶悶地,她有些感傷而征愣愣地看著火光。

烤肉的香味隨著時間飄散開來,架上的兔子看起來油亮油亮。雲頎拿來半隻烤好的兔子給昊天嶺,昊天嶺接過之後便理所當然地切了一隻腿遞給靈兒。

「怎麼了?」

昊天嶺見靈兒如提線傀儡般地接過了兔腿卻未動口,對外界一副恍若未聞的模樣,他抬眸望了望四周,見她目光緊盯著躍動著火光的篝火,「靈兒,要本王餵妳吃?」

昊天嶺等了半晌未得到她的回答,他便直接近了她的身。她一直到了他倆只有一臂之遙,她才如夢初醒,發現昊天嶺在與自己說話。

她勉強定了定心神道:「多謝王爺的美意,靈兒自己可以。」

「那便好,快吃吧,等會兒就要出發了。」

「是。」

直到再次上馬,靈兒似是陷在自己的世界裡,一會兒皺眉一會兒苦笑,她的臉色隨著時間變得蒼白。

昊天嶺見狀有些不安。

「妳在想什麼?可以告訴我嗎?」他的語氣中隱含著擔憂,低啞著的聲音傳入她耳中。

「我也不知道,」昊天嶺等了半晌才聽見她飄忽不定的聲音幽幽地傳了過來,「彷彿一直聽到周圍有很多吵雜的聲音。」

「什麼聲音?」他的語氣柔軟,像是在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好像在叫我……方才那些火光之中還一直跳躍著一些畫面,好像很多人圍著篝火在跳舞。」

「妳想起以前的事了……?」他聽見自己提問的聲音略微發抖,難得地心中有些忐忑。

又是半晌昊天嶺才聽見靈兒的回答:「沒有……。」

靈兒在他的前方望著遠處苦笑著,那些片段畫面如同是做夢一般,無頭無尾,完全無法連貫起來。

方才她很努力地回想,只換來一陣頭暈而已。

「妳那個小瓶子是從哪兒學來的?」他決定換個話題。

「我也不清楚,是天中節去藥鋪時突然想起來怎麼做的……王爺從未見過這種東西?」

「雲頎是有向我稟報過。」

靈兒感覺自己腦子暈沉沉地愈晃愈大,其實已不大能思考了,她在模糊之中回覆昊天嶺的話語:「難怪,難怪王爺連如何降低遇上爆炸時的傷害方式也知道。」

這次輪到昊天嶺在苦笑,他並非是因為雲頎的稟報得知那方法的,只可惜那苦笑在二人共乘在阿斯藍背上又因她已經昏沉無法回頭,她並未看見。

「以後非不得已別拿出來用,好嗎?」

「嗯。」

靈兒的最後那聲回答微弱得像是消失在空氣之中般,昊天嶺可以感受到她的身體在快速放鬆,他緊緊地攬住她,帶著隊伍加速往東南方前進。

 

從玄冰谷出發第四日開始,靈兒發現經過的大城是之前被楚秀成的軍隊攻下過後又被雪后給收復的。她會知道是在客棧吃飯時聽見幾個鄰桌都在議論。

「嘿,你們府上買到炒菜鍋了沒有?」

「沒有,早上才去了打鐵鋪子,還是沒問到有。師傅說到現在還是無處可以買到生料呢!無生料可該如何打鐵!」

「是唷……最近吃火鍋都吃到膩味了,真想要吃個炸三鮮。」

「炸三鮮呀,我倒是想吃炸芋餅……。」

「老王,你還在想吃的,你家主子要的鎖扣你找到沒?」

「我已經派小子到臨近的大城鎮去找了。哎,都是那個什麼北原的王子,一來就像個蝗蟲一樣將什麼能搜刮的都帶走了。連帶我們的日子也不好過,你不曉得我們府邸的院護從二輪值增加到三輪值了。」

「為什麼?」

「還能為什麼,還不是因為府裡頭的合頁鎖扣被那個北原王子強徵走,現在府門連關都關不上,主子已經緊急請木匠師傅重做不需合頁的大門了,可你們也知道這城裡有用合頁的人家都爭相找木匠師傅做新大門,哪裡能這麼快排上號,只好增加院護人數與輪值的班次了。」

「也是……我們府門還好尚未換成需要合頁的那種倒沒這困擾,只是那些個金屬雕花都被挖走。老爺還在想之後要找工匠來重新做上新的呢。」

「對了,聽說現在就是李府府上有釜鍋了,真希望老爺能帶我們去那戶做客,聽說那戶現在招待客人的菜滿桌都是炸物呢!」

「你還想著吃!好了好了,都散了,我要到東門外去找找有沒什麼可以替代白米的,現在城裡米價麥價高昂,錢又被搜刮了不少去。老爺吩咐了,在雪皇陛下的糧到之前趕緊先找點別的來。」

「我家老爺也是如此說,聽說雪皇陛下已經在放糧了,可我們這處離皇城遠還得等等呢!」

「真希望物資快點到阿!聽說雪后陛下還在打仗呢……。」

她聽了聽才明白楚秀成對於製造兵器的原物料與糧草的搜刮實施得有多徹底。

無怪乎,進城能吃到的都是煮滷或清蒸的菜色,尤其是用陶鍋燉煮的火鍋、滷味最是多,完全不見快炒或油炸的菜。

只是這些城鎮還不算是真正經歷過戰火的洗禮,相對於後來所見到的那些飽經風霜的城鎮比起來,楚秀成明顯對於這些沒費什麼功夫得來的領地未有什麼治理的想法,僅僅權當是些個庫房罷了,故這些城鎮只像是遇上百年難得一見的蝗災,並未真正受到什麼實質的重創。

於出發的第六日開始,她們開始見到真正經歷戰火摧殘過後的城牆,軍民們正努力地修補近日才又經大戰而破損的城牆。見到這些城鎮就能知道這些地方是之前攻防較勁的主要地點,換句話說,這裡離雪國﹑北原及天耀原本的邊境不遠了。

───
*最新消息:
天耀王朝那些年的讀者問卷開催中!
不才在下本人我邀請 有在追更的書友來幫忙填一填,讓在下能瞭解一下本書有哪些缺失,以便精進,感謝!
問卷網址 https://goo.gl/forms/TVTy3fz6sk8TInM53
若書友你/妳已寫過,不嫌麻煩也是能再填以說說新的心得^^ 當然也能直接在下方留言區與我互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