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六十三 – 第二吻

因為戰略,昊天嶺一行的目的地是直抵湯城。

之所以會選擇湯城是因湯城是鄰近淚泉別莊最近的一座大城,往北去則有雪國與北原邊界的重要守城——青木城、岩城並一系列的協防守城,若往南或東南又能接壤天耀的安南關及虎狼關。是適宜行調兵遣將的大城。

可他一路上須依雪國戰況及天耀邊防的回報做一些處置,以至於趕路的後期曾進了兩個城裡議事並休整。

既是在城裡休整,他也就順道為靈兒整了新的衣裳以適應由寒冬轉為初秋的天氣。

他們一行趕赴至湯城附近已比預定晚了半日。還未至城門口,遠遠地便見一位熟人帶著兩個隨從共三騎從城門的方向奔了過來,最後在昊天嶺的面前翻身下馬行禮。

「花劍玥見過御王殿下。」

「花將軍。」昊天嶺微微點了點頭,道了一句:「一切都順利?」他邊說邊抱著靈兒也下了馬。

「是,一切遵照雪后陛下與殿下的吩咐。邊界已經順利往北原方向推展,目前已收復八成的國土。」

「現在楚秀成在哪裡?」

「回殿下,在淚泉別莊裡……。」花將軍的頭垂了下來,靈兒見到她的拳緊緊攥著。

「是麼?陛下呢?」昊天嶺語氣平平地問道。

「回殿下,陛下現正帶著四大將軍被北原十四王子的心腹拖在北方岩城。陛下昨夜接到別莊的情報便派本將先過來聽候殿下差遣。」

「嗯。北原的太王子有順利回國了?」

「是前日走的,走前偷偷地送出了岩城在十四王子手下的佈防圖給咱們後才回國的。只是昨日聽說到他在路上遭到了埋伏,現在生死不明。」

「嗯。」昊天嶺沉吟了小半會兒道:「將軍有別莊的配置圖嗎?」

「有的。請殿下先移至湯城的驛站,本將立刻去為殿下取圖。」

「好。」昊天嶺揚了揚手,其中有二位親兵立刻過來聽令,「直接召集附近的人過來議事。」

「是,殿下。」

 

驛站的人很有眼色地在見著昊天嶺與一位姑娘同騎便將靈兒與昊天嶺的房間安排在同一處。

靈兒正開口想向對方多要一間房,昊天嶺卻喚了她去端盆水來,她聽話地去找水端,雲頎則去找些吃食及瞧瞧其他護衛的安排。

靈兒打了水回到房裡,三兩下就為昊天嶺遞上了淨面的布巾。

然後趁他正在擦臉的當口兒到桌邊拿起了包裝精緻的炭條在案桌上的紙上塗塗畫畫。

昊天嶺擦了把臉把布巾丟進小木盆後就靠到案桌這邊。

「這是什麼?」

「回王爺,這是我記憶中別莊的佈置。」

「這些地方是……?」昊天嶺指著幾處特殊的符號。

「這是殿下曾經同靈兒提起過的暗道,靈兒不清楚花將軍拿來的圖會不會有這些地方,靈兒怕等會兒王爺要議事時才提起這件事會不方便,所以就先講給王爺聽。」

「嗯。讓妳去別莊是養傷的,妳不好好養傷倒是把人家莊園的佈置摸得一清二楚,有何居心?」他冷冷地回了一句,腳步卻是比方才更加地靠近她,兩人之間幾乎只餘一拳的距離。

靈兒正想辯解,一抬眸見到昊天嶺眼中那抹一閃而逝的捉狹,正要說出口的話就此哽在喉中,只能生生地往肚子裡吞。

她低頭紅著臉暗暗地往一旁移了兩步同時咳了兩聲,指著北門的位置説:「咳咳。王爺,殿下當時便是帶著靈兒從這兒離開的。

從這處可以分東西二路,路窄又曲折,雖然可以騎馬,但一面是斷壁,一邊是懸崖,很是驚險。

靈兒走的是東邊再取道往東南方向,殿下應該是往西走。」

「是嗎?」昊天嶺也往靈兒的方向挪了二步,幾乎是貼在她身後。

她不知怎地驟然想起那日在玄冰谷山顛上的那個吻,面上跟著發燙起來。

分明這幾日與王爺共乘一騎也都好好的,現在卻覺得身後的溫度似是高得燙人,空氣裡盡是曖眛的味道。

她想往旁邊再挪動,昊天嶺的氣息已然在她耳畔讓她動彈不得。

「王、王爺。」她啞著好不容易才發出聲音。

他從她身後輕輕地將人帶進懷裡,聲音輕柔地問道:「什麼?」

「王爺……您……。」她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決定鼓起勇氣。她倏地將低著的頭抬起來望著前方,想深吸一口氣來問出自己的問題。

可在她身後的昊天嶺一是挨得離她太近,二是明顯未預期到她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因而直挺的鼻子就這樣被她撞了一個紮實,他痛地悶哼了一聲。

靈兒第一時間感受到後腦勺傳來的碰撞並聽聞了昊天嶺的悶哼聲,她慌張地轉身,慌忙地伸出手想幫昊天嶺揉揉,可她的手卻在半空中被他的大手給攔劫。

她的雙眸對上一雙狡黠帶笑的眸子。

他用巧勁將她往上帶,她猝不及防便同他吻上了。

他這次吻得相當霸道,甚至她根本是整個人被他抱在懷裏腳不沾地的被吻著。

她很是抗拒。

若說上次在玄冰谷的吻是很純粹的感覺,今次卻因為她心中諸多複雜的想法,讓她無福消受這個吻。

諸如她擔的職是否包含暖床這個條目亦或是王爺於她是個什麼樣的意義等等,許多正反兩方的念頭在這段日子無一不盤旋在她的腦中互相叫囂。

有時她會想:如若她不是擔現今這個職,王爺還會不會做那些舉動來輕薄自己?

還是在這樣威權的時代不論她是不是擔這個職也沒什麼輕不輕薄的說法,一切只是命數,就如那些個被送上楚秀成床上的女人們一般,被個什麼王爺王子看上所以就得被怎麼怎麼地處置。

難道自己真是逃不開這樣的命運嗎?

她愈想她的心便愈冷,雖然她被熟悉安心的味道給環繞著,可她還是掙扎著,她欲掙脫出昊天嶺的懷抱。

她的推拒透過他與她碰觸的肢體清楚地傳來。

但昊天嶺從那日發現自己的真心後,他由原本只是想保護好她,以便日後將她完整交還她父親手裡的想法轉變為他要她,他要她留在自己的身邊,成為他獨一無二的御王妃。

若她真無法愛上自己,那只能想個理由、找個方法將她繼續放在身邊,甚或是霸道地將她鎖在身邊不放她離開,直至她愛上自己為止……。

只是以目前的戰況,這件事或許會有困難,至少他們在幾個時辰之後就得先小別一番,而他還無法確定究竟靈兒對自己的想法如何。

昊天嶺不清楚她推拒的原因,也不想在這個好不容易二人才能獨處,卻馬上又要分開的當口兒去了解她推拒的原因,所以直接忽略她的拒絕只想享受這一刻溫存的感覺。

她愈加用力掙脫,他就愈將她抱緊,直到她咬了他的唇嚐到了血的味道,他才放開了她。

───
*最新消息:
天耀王朝那些年的讀者問卷開催中!
不才在下本人我邀請 有在追更的書友來幫忙填一填,讓

在下能瞭解一下本書有哪些缺失,以便精進,感謝!
問卷網址 https://goo.gl/forms/TVTy3fz6sk8TInM53
若書友你/妳已寫過,不嫌麻煩也是能再填以說說新的心得^^ 當然也能直接在下方留言區與我互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