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六十七 – 王爺受困

就在此時,遠方山上的上空冒出一縷煙塵,小白頭跟著在上空啼了一長聲,靈兒感受到一陣比先前更強的心悸還伴隨心痛,她右手撫著左胸疼得弓起了背,額上沁出大滴的冷汗。

冥殤聽見鷹啼仰頭望了一下高空中的小白頭,臉色有些深沉。

只是他的頭才一低就見到靈兒的異常,冥殤怕她是要摔落下馬,立刻以輕功從疾風的馬背上跳至銀星背上攬著靈兒接過了韁繩。

「妳還好嗎?」他擰著眉問道。

「冥、冥大哥,我沒……沒事。唔……。」她大口喘著氣回答,忽又一陣鈍痛以心臟為中心傳遍身體到四肢,她疼得快暈過去,卻是又咬著牙道:「快,銀星!再快一些!一定是王爺……不、不,王爺一定是沒事的……一定是沒事的。」

 

幾十騎抵達淚泉別莊那條北門外還未至岔路處的通幽小徑,目光所及一片荒涼,與原本的鬱鬱蒼蒼有著天壤之別。

一塊觸目驚心的大石堵在大約是這小徑最窄的路段,似是毫無接縫地嵌在山壁上,旁邊有許多親兵在挖掘,想把那塊大石頭移走。

靈兒抵達時見到的就是這景象。

她著實未曾想過強大的王爺也會出事。

下馬時,她心臟的疼痛才稍稍平撫,可那令人震憾的現場還是讓她還是不由得腿軟了一下。

冥殤蹙眉扶了她一把,隨後小芽便過來接替他攙著靈兒,以便冥殤上前理清眼前的狀況。

他找了一位現場指揮的小將過來問話才知道,就在昊天嶺命冥殤回湯城帶擅長各種地貌搜尋的暗衛前來支援的時候,他們找了兩日的楚秀成被發現往北門外撤退。

昊天嶺讓其他將領守著一吋吋攻下的別莊及所有的暗道口,親自領了親兵往北門外追。

雙方的士兵都是精銳親兵,也都擅長使用地形,只是差在楚秀成的親兵經歷了這幾日的攻防戰後看來較為疲憊。

昊天嶺將楚秀成逼到北門外過了岔路處、在通往東方最窄的曲徑上。

接下來,約莫是受夠了這幾日以來沉悶的作戰方式,再加上二位主將打了個照面後讓彼此的新仇舊恨皆湧上心頭,一陣疾風吹過,周遭的親兵們便見二位主將已是凌空過起招來。

親兵們看見他們以輕功掠到半空中又分開,後來聽見有人詢問內力深厚的同袍才知原來自家殿下與對手在空中的一瞬間已過了數十招。

就這樣十數個分合雙方一直未分出勝負。

其實說雙方未分出勝負其實是有失公允的。

昊天嶺每次出手的間隔時間都差不多,但楚秀成卻是已漸漸落了下乘,攻少防多了。

親兵們忽然發現原本打得難分難捨的雙方不再向對方攻擊,他們似是在蓄力,想一次定勝負。

那一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的。

雙方都放棄了武器,以自身的修為盡全力擊中對方胸膛的一掌。

雙方的親兵見著自己的主子一個吐著血往山壁上快速退去,一個吐著血哈哈大笑地往崖底下落。

昊天嶺撞在山壁上時,楚秀成的人踩著這個點發動了那個他們至少花費了七日以上心血才做成的陷阱。

那塊大石就如他們所預期的那般,生生地從峭壁上方滾了下來,堪堪就落在昊天嶺撞著的山壁上。

那大石又因那曲徑亦如他們所預期的,停在那處,阻斷了小路。

靈兒她們來的路上所見的那一縷煙塵便是那些人發動陷阱時,大石滾動所致使的。

陷阱發動之後,楚秀成的人見著自家王子疑似落到崖底,紛紛找路往下去救自家主子。而昊天嶺的人則努力地要將大石搬走救出自家的御王殿下。

靈兒在一旁聽那位小將說完,握著拳便離了小芽的攙扶,揣揣地走過去查看,撫著山壁想著如何能將石頭移走。

雖然理不清自己心裡的感覺,可她覺得不論王爺如何了,自己都得再見他一面才行。

查看了良久,這大石真的很大,而它堵住路也著實令她無法見到這頑石的全貌。

她想請一位有輕功的人來協助自己,轉頭卻見冥殤與雲頎正忙著調度現場的親兵們。

於是,她只好摸摸鼻子先回頭自行敲敲石頭與山壁交界的位置,想試圖知道裡頭是否有空間。

靈兒邊敲邊聽,半晌後赫然聽見一個似有節奏的敲擊聲,她立時瞪大了雙眼,耳朵更貼著岩壁仔細地聽。

她聽了好一會兒,有些怔愣。

那些節奏拼湊之後竟然是摩斯電碼。

更重要的是她還記得如何翻譯出來。

她又聽了半晌改以子母刀的刀鞘敲擊山壁,待她敲一段落,未多久對方也有所回應。

如此的動作被重複許多次之後,靈兒同昊天嶺的溝通才結束。

她一回頭要找雲頎冥殤才發現原本忙碌吵鬧的周圍竟一片靜默,親兵們圍在附近以希冀的眼神看著她,而她要找的那二人就站在自己身旁。

「靈兒,妳是在……?」

她正色道:「王爺沒事,只是受了點傷。」

「王爺沒事?」

靈兒點點頭道:「嗯。冥大哥,我正好要需要你的幫忙。」

「好。妳說。」

靈兒先吁了口氣化了緊張才說:「首先我需要一批東西,要請冥大哥幫我準備;其次王爺要雲大哥讓親兵們回別莊休息,只需要分幾批人輪流在這裡預防北原十四王子的再次伏擊。」

「好。我馬上處理。」

「好,我知道了。」

靈兒撕下一塊衣袖,拿出藏於右手布捲中的炭條將需要的東西寫下,交給冥殤。冥殤及雲頎分頭去處理之後她又叫過小芽,請她去準備一袋清水並一些糖與鹽。

等待的時間她託一位隨行的暗衛用輕功帶她上了大石及另一側觀察大石對於整個小徑的影響,查看了好久終於讓她見到有一處路面對於大石的承受程度似乎比較差,她又往崖下瞧了瞧,才回到原本的地方。

正巧小芽從別莊回來了,除了水袋﹑糖鹽之外還帶了午飯及一葫蘆的藥湯。

靈兒的頭上三條線,勉強扯了扯嘴角:「呃……小芽妳還真是將我的藥記得很牢……。」

「照顧姑娘本就是小芽的責任。」小芽溫婉的臉笑著說,「姑娘也將午飯用一用吧。」

「唔……。」靈兒的手往前一把摀住小芽的嘴,朝左右看了看,見沒人注意到,才放下手朝小芽小聲地道:「不了,大夥兒打仗又為了救王爺很累都還沒吃飯休息,我等他們都用過了再說。」

小芽想再說些什麼,靈兒打斷了她:「無妨,藥先來吧。」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