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六十一 – 話嘮刺客

娥眉月即將西沉的三更天,有一群人隱在官道的暗處。他們埋伏有了一陣子,為了避免睡著,竟有人聊起天來。

「嘿!頭兒,不知道老二他們現在是否已經將御王包圍起來了嗎?」

「若是遇上了,小田會回來通風報信的,等著吧!」

「嘿嘿,前頭那些人真是傻子,直接一窩蜂上了,然後再被一鍋給端了,還是頭兒聰明,讓咱們分成兩批人,如此便能互相支援並消耗敵方的體力來行殲滅戰。」

「不曉得哪邊會先對上御王呢!」

「頭兒、頭兒,遠處有馬蹄聲來了!」有一名監視遠處動靜的下屬急忙跑來通報。

「會不會是小田回來了?開戰了嗎?」

「聽那動靜,約莫是有四匹馬在跑嘞!」

「四匹馬?會不會是老二那邊沒攔住的?

「那不正好!兄弟們、記得了!御王的頭顱在殺手排行榜上值一千金,如果不能得手,退而求其次便是他身旁的那位女子。那女子活的值一萬金,死的只有一百金,懂了嗎?」

「喔喔喔喔!」

「這傾巢而出的代價豐厚,兄弟們可得要好好幹,絕不能放過一人,咱們要是能拿到這賞金,咱們歃血盟也能在江湖中……。」

銀星、阿斯蘭的腳程快,在話嘮頭領還在嘮叨的時候已經要過了他們埋伏的地點。

頭領見狀停止了他慷慨激昂的演講,立時吹了聲響哨。

隨著響哨,官道上站滿了拿著火把的人,那些人還推了好幾座的拒馬堵在官道上,逼得昊天嶺不得不停下馬來。

那頭領走到離昊天嶺最近的一座拒馬之後,打量著他。

頭領尚正打量之中,又一騎出現,停在了昊天嶺的左方。頭領聽見後來的那騎騎士稱先來的這位管「王爺」。於是目光便主要看向昊天嶺。

來的兩人身上乾淨無血,先到的這位懷裡還揣著頭巨大圓潤的火狐。

哇歐!那隻火狐能賣幾多錢呀!給自己做一身火狐裘,以後逢人便能炫耀,可比賣出去更好。

疑?未見什麼女子呀!難不成情報有誤,眼前這位風光霽月、玉樹臨風的男子並非御王?

頭領自一旁的手下拿了枝火把再瞇著眼睛仔細瞧了一下,那男子懷裡的根本不是什麼火狐,是一名裹在火狐裘中睡著的女子。

如此說來,人就對上了。

嘿嘿!而且對方只有昊天嶺與一名侍衛二人四馬,再外加個睡著毫無戰力的姑娘,頭領這方的人已是不自覺地讓冷笑爬上他們的嘴角。

昊天嶺看著對方的陣仗笑著在沉睡的靈兒的耳畔輕聲地道:「靈兒呀靈兒,妳可知妳現在可是個香餑餑,一個活著的妳竟能抵十個死的我,還有傳說哪國得了妳就能統一這中土大陸呢!

呼,也還好我們提早離開,不然玄冰行宮眼下便是鬧得雞犬不寧了。」

那頭的頭領笑得大聲,大約覺得幾十號人對上這兩人是輕而易舉,便不停地說個不停﹑出言不遜。

「大家看看,這傳說中的御王就是長得這一副如女人的模樣,有著這麼一副好皮囊,還是讓他在死前同咱們兄弟樂活樂活。」

「哈哈哈!頭兒說得好呀!」

這一群正鼓譟著,有一個弱弱的聲音道:「頭兒……不能睡那名女子嗎?聽說城裏頭的女子都保養得很好……。」

啪!啪!說話的那個被用力地巴了二下頭:「只想著睡女人,你把她弄壞了怎麼辦,弄壞了就領不到一萬金了!咱們歃血盟……。」

昊天嶺開初還聽了一下話嘮到底在說些什麼,後來發現睡在懷裏的靈兒蹙起了眉頭又囁嚅了一句什麼,似是被話嘮吵得睡不好。他搖了搖頭,便對雲頎指了指弓箭。

雲頎翻了個白眼,以小指挖了挖耳朵,無奈地收起佩劍搭起弓箭,在心裡頭想著:歃血盟?我看是撒血盟吧!比我這個話嘮雲頎還要嘮嗑,對狀況又如此地拎不清,真不曉得你們是如何能活到現在!

他拉滿了弓、舔了舔唇,便聽咻——地一聲,箭矢穩穩地射中話嘮頭領的喉嚨。

只是昊天嶺讓這話嘮話停的時間太晚,靈兒在此時已被吵醒了。

她一醒來就看見一群不知道是因為開心終於脫離話嘮頭領,亦或是氣憤頭領被殺而群情激動的刺客們衝過來,而自己人只有小貓三隻的景況,她環視周圍一圈,立即做出決定。

她一手握住昊天嶺拉住韁繩的手施力要銀星儘可能地往後退開一個距離,到了一株不知幾年份的粗壯老樹旁﹑另一隻手從懷裡掏出兩個小小的琉璃瓶。

「雲頎,找掩護!」隨著她的喊聲,小瓶就以優美的弧度飛越了他們與刺客之間的距離直至落在刺客們的一隻火把上。

小瓶在空中飛舞的這段極短的時間裡,雲頎打馬往後退去,靈兒則是在馬上反過身來將昊天嶺的身形壓低,甚至是敞開火狐裘把他的人抱在懷裡為他抵擋一些爆炸可能會飛來的雜物。

轟、轟——二聲,這群刺客轉眼間死的死,沒死的也橫七豎八地躺在爆炸範圍外側,看起來九成九以上都是重傷。拒馬也倒得七零八落,許多鐵槍木柱不知飛哪兒去了。

她們三人四馬卻都沒事,連點擦傷也沒有。

只是靈兒對昊天嶺的動作驚訝非常。

相對於雲頎曾親眼所見親身使用過小琉璃瓶,昊天嶺似乎也知道她是在做遇上爆炸時的掩護動作,就在她反身抱住他時,他卻拉著韁繩調轉馬頭讓銀星領著阿斯藍快速往後方遠離爆炸現場,自己則抱著她直接用輕功往後掠去一大段距離後將她摟在懷裡蹲在一株粗壯老樹的後方地面上。

他躲在老樹後方將她整個人護得嚴嚴實實。不僅將她整個人摟在懷裡,甚至是連她的腳都不讓沾地,而他自己則只靠那株老樹幫他抵擋那些可能因爆炸而來的飛砂走石。

咚咚咚……,許多聲響打在老樹之上,其中不乏似是長槍木柱射過來直入樹幹的聲音。

他的激動透過他們接觸的肢體傳來。

她不明就裡想抬起頭來看他,昊天嶺卻只是將她摟緊說了句別動。

雲頎在爆炸結束後立刻過去確認有沒有活口。昊天嶺則等了一會兒才讓靈兒的腳落地並牽著她站起來。她才站好,落在後面料理刺客的百位騎士們也來了。

「王爺,方才的聲響及震動……您沒事吧?」

「嗯。」

「屬下來遲,請王爺責罰。」

「無妨,找個上風處,大家休整一個時辰。」

「是,屬下遵命。」

───
*最新消息:
天耀王朝那些年的讀者問卷開催中!
不才在下本人我邀請 有在追更的書友來幫忙填一填,讓在下能瞭解一下本書有哪些缺失,以便精進,感謝!
問卷網址 https://goo.gl/forms/TVTy3fz6sk8TInM53
若書友你/妳已寫過,不嫌麻煩也是能再填以說說新的心得^^ 當然也能直接在下方留言區與我互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