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五十二 – 得見雪晴

昊天策的話音才落,抬眸就見慶長藥師並小藥童走了過來,他趕緊迎上前去,向藥師行了一個世侄禮。

藥師回了禮,開口道:「這些虛禮就不必行了,會選在這裡……是誰在這裡等著救治,快帶老夫去。」

「是。藥師請隨我來。」

昊天策領著藥師快速離去,瀟瀟打了個手勢給靈兒身後的暗衛們去將馬車停妥,再向昊天嶺恭敬地行禮後帶著他們去安排好的院子休息。

一路上瀟瀟引著路,昊天嶺牽著靈兒的手跟在後頭,她不用擔心腳邊會磕著絆著,索性就全心全意地觀察著四周的環境。

此處的氣溫寒冷,抬眸目見所及,大多是光禿的樹枝,樹枝上有雪,但不多見。

低了眸,地面上一點兒雪的痕跡也無,在地上疑似石板或者是土的上方覆有一層幾近透明的東西。她後來辨認出那透明物的下方有青石板是因為在青石板與土的交界處有不規則形狀呈亮麗寶藍色的青金石板。

「王爺,那地面上透明的,是冰嗎?」

「是呀。」

「可樹枝上有雪,為何地面上卻沒有雪呢?好生奇怪。」

「這便是此處的特點了,此處的地面上只有冰,因為雪只要落至地面便會直接融結成冰,這也是此處被稱為玄冰谷的主要由來。」

「這處終年都如此寒冷嗎?」

「嗯。此處只分冬日與春日。」

「喔?所以春日一但到了,這些地上的冰都會消融嗎?」

「不會。」

「所以春日一樣也很冷?」

「是的。」昊天嶺笑了笑:「妳別看那些光禿的樹枝,其實現在正值春日呢。」

「現在正值春日?」靈兒一臉不可思議,「光禿禿一片也是春日……?那冬日不就北風慘慄、冷風呼呼地吹了。」

昊天嶺指著一枝光禿的枝椏道:「妳注意瞧那樹枝上有什麼?」

靈兒湊過去瞧,她很仔細地瞧,兩個瞳仁朝鼻中心擠著幾乎成了鬥雞眼才瞧出枝末有一個小突起。

「那、那是花苞?」

「妳看見啦。玄冰谷裡的植物會開花時便是春日,餘下的就是冬日。一整年間,春日約莫只有一到二月。」

「春日好短呀!那同沙漠中遇上雨季的植物好像,只要有點水,就趕緊發芽開花結果呢!」

靈兒開始邊走邊注意四周樹上的花苞,有些很明顯地吐了些妃色、白色之類的,可大多數都如自家王爺第一個指的那般,只有一個小突起。

她們再走了一小會兒便到了臨時居住的院子。

一直待她們進到了主屋裡頭,昊天嶺才放開了她的手,為她將火狐裘給脫了下來。

之後他又吩咐了侍女照看著她,便離了屋子,不知道到哪兒去了。

靈兒趁昊天嶺不在,又無事可做,貪玩的小性子就露了出來。她未著大氅便開了門,才踏出一步,發覺外頭相當地冷。

侍女見她想出去走走,為她拿了火狐裘來,她披好那大氅,還將帽子也給蓋上,再試著走出去,卻又被那寒冷給逼退了進屋子裡。

她搬了張椅凳坐在門口,蹙著眉思忖著。

靈兒瞧了瞧外頭,又瞧了瞧一旁的侍女,最後又瞧了自己身上。

正巧有位侍女提了個小籃從外頭進來,進門見她坐在門口附近,溫聲道:「姑娘,離晚膳還有些時間,御王殿下吩咐婢女帶了些糕點過來讓您墊墊肚子,您要現在用嗎?」

「唔……好,能否麻煩妳順道沏壺茶來?」

「是。您要在這處用點心嗎?」

「嗯,就在這處,麻煩妳了。」

「不麻煩、不麻煩的,請您先稍等。」

於是,她坐在那處邊品茗邊吃著點心,看了老半天、想了老半日,終於發現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她身旁的侍女們穿著看起來單薄的雪國傳統服飾。

就連方才從寒冷的門外提了點心來的侍女也是一樣——僅僅只穿了看似單薄的雪國傳統服飾,未著大氅。

靈兒不禁回想到二日前她在馬車上所聽聞的:主子,盛王殿下說那大氅是火狐皮所製成的火狐裘,至於不露內充填的則是難得一見的寒天九鴨的火絨。對於常人在玄冰谷只要擇一應該就夠用了。

可自己為何穿了那充了火絨的不露、又穿了火狐裘,出門卻依然覺得冷?

又為何只有當王爺牽著自己的手時才不會冷。

她扭頭問向一旁的侍女道:「請問一下,妳們這兒除了不露、大氅等禦寒手段之外,若出門還覺得冷,該怎麼辦?」

「回姑娘,有手爐、腳爐甚至是背爐能用呢!」

「能不能替我準備一下呢?」

「是,請姑娘稍等。」

 

靈兒後來才知道這院子是安排給自家王爺的,王爺帶來的人全都安排在這院子裡,可這院子裡除了自己與幾名侍女,白日裡幾乎都沒有人在,只有傍晚過後所有的人都回來了才比較熱鬧。

王爺一直不安排她見雪晴公主,她也只能一直待在這院子裡。

閒暇時間不是品茗吃點心,不然就看書,有時排排棋譜什麼的,再不濟便是讓侍女準備手爐、腳爐、背爐好讓她能到院子裡散散心。

不知不覺,隨馬車帶來的書都看完了,她也無聊得緊,不知該做什麼打發時間。

終於,在她快無聊到極點時,昊天嶺在第五日的晚膳時終於鬆口。

「明日巳時我帶妳去看看晴兒。」

「真的麼?」

「嗯。」

「……公主、公主殿下是不是傷得很重?竟需要慶長藥師花五日的時間治療才能會客……是哪個賊人如此可惡!」

昊天嶺神色有些悲憫地看著靈兒,低啞著聲音道:「晴兒她……真的很不好,妳明日見到她便知道了。」

靈兒見昊天嶺的面色鬱鬱,也跟著蹙起眉來:「靈兒一定要好好地照顧殿下才行。我會努力學的,學如何照顧殿下。」

昊天嶺伸出手試著撫平她蹙起的眉頭,靈兒快速地將頭低了下去,專心地吃著自己的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