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五十七 – 吃套餐的緣由

昊天嶺與靈兒抵達雪晴的廂房裡間時,雪晴的床榻前已擺了一張略高於床榻的矮長几,上面擺了五﹑六道精緻的菜色還連著一盅湯。

雪晴笑吟吟地看著進來的二人,昊天策正扶著她起身靠在床欄的靠墊上。

「你們來了呀!我還以為這些你們愛吃的得撤到你們住的院子去了。」

靈兒抬眸正好瞥見昊天嶺額頭上的青筋跳了二下。

「晴兒,我何時失信過?」靈兒聽見昊天嶺淡淡的語氣中似乎帶了點無奈。

雪晴俏皮地看著昊天嶺說道:「這倒是。快快,既然人來了就快點過來坐著吃吧!我餓了。」

靈兒看著昊天嶺與雪晴的鬥嘴一面被他帶到離雪晴最近的位置坐下來。昊天嶺坐在雪晴的對面,昊天策則直接拿雪晴的床榻當椅子,坐在她身旁。

小梓將飯端上桌卻只端來三碗飯。

昊天策率先開始挾菜,只是他並非是自己用,而是一筷子一筷子地餵給雪晴吃。

靈兒看見昊天嶺也開始吃,自己便也低著頭開始吃飯,只是她很小口、很小口地吃著,生怕等會兒昊天策餵完了雪晴卻沒菜可用。

不一會兒,昊天嶺挾了一筷子靈兒面前的菜到她碗裡之後,將那菜盤與對面的菜盤交換了位置,靈兒抬起頭來一副不理解的樣子看著昊天嶺。

昊天嶺不輕不重的說:「別只吃妳眼前菜盤子裡的菜,這道也很好吃。」

「阿……?是。」

雪晴眉眼彎彎地看著昊天嶺的動作問道:「靈兒總是只吃面前的那道菜?」

「是呀,我常想是不是即便那道菜很難吃,她也會因為還沒吃飽就將那菜給吃乾淨,可惜一直沒機會這樣試試。」

「難怪我後來到你王府食堂用膳時,食堂的大嬸總是說王府今日又是吃套餐。」

昊天策拿了絹帕幫晴兒擦了擦嘴邊的菜汁邊道:「晴兒妳不知道,他王府裡的食堂常常是一人端一個木盤子外加一個飯碗、一個湯碗在吃飯。

那盤子上有五個淺格子,上頭則是那餐廚房裡所有的菜色都各有一份。

我還記得以前都是一人一個大碗,大家圍著桌子一起吃幾道菜,搞了半天原來是因為靈兒所以改吃套餐。我到今日終於恍然大悟!」

雪晴被昊天策誇張的說法給笑得出聲,靈兒則訝異地看著昊天策,心想今兒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兩位王爺怎地都和平常不同。

又一會兒雪晴的那碗飯被昊天策餵了個碗底朝天,他再餵了她一碗湯之後小梓才又端了一碗熱騰騰的飯上桌,這時候昊天嶺已經為靈兒又換了面前的菜盤子。

昊天策吃了一會兒之後,昊天嶺開口道:「四哥,我們明日啟程。」

「原本不是後日嗎?怎麼回事?」

「北原的太王子傳信來說楚秀成有不尋常的動作。」

「是嗎?那世伯怎麼說?」

昊天嶺突然放下筷子站了起來面向著外間的方向,靈兒見狀也跟著放下筷子立到一旁。

從門口傳來一聲渾厚帶笑的嗓音:「賢侄吃飯就吃飯還這麼多禮。」

「世伯。」昊天策及昊天嶺同聲恭敬地對著外間行禮,靈兒則是跪下來行了大禮。

一陣風似的感覺從外間闖了進來,眾人聽見:「免禮免禮,都起來吧。」

「爹爹。」雪晴柔柔地喊著雪后。雪后身著戎裝英姿煥發地大步走到原本靈兒的位子上落座。

他輕輕撫著雪晴的後腦道:「今日有沒有多吃一些?」

雪晴嘆了口氣:「被你們這樣嬌養著,不胖都難……,到時衣裳得全部重新裁過好麻煩的。」

「是嗎?爹覺得妳一點兒都沒長肉。」

「咳咳。」雪晴清了清嗓子,「爹爹是來找二位哥哥的吧,要不你們去外間泡茶?」

「爹連椅子都還沒坐熱就急著趕爹走?」

「晴兒知道爹爹忙著善後的事,等爹爹忙完了,晴兒再為爹爹做些點心好不好?」

「好吧,好吧!都聽妳的,好好養傷。」

「好。」

於是三個男人真的就到外間去泡茶。雪晴則是喚了靈兒坐下繼續吃飯。其實靈兒先前就已吃得差不多了,這次再坐下來就只舀了碗湯喝。這湯還是昊天嶺臨走之前以湯盅換過靈兒位子前面的菜盤子而來。

「欸,靈兒,妳們明天就要離開了,嶺哥哥有帶妳去山巔上看過彩虹了嗎?」

「彩、彩虹?咳咳咳!」正在喝湯的靈兒嗆了個急咳,咳得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怎麼?去過了嗎?發生了什麼事?」

雪晴不追問還好,這一追問,靈兒就將在山巔上發生的事一下子全回憶了起來,氣血轟地往頭頂上衝,她低眸看著手中握著的玉碗,不知該如何回答。

雪晴見她面上紅得幾乎是要滴出血來,可以猜想他們在山巔上大約有發生過什麼。

她打著圓場:「呵呵,有去過就好,大自然很神奇吧!據說那景色只有在這兒才有呢!」

她見靈兒用得差不多便用手敲了敲床緣,小梓立刻進來收桌子,收好後還將茶具擺上,一旁的托盤上還端來了兩碗不同顏色的藥湯,兩碗皆是發散出濃濃的苦味。

靈兒趁著藥湯還熱著,先餵了雪晴喝藥,再拿出蜜餞來讓她配著解苦。

「殿下,」靈兒從袖袋中掏出先前侍女幫她打包好的所有蜜餞:「這些全是準備給您的,之後到城鎮,我再幫您挑選一些送過來。」

靈兒略略壓著心底的酸楚說著。王爺的意思已表達得很清楚了,她是一定不能留在此處的。於是,侍奉公主便成了不可能的事,她目前能為雪晴做的似乎只有為她尋好吃的蜜餞送過來了。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謝謝妳。」雪晴很不利索地再拿了一顆蜜餞,好半天才塞到嘴裡,一會兒後似嘆息地說:「也不知道我何時才能回淚泉別莊。」

靈兒正在分茶的手抖了一抖,她偷偷覷了一眼雪晴,發現她未注意到自己的不自然便安下心來。

想來雪后陛下及兩位殿下都保護得緊,所以雪晴並不清楚別莊現在的情況。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