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 – 道阻 II Ver.2

約莫是半個時辰的光景,風變大了。

再過了一會兒,地上就清晰可見水滴落地的痕跡。

這些雨滴不下則已,一下則從一開始的稀稀落落到不一會兒的傾盆大雨。

冥殤蹙眉望著天空,在大雨之中,小白頭即便是天亮了也肯定不願意飛的。

不過,他還是帶著鳥,領著其他暗衛到小鎮的外圍探查。

靈兒一行也同樣被突如其來的大雨給淋個正著,可離王爺指定的時間愈來愈近、再加上敵人不知躲在哪裡窺伺,他們不可能因為天氣因素而停止趕路。

雖說這小山丘上沒有路,行走在這兒,有時會需要人下馬開路,可幸好,馬兒在多數時候是能直接通行的。

地形在此時也算是有幫忙,天上固然是下著雨,地面上卻一點也不泥濘,一行人在此這裡走動,除了需注意腳底的濕滑問題,其他如行動上算是自若,亦能兼顧安靜與速度。

當天色大亮,雨勢小了一些,目力所及處就跟著遠了點。

她們自山丘上遠望,一片綠黃交錯的草地向前綿延到了遠方,模糊中可見近天邊的一隅、有一大片林子深處圍繞著的一團屋子,那裡因雨水氤氤氳氳而顯得朦朧看不真切,像處仙境。

一行終於到了能目視最後目的地的地點,可眾人的情緒非但沒有鬆懈,反而是緊張了起來。終歸,他們得離開這處相對安全的制高點、下到平原後才能抵達最終的彼方,而這段路,很可能是這趟裡最危險的一段。

可他們還能如何呢?他們只能前進,只能相信自家王爺、自家主子、自家殿下在那處一定已經完成佈防,他們只要在約定的時間內抵達,便能真正地喘一口氣。

想著想著,一行人的動作也跟著加快了,一個跟著一個下了山丘到平原上,快馬加鞭地向小鎮的方向去。

天空上的白雲很高,小雨卻是將停不停,從上俯瞰大地,可見地面上一群如螻蟻般的人們,催促著身下的馬兒向林子的方向奔馳。

花了好半晌的功夫,靈兒她們從寬廣的平原進到了楓樹林裡,眼看就離楓林小鎮不到三十里路的時候,兩旁突然衝出大量人馬。

雙方在馬兒疾走的狀況下直接交戰起來,靈兒她們因著人數上的巨大落差,即便是親衛們再勇猛,在戰了好一會兒後,還是無法在最初交戰時取得突圍的先機。

不多時,她們的周圍一片血腥,在那片血色之後,是團團圍住她們的騎兵。

親衛們以裡外三層的圍護方式把靈兒並雲頎護在中間、朝四周的敵人警戒。兩方人馬此時看似靜止不動,實則都在等待對方的空隙,就這樣對峙了起來。

噤聲中一眾忽聞馬蹄的走動聲,就見靈兒正前方的那些敵方騎士自發地往兩旁讓出一條通道,眾人不得不將部份的注意力朝那處聚集。

在靈兒這方的疑惑中,一匹長毛的純白駿馬踏著穩定的步伐、載著一位白面書生緩緩踱步而來,出現在了靈兒她們的面前。

來人先是正面瞧了眼雲頎,又在靈兒身上定睛地瞅了一會兒後,輕笑了一聲,有如女子般的細聲在林子裡響了起來:「這位姑娘,又見面了。」

靈兒正對著他的眼神,能深刻感覺到他白面書生的形容真正是個假像,他那長睫毛根本掩不住他眼底的狂傲。

「是呀,」她輕嘆了一口氣道:「我們和十四王子還真是有緣,不知十四王子想要什麼?」

「看來妳很清楚我是誰。」楚秀成用饒富興趣的眼神看著靈兒。

靈兒無視於楚秀成那似是要將人給剝光的視線,她淡淡地道:「我們都是在御王殿下底下打雜的小角色,不值得十四王子出手吧……」

話說到末尾,她忍不住撓了撓頭,心道:還好自己止住了後半句的「雖然我好像殺了你不少人」,這種時刻還是別口快地拉仇恨為好。

楚秀成冷眼看著眼前的這群人。

剛剛兩方人馬交手時他一直在旁觀看,以那些侍衛的身手來看,哪會是什麼雜魚呢,十有八九會是御王府中的精銳。如果能將之收服進自己的手裡是最好,若是不能,這些人之中要留下活口的,不過也就是雲頎和那女子。

而且,雲頎這人也不是什麼打雜的小角色,如果能抓活的有很多好處,若是死了那也是個省心的。至於那女子,在天光之下,他將她整個人看得清楚,光從她那身子骨看起來,功夫肯定是不如何的,如此就絕不可能屬於暗衛一類的人。

可僅僅只是為了一個女子不知來此處做什麼,昊天嶺就派了雲頎及府裡的精銳親衛跟在她身邊?

這也真是太奇怪了些……以目前所知的情報來說,這女子的過往是一片空白,唯一能知曉的,便是此次收復安南關一役,她功不可沒,可她與昊天嶺之間究竟是何關係?

或許,先將她抓到手裡再慢慢研究,是個不錯的選擇。

阿!對了,也許還能問出那小瓶子裡到底是裝的什麼。

這回他把邊界附近所有的騎兵都抽調過來,這一戰不用打也知眼前的這些人已如囊中之物。

馬上的楚秀成狀似不經意地垂眸看著自己張開的手心,他握了握拳輕笑道:「本王子就是想出手,至於值不值得是本王子說了算。」

他抬眸,又笑著說道:「光是妳們從安南關出來,本王子就不可能放過妳們。」

靈兒咬咬牙:「既然如此,就只能動手了。」

言談之間,其實也是己方趁勢休息的時候,靈兒的腦中當然也趁此時盤算著突圍的各種可能。

可這片地兒是樹林裡,要突圍,小瓶子得丟在適當的地方引爆。

以用聲東擊西的方式將琉璃瓶丟出去、再以箭擊振動引爆的風險太大。

一是怕箭被攔劫,二是因她們被包圍在正中央,炸下去不見得能達到效果,更有可能會傷到自己人……

如要人馬分開突圍,自己沒有輕功,親衛們的輕功也不如暗衛們,如此要從樹上生出一條道是有些困難。

在轉過幾個可能性,她覺得能選擇的,只有近身肉搏戰了。

只要拼著命去換時間,待己方能拖到王爺發現不對,也許就會有援軍來。

當然更多的可能是自己的性命會在今日交待於此了!

思及此,她不免訝異自己腦中第一個浮現的竟是王爺的臉。

她此次出任務以來,多半的時間都是在想著這任務若是由冥殤大哥領頭的話,他會如何帶領手下的這些人。未料,到了這個時候,自己第一個想到的卻是自家王爺,也許是因為來到這世界之後受到他的照顧最多吧……

可……

她暗自在心裡道:王爺,安南關的任務,靈兒算是達成了,只可惜無法再依您的吩咐到楓林小鎮會合……希望王爺從今往後事事如意、武運昌隆!

靈兒又對自己說道:或許今日是過不去了,可一定要無愧於自己的傲氣。沒死之前定是要同戰友們一起拼拼看,要死總是要死得有骨氣才行呀!

此去真是困獸之鬥嗎……?

靈兒閉了閉眼,雲頎對望一眼。

確認雲頎與自己的意思相同、都是一個「拖」字訣後,靈兒立刻做起了手勢。她指示全體往小鎮的方向移動,打算能前進多少是多少。她身旁的那人,已朝天空拉起了響箭。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