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六 – 同雪晴話家常 Ver.2

「啊……?」靈兒眨了眨因訝異而圓睜的杏眸,眼下只感到了滿頭的黑線。

畢竟是被困在夢魘裡太久,她費了不少時間才回想起她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幕。

那一戰,即使是被圍困,她也沒有放棄自己、放棄同伴,還在被楚秀成挾持的狀況下盡力讓他受了傷。
但她不放棄自己與別人要不要她的小命是兩回事呀!
自己已是儘量避免親自上陣,可對方就是喜歡挑門下戰帖,這是自己能控制的麼?
都說戰場刀劍無眼……這一個不小心就上了戰場,會發生什麼事是真真難說的,王爺會不會要求太多了?
再說若沒命令就死了,還要依府令嚴懲……這是要挖墳鞭屍的節奏?
而且而且,她記得自己還尚未打合同呢!
這……

昊天嶺自靈兒的身後感受到她時快時慢的氣息、再由側邊見她的面色如走馬燈般地變幻著,就冷著臉道:「總之,妳給本王好好地待在這處養傷。
小芽、小綠。」

兩位侍女聽到叫喚立刻從門外進來行禮道:「殿下,請問有何吩咐?」

「姑娘剛醒,去廚房弄些東西給她吃,另外再燉些幫助骨頭生長的東西來。」

「是。」

「姑娘就交給妳們了,本王還有要事。」

「是。」

見昊天嶺前腳踏出了房門,靈兒趕緊道:「額……那個……」

「姑娘,我是小綠,」小綠指著另一位侍女道:「這是小芽,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吩咐我們去辦。」

「好……」靈兒面色漲紅起來,她支支吾吾道:「我、我想……我好像很多日沒沐浴過了,能讓我去沐浴麼?」

「好的,姑娘且稍等一會兒。」小綠點點頭,小芽主動地往門外去。

「姑娘有沒有想去西間?」

「好,麻煩妳。」

小綠小心地扶起靈兒,扶她到房角的一個精緻的椅座前,撩起了她的足踝旁的衣角。

「不用麻煩了……」靈兒急急地阻止小綠的動作道:「小綠,我自己來便行。」

「好。」

話落,小綠背過身去,靈兒趕緊在那椅座上解手。

待她解完手還未說些什麼,一抬眸,就見小綠遞過來的細緻棉帕,靈兒滿面通紅地接過棉帕,擦拭後連忙把衣裳下擺放下就站了起來。

「姑娘當心,用不著那麼急。」

「我、我不是……」靈兒的話甫開頭,門上就被敲了敲,外頭傳來聲音道:「小綠,可以扶姑娘到偏房了。」

「知道了。
姑娘,可以去沐浴了,我扶妳過去。」

「好,謝謝。」

小綠小心翼翼地把靈兒扶到偏房,靈兒一進門就開口道:「小綠,我沐浴時習慣自己來,妳先去忙妳自己的事吧。」

「可是……」

「拜託,讓我自己來吧,真不行我再請妳幫忙。」

「那好吧,我先去拿妳替換的衣裳再回來,如果妳真的不方便,就喚我們吧,我跟小芽會一起在門外守著。」

「好,謝謝。」

靈兒待小綠出去闔上門,重重地吐了口濁氣,暗道:終於是自己一個人了,可以清靜清靜、把一些事情釐清一下。

靈兒試著自己脫掉身上的衣裳。只是,這身究竟是不曾穿過的式樣,在不得要領的情形下,她幾次拉扯到幾處疼到會出汗的部位,這才想起,自家王爺似是說自己的肋骨有骨折的情形,不禁又覺額上再降下幾條黑線。

好不容易,她把衣裳都脫下,甫注意小芽為自己備的是浴桶。這偏房裡並不便自己站在浴桶外拎小桶子沖洗,她只好拿布巾擰水擦洗身體。

靈兒邊擦邊想著昊天嶺所說的話。

這些日子以來,自家王爺的性子就是能說二句結束,絕不多說第三句的那種,可他今日對自己說的話比平時多很多、好像也藏了不少的訊息在裡頭。

只是她這會兒不曉得躺了多久才醒來,鈍鈍的腦子無法很快將那些訊息給抽絲剝繭、分析出來。

到底王爺話裡話外的意思是……?

靈兒陷入了長考,這沐浴的動作也就停了下來,小芽與小綠在門外等了很久都不見裡頭有什麼動靜,怕是靈兒在裡頭發生了什麼事,趕緊開門進去瞧瞧。

她們把門一開,這熱中帶涼的秋風就這樣灌進了門裡,把蹙著眉、正苦思要參透昊天嶺話中涵意的靈兒給吹得打了個寒顫,跟著,一個噴涕被打了出來。

「哈啾!」

「姑娘?妳還好嗎?」

「啊──」靈兒手忙腳亂地把布巾遮住身體,「小綠,妳、妳們怎麼進來了?」

靈兒因為匆忙,動作一急、扯到疼痛的地方,眼眶子裡不由得滾出幾顆淚珠來。

「姑娘抱歉。」

小綠的頭一低,「因為姑娘妳一直沒喊我們,我們也沒聽見偏房裡有什麼聲音,怕妳出了什麼事,所以就自作主張……」

「沒關係、沒關係,我只是不習慣人伺候……」靈兒忽覺身子很冷,她抱著雙臂道:「麻煩妳們把衣裳放在屏風上好嗎?我馬上就好。」

小綠及小芽對看了眼,小綠道:「姑娘可能不太會穿我國的衣裳,這樣好了,我們先背過身去,等妳洗好我們再幫妳穿衣裳。」

「好。」

靈兒這回沒再因想著事情而走神,她很快將自己身子擦洗過,把布巾擰乾後遮在自己的身子上道:「小綠、小芽,我洗好了。」

二名侍女轉過身來,見她羞紅的臉立下明白眼前的姑娘真是如她自己所言、不習慣人侍候。她們動作俐落地抽掉靈兒身上的布巾、幫她換上了雪國服飾,也是這時,靈兒湊巧地想起方才與自家王爺說話之際,王爺繞了半天的話頭,還是未說明自己為何會在他的懷裡。

雪晴算了算時辰,溜到了靈兒所在的院子。

她正躊躇著要如何進屋的時候,瞥見從小廚房出來、端著熱粥的小芽,便興高采烈地跟著她一起進了房裡。

廂房內,小綠正用不深厚的內力幫靈兒烘乾頭髮,又拿來妝鏡、梳妝盒幫她梳頭。

小綠見到自家公主進來行了個禮道:「見過公主殿下。」

靈兒聞小綠這麼一說,曉得來人是個有身份地位的人,亦想起身行禮。

「別、別、別,妳坐著就好。」雪晴壓住靈兒的肩頭、阻了她起身,「靈兒,我是雪國皇室排行第五的三公主雪晴。
啊!雪是雪花的雪,晴是晴朗的晴,妳叫我晴姐姐就行了。」

「晴姐姐?」

靈兒轉眸一見雪晴,心中不由得一歎:哇!好美的公主呀!膚如凝脂般白裡透紅、配上一雙長睫毛碧綠眼眸、還外帶一頭金黃色的秀髮呢!活像是個芭比娃娃真人版!

那方雪晴巧笑倩兮地問道:「現在正是午膳時間,我過來與妳一塊兒用,方便嗎?」

疑問發出了一小會兒,雪晴始終得不到靈兒的回答,抬眸見她瞧著自己出了神,伸手在靈兒眼前揮了揮。

「額……呵呵……那個靈兒失禮了,」靈兒尷尬笑道:「殿、殿下說什麼?
阿……是用膳麼?能同殿下一道用膳是靈兒的榮幸、榮幸呢!」

「呵呵,那好。」雪晴高聲道:「小梓,把我的午膳端進來。小綠,妳先幫姑娘把頭髮梳好來。」

「是。」

小梓進門將雪晴的膳食端到桌上、鄰近靈兒的熱粥旁,但雪晴是一直等到靈兒的頭髮都被梳理好,才同她一塊兒上了桌用膳。

靈兒起身時見雪晴身上的衣裳與自個兒身上的形似一般,頓時反應過來,原來這種飄飄衣裳就是眼前這位公主所屬國家的衣裳呀。

只是……這種衣裳穿在身前這位美人公主的身上比自己有種說不出的飄逸出塵。

紗衣底下看起來似是層層疊疊的浪花、激盪在如山水潑墨畫的石頭上,再搭配表面數層紗衣綴於其中、那代表著油菜花的點點金黃,於是,雪晴只要往前走那麼連續幾步,就彷彿展現了江河邊不同的風情於世人的面前一般。

原來衣裳可以不止是衣裳,還讓人感受到雪國人情趣雅緻的根本,不然怎會連個衣裳都放了那麼多心思在裡頭。

靈兒甚至有一瞬間的恍惚,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天宮同仙女一起用膳,而不是一醒來就聽到自家王爺威脅的話語。

雪晴注意到靈兒以崇拜的目光望著自己,開口道:「喜歡我們雪國的傳統衣飾嗎?
妳身上的衣裳是妳受傷之後,嶺哥哥派人去找我,我才趕快配了衣裳跟著侍女一起送過來的,希望妳不會穿不習慣。」

「怎麼會呢,殿下言重了!」說著,靈兒站起來向雪晴行禮,「靈兒多謝殿下賜衣。
這衣裳不僅穿起來相當舒適,品味也十分出眾呢,靈兒佩服。」

「妳呀,不用這樣……」雪晴笑著,親自上前扶起靈兒,「還是個有傷在身的人,等下傷勢加重了,嶺哥哥又要怪我了。」

「嶺哥哥?
殿下方才一直提到的嶺哥哥是……?」

「昊天嶺呀!
妳該不會連妳家御王殿下的名諱都不知道吧?」

「呃……這倒不是……只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稱呼王爺,所以……」

「先前從未見過妳,想來妳也不清楚我吧!
因為我的府邸就在這附近,所以妳出事之後,嶺哥哥第一個就想起我來。唔……瞧妳的年紀……」

雪晴瞧著靈兒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會兒,才道:「是姐姐沒錯,妳就像我先前所說的,叫我晴姐姐。」

「這……殿下的身份尊貴,靈兒不敢……」

「呵呵,靈兒,再怎麼尊貴,也只是個人罷了。我會笑會哭,喝水岔氣時也會嗆到。
嗬嗬,算了,不勉強妳,我期待哪日妳能毫不猶豫、毫不遲疑的叫我聲姐姐。」

雪情頓了頓,「對了,倒是妳告訴我,妳同嶺哥哥是怎麼認識的?」

「我?」

「妳們現在走到什麼程度了?嶺哥哥去府上提親了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