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八 – 跟著雪晴 Ver.2

雪晴一走,昊天嶺又繼續埋首在令他有些鬱悶的公文海中。

他家的那個臭老頭,咳咳……正確來說是他那教人敬愛的父皇,竟答應了赫連的帝君,以天耀東南方的三座富庶小城去換赫連北方的十座大城。

這樣的交換由面上看來,似是天耀佔了大便宜。畢竟北方的那十座大城在一年間的整體稅賦可是南方那三座小城的十倍不止,以十座大城去換三座小城……讓人不得不認為這赫連帝君的誠意不是十足十的形容,就是一葉障了目、一世慧眼被什麼給矇了塵。

只有知曉內情的人清楚,這事怎樣都與昏庸扯不上關係,赫連帝君其實是以吃虧的姿態把那等同於燙手山芋的十座城池給拋了出來、順道搾取那十城最後的價值而已。

可惜,大殿上過慣了安穩日子的那些文官們如何會想到那麼多。

他們不曾被敵軍打到自家門口,亦不曾圍坐在城裡等死,如何會記得多年前鎮遠大將軍被圍困、三國聯軍下,年僅十二歲的御王如何死裡逃生、還取得大勝凱旋的艱辛,他們記得的,只有王朝現在的光榮盛世、只關心賦稅薪餉上數字的增減。

單就那十座城池的地理位置來說,它們是目前赫連與北原國國土直接相接的地方,接壤之處並無天險,天耀一但接下這些地方,首要衝擊到的,就是關於邊界防守的要務。

由於這些城池在這數百年間易主的次數頻繁,真穩定下來成為赫連的國土,也不過才十年光陰,而今,又要成為天耀的領土,人心、風俗習慣等皆會讓負責防務的人荷重劇增。

說得難聽些,這基本上就是替代赫連防守住北方北原可能的侵略,甚至有深入敵境之感。

所以,只要是能好好地把所有邊角、犄角旮旯都考量到一塊兒的人,輕易能衡量出那些城池再如何豐饒,接下它們依舊不是什麼好選擇。

再者,赫連帝君為何會相中天耀東南方的三座小城?其原因為何?

又,曾經在年少時就踏遍天耀國界的光武帝欣然同意接下這十座城,打的是什麼主意?

這一連串的疑問昊天嶺只能先放著了,他瞪著光武帝派人以八百里加急稍來的「新納北方十城」公文,撇了撇嘴。

他對於公文末尾最後所寫的「親愛的我兒天嶺,一切就交給你啦!沒問題吧!」非常不滿。

老頭子寫的這什麼意思!很歡樂地丟包給自己?

昊天嶺抓了抓頭,大抵能想像出大殿上是如何討論這事的。

「啟稟陛下,這十座城池每年的賦稅如此之高,有這機會成為我國的一部份,當然是要將其納入版圖的!」
「愛卿說的是,可東北邊境……我國在那處原就與北原及赫連接壤了,若將這十城納進來,國境還會再與琮瓍相接,這佈防的事……」
「啟稟陛下,放眼天耀裡,多年來就屬御王殿下長期在東北方領軍抗敵,要論誰對東北方風俗民情較為瞭解,老臣認為,御王殿下之外,還真是無人能出其右。
所以說,若由殿下主持東北佈防一事,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是呀,老臣也如此認為。」
「啟稟陛下,御王殿下最近不就正好領了大軍前往東北去鎮守,由殿下來處理這事是最為合適的人選了。」
「既然眾卿都這麼認為,與赫連交換領地一事就這麼定了,東北邊境的部署就由御王主持處理。」

昊天嶺深吸了一口氣,自一旁的案几架上拿出了現有的軍事佈防圖,攤開在書案上。

此次牽涉的範圍很廣,不止是領地、城池得有適合的人去接收,還得調配大量的軍隊移防。

這軍隊的移防是一門大學問,可不是那些文官所想的「移防」二字那麼簡單。

除了必要人員、物資的移動之外,到了當地還得依現有的城防狀況再修建一些必要的設施,而舊的要塞也不是就不管了,還是需要留有一些熟悉的人以防萬一。

更要緊的是關於楚秀成的動向。

楚秀成在日前吃了天耀及雪國的虧之後,目前已確定回到北原國自己的領地內伺機而動。

可既然楚秀成還在邊境附近蹦躂,那些城池的動靜一定也瞞不過他。換言之,新納入的十城,就如同是俎上肉一般、散發著誘人的香氣等著誰人來去料理。

昊天嶺認為,在整個情勢穩定下來之前,自己都得親自到那些新的邊關去鎮守著,否則,還不曉得北原會如何應對換城的事情。

靈兒午飯後在小芽小綠的服侍下就睡了,這次她睡得很好,不再像之前那樣,總是落入夢魘。

老軍醫中間來過一趟、開了個新方子,再來就是昊天嶺來了。

昊天嶺是傍晚時分來的,他到的時候靈兒正好醒來。

靈兒的這一覺睡得很好,醒來時,就感覺自己好多了,甚至連撐自己坐起來的這檔子事都不若午時那般疼痛,這令她想下地到附近轉一轉、確認一下周遭的環境。

「小芽,能麻煩妳幫我拿件外袍來嗎?」

「姑娘是想出去?」

「嗯,躺了那麼多日,感覺身體都要發霉了,趁現在還沒天黑,就出去走走吧。」

「好的。」小芽想了想,應聲道。

小芽取來一件外袍為靈兒披上,再扶她起身出去。

就在兩人走到了外間,她們正面與雲頎對上。

雲頎的面上給人幾分疲憊的感覺,他手上端著晚膳朝八仙桌的位置走來,見到她們倆只是頷了首,就徑自走到八仙桌旁。

靈兒瞥了眼雲頎的背影,目光改朝屋子的門口瞅,那處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門口。

她見那人似是在對外吩咐著什麼,略微思忖了下,就繼續往門口的方向去。還不待她走到那兒,就見著門口堵著的,是一個金黃耀眼又貴氣無比的金人。

這逼得人不敢直視的金人讓靈兒整個人看得懵了,她眨了眨眼眸,暗道:這世間還真有黃金做成的人?這、這根本是電影或小說裡才有的場景吧!

小芽看靈兒見到主子沒有行禮,心中有些奇怪,但她未說什麼,只是低頭暗暗地拉了靈兒的袖子提醒。

靈兒回了神,才發現眼前哪裡是什麼金子做成的人俑,不過是沐浴在即將西下、斜陽之中的自家王爺,連忙領著小芽向昊天嶺行禮道:「見過王爺。」

「醒了?」

昊天嶺回身揮了揮手,小芽識相地行禮欲退,臨走前,她走時還不忘到八仙桌旁拽著仍杵在那處的雲頎後領,靈兒就看著她們倆以自己不可思議的親密模樣出了門。

靈兒偏頭看著門口,不甚明白。

「正好是晚膳的時候,一起用吧。」昊天嶺低沉慵懶的嗓音在僅剩二人的外間裡響起。

「阿……好。」靈兒垂眸應聲,實則在心中扼惋:嚶嚶嚶嚶……差點兒就能出去探察環境的呀!

昊天嶺不是沒有察覺到靈兒的身周隱隱帶著些焦慮,他踏步進來,在經過靈兒身側時一把攬了她的肩往八仙桌去。

靈兒被他攬進懷裡、身子不由得僵住,尤其她感覺到王爺的拇指正好扣在她的鎖骨上,她愣是一動也不敢動。好在,如此肌膚相觸的時間並不長,昊天嶺將她帶到了八仙桌旁,就放開了她。

「內傷才好了四成,骨折也只好了三分,想來是本王早上說的話不夠清楚?」

當靈兒要坐下時,昊天嶺平靜卻帶著些許冷意的話傳來,她聽出自家王爺話裡有些生氣的意味,連忙跪在了地上。

不想,這一連串急躁的動作牽引到她骨折的地方,疼得靈兒簡直要呲牙咧嘴地飆出淚來。她咬著牙道:「靈兒不敢。」

「如果不敢,就給本王好好地養傷,還不快起來。」

「是。」

靈兒趕緊起身落座,手裏拿著湯杓卻怎麼也吃不下去。

「還疼?」

「嗯……」靈兒低眸回道。

昊天嶺二話不說地將他的大掌貼上她的後頸,靈兒被那幾乎是要伸至背上的灼熱掌心給燙著,她本能地就想避開他的手。

「乖乖的,別動!」

昊天嶺聲線裡的關心令靈兒安靜了下來,他見她不再動,自掌心開始徐徐注入內力進到她的體內,好去推動她那些瘀滯的氣血。

靈兒感覺到後頸那處傳來一股輕緩的暖流注入體內,不一會兒,她骨折處的那些疼痛就舒緩開來。

待昊天嶺收回了手,她帶著一個真誠的微笑道了句:「謝王爺。」

「既然不疼了,就多吃些。
妳躺了幾日,人都瘦了一圈了,那補湯,是能幫助骨頭痊癒的,妳多喝些。」

「是。」

晚膳吃了半晌,昊天嶺見靈兒比午膳多吃了小半碗的粥,怕她才醒來半日也不好一下子吃多了難消化,就把湯推到她的面前。

「多謝王爺。」

靈兒知道自家王爺是讓她喝下那碗湯,她不敢怠慢,就棄了快吃完的粥,先喝起湯來。

就在這時,那把低沉好聽的嗓音冷不防地響起道:「明日一早,妳就跟著雪晴公主一道離開。」

靈兒聞言,驚訝地抬起頭看著昊天嶺道:「王爺?」

昊天嶺並不看她,只淡淡道:「晴兒會照顧妳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