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二 – 突圍 II Ver.2

楚秀成遠遠看著雲頎這一眾侍衛拼死保護著的丫頭。

那女娃並不如初見時、自己所認為的那樣不懂武。

雖然她總躲在侍衛們的身後,可她因為對武懂的一知半解,她出手時經常是毫無脈絡、章法地趁隙冒出來暗算自己的人。那樣的舉動對應戰的己方來說,猶如是對上了一隻會偷進穀倉吃米糧的狡滑小老鼠那般令人厭煩、防不勝防。

至於武力麼……她的幾手鞭子,甩得算是不錯、也如她所想的隨心所欲。

但,那出手的鞭子尾端毫無內力,其威力也不過是比平民百姓強那麼一星半點而已。如此,即便她出拳時的手腳再俐落,也不過是空有花裡胡哨的動作、毫無殺傷力……看來,還真只是個自小養在深閨裡的小姑娘罷了。

想著,楚秀成的目光落在靈兒周身圍著的那些人身上。

那些人個個的身手不凡,若要以精銳的標準來要求,也是少見得讓人想稱讚的。

他們之中不論是哪個想要離開這戰場都是輕而易舉,還可說是誰也不會到拖累到誰的程度。如今,他們卻是被命來當這女娃娃的侍衛,真是屈材吶!

瞧瞧,現在哪一個的身上沒有傷?

只是再這樣拖下去可不是辦法,畢竟她們的援軍就要到了。

正所謂擒賊先擒王,這些人拼了命地要保護她,只要自己抓了她,那其他人也就不構成威脅了。

楚秀成打定了主意,運起內力從馬上竄起,他朝著靈兒不遠處的雲頎飛身過去就是一掌。

那頭的雲頎正用了一招不曉得什麼的招式,一些在外圍的人受到了不知名的攻擊,而正對著他的幾人幾馬同時被向外推了開。可惜,他還未能喘口氣,側邊擁上來的騎兵就又將他給纏住,他哪兒會有空去覺察到遠方過來的攻擊。

但雲頎無暇注意到的事,靈兒未必是不能。楚秀成的一舉一動,自她的那方看去是一清二楚,靈兒不免大驚:雲大哥要是真受了那掌肯定會重傷的!

她毫不猶豫地打馬,讓銀星以最快的速度靠向雲頎。

銀星狂奔的同時急促地嘶鳴了幾聲。

聽聞到馬王的呼喊,雲頎的馬兒在最短、最適合的時機向前,雲頎一口氣解決了近身的數名騎兵、亦察覺到了楚秀成的氣息。

他一個回頭,在見到楚秀成的瞬間,身體已經做出了反應。

偏偏就在這個雲頎與楚秀成將正面對上的時刻,無人想到楚秀成的攻擊只是虛晃一招。

楚秀成勾起了唇角,他在空中斜了斜身子,招式就立時一變、對著靈兒而去。

雖說銀星有所察覺立刻轉了個馬身,可靈兒依舊是避無可避地受了楚秀成的一擊。

那記重掌的餘力把靈兒的身子也推落下馬,附近的親衛見狀,紛紛要趕在她落地之前接住她。

幾陣掌風掃過,阻止了親衛們的接近,一抹頎長的影子飄然而至靈兒跌落的地方。

那人一隻手攬住靈兒的腰、順勢將她靠在懷裡,另一隻手則掐在她的頸骨上。

「都不許動!」楚秀成厲喝道。

這一動靜,讓戰場上眾人的動作全停了下來,雲頎等一眾親衛高度地警戒著敵方,一面看向楚秀成。

楚秀成懷裡的靈兒面色十分慘白。

靈兒方才其實已儘量側身想避開楚秀成襲向自己的致命部位,但,人到底還是在馬上,能躲的範圍有限,所以,她只能硬生生地受了。

出於自我保護的意識,她在受那一擊的剎那、本能地向後以便緩衝,惟楚秀成出手就是打得結實,根本不是她在馬上略略往後就能減輕什麼的,因此,她在接下那掌的同時,只覺自己的五臟六腑被掌下的內力震得好似移位一般。

靈兒的意識有些模糊,她無法感覺到自己的手腳,只有一大口的腥甜直上喉頭。然,她記得自己還在戰場裡、擔心影響到己方軍心,強忍著張口就吐的感覺,仍無法扼止一部份的血從嘴角溢出滑落。

不行,絕不能讓自己成了威脅弟兄們的籌碼!

靈兒忍著疼,左手悄悄地覆在了右臂之上。她強撐起意識,睜開雙眸尋找雲頎時,正巧看見雲頎的眼神倏然一變。

楚秀成的功力不差,自然也是聽見了數千騎以相當快的速度奔向這裡。

總的來說,他這回深入敵境帶來的人其實不算多,且先前為了出奇不意地攻下安南關,他離最近的補給線亦是很遠。

他在知道安南關終會因鄧晉而失去的當下,原本打算先撤回國境內再重起爐灶的,只因他巧遇上了靈兒一行,所以……可眼下要想抓了人再走,是不可能的了。

既然不可能,那就……

楚秀成眸中湧現出濃濃的殺意。

空中驟然出現一道劍氣、又急又快地逼近楚秀成要害,楚秀成想都未想就挾持著靈兒向後躍起避開。

靈兒感覺到力的變化,喉上的緊縮也被鬆開了幾分,她趁這機會旋過半身、盡力將方才從袖中摸出來的那柄黑色小短刀刺入楚秀成的側腹之中。

楚秀成的眼眸在這一瞬不禁大了一大。

他面色鐵青,低頭望向懷裡的女子,靈兒似是覺察到他的凜冽視線亦忍不住抬眸,二人的目光就這樣打個正著。

此時的楚秀成眼角泛紅,面容冷若冰霜,一向陰鷙的白面書生頓時化身為一位地獄閻王,強烈散發出的冷冽之氣讓人不寒而慄。

靈兒見他如此怒氣沖天,握著短刀的手也不由得向後縮了一縮。

只不過,她的退縮就是轉念間而已,她猶記著周遭的弟兄們正拼著命、等著自家王爺的援軍,求生的意志把眼前這既如怒火、又如冰封萬里的寒氣都給壓了下去,她咬牙、壓著顫著抖的手再度握緊短刀的手柄,欲轉動短刀讓楚秀成傷得更重些。

楚秀成直視著懷裡的小姑娘,見她在自己內力的施壓之下,竟還想轉動插在側腹之上的刀子。他心裡除了佩服,更多的是要讓這個傷了自己的女娃不得好死。

靈兒全付心思都放在短刀上,察覺不到楚秀成的氣息已變,她正要動作,楚秀成放開了攬住她身的手,她就這樣向地上墜去。

楚秀成並不就此放過靈兒,他乘勢在靈兒的右胸口上用力地拍下一掌,藉著這力道往後掠去。

其實靈兒能真真切切地把楚秀成對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看在眼裡,可她,在這個時候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氣,自己就好像成了一個旁觀者那般,所見的一切都成了無法插手的慢動作。

當楚秀成朝自己推出那一掌時,她只能目睹那襲來的掌風,要躲,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她感覺復又嘈雜的戰場再次靜了下來,在那寂靜無聲之中,眼裡映著的,是湛藍無雲的天空,那片深邃得好似要將人吸進去般的蒼穹,好美好美……

昊天嶺趕到的時候,遠遠就見靈兒在半空中吐出了一大口血、人像塊破布般自天上直墜落地。

他心頭一緊,立時注入更多的內力到輕功之上,恰恰在靈兒落地前將她托入懷中。

昊天嶺低眸看向懷裡已昏了過去的人兒,她鴉羽般的濃密長睫輕輕地覆在臉上,慘白的臉色映襯著唇上那抹刺眼的殘血,嘴角似乎掛著一絲滿足的微笑。

他將靈兒的衣裳理了理,左手舉向一旁,雲頎連忙將靈兒落在地上的長鞭給遞了上來。

昊天嶺抬眸,視線與回到自己座騎上楚秀成的遙遙相對,楚秀成可以看見昊天嶺那雙墨眸深沉、眼底流淌著肅殺的氣息。

楚秀成不禁瞇起了眼睛,暗道:昊天嶺竟是如此在意這個小女娃娃!

猶記情報上曾提及,昊天嶺早在御王妃死於非命的時候就絕情絕愛了,如今,眼前的這道風景愣是推翻了那個情報,這小丫頭絕非她自己所說的、僅是在御王之下打雜。

相反地,她定是在他身邊佔有一席重要之地,可自己未曾收到過任何關於她的情報,真真是太奇怪了。

楚秀成望著戰場,先前聽到的數千騎的最前鋒已同最前緣的北原騎兵纏鬥在一起,原本保護那女娃的那些侍衛們也被新到的天耀騎兵給換下去休息。

他思忖著戰略卻感覺腰側的傷口不大對勁,那傷口先是泛著酥麻,緊接著無力感湧出,並明顯有往身體的其它部位擴大……

這太不對了!

楚秀成毫不猶豫地拔出短刀、運功檢視自己。

很快地,他額上冒出了一些細密的汗珠。

X的,那丫頭在短刀上塗了四面楚歌。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