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九 – 心底的人 Ver.2

自家王爺的短短一句於靈兒來說猶如是晴天霹靂,令她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王爺之前不是說要讓自己隨軍、看能不能建點軍功,好讓自己日後能做主一些事情麼,怎麼一轉眼就要把自己送給雪晴公主?

一股深深的無力感將她包圍、吞噬,莫非……自己莫非真是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麼?

靈兒眼裡氤氲起了霧氣,放下手中的湯碗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她仰頭望著昊天嶺,一字一頓道:「王爺,是不是靈兒做錯了什麼事,所以您要靈兒離開?
若靈兒有做錯什麼事,還請王爺儘管責罰,又或是要王爺可以明說要靈兒離開也沒有關係,就是請王爺不要將靈兒當做物品……」

靈兒說到此處,忽地就低下了頭,她緊緊地咬住下唇,怕自己失控、大哭出來。

只是她眼眶子裡那些淚水的去留早已不在她所能控制的範疇之內,晶亮的水滴在她甫低頭時就像斷了線的珍珠那般奪眶而出、沿著她頰邊的弧線向下滑落,在光可鑑人的石面地磚上形成了一些水痕。

昊天嶺將各關防的要員名單都草擬出來之後,抬頭見天色差不多是走到了晚膳的時間,就過來靈兒休養的這處探探靈兒的狀況、順勢盯她用晚膳。

坐在椅凳上的他,思緒在此刻並未擺在八仙桌面的晚膳上,他在腦海裡又再一次地濾過一遍東北各處的新部署、以確認有無問題的時候,恰巧想到要同靈兒說一聲安排她暫時在雪晴那兒養傷的事情,就隨口說出讓她跟著雪晴的話語。

昊天嶺未料靈兒的反應是如此激烈,這低眸一瞧,就見她如一隻被遺棄的小獸窩在那兒瑟瑟發著抖,他不得不回想自己方才都說了些什麼。

靈兒在淚眼婆娑中,見到一雙雲形暗紋的墨靴向著自己走來,接著那墨色就隱沒在月牙色的袍腳底下,一隻大手伸過來輕柔地托起她的下頦,另一隻手則以指腹擦掉她小臉上的淚痕。

「我並沒有要將妳送給晴兒。」昊天嶺的聲線難得的溫軟,「在本王這裡不興那一套什麼送來送去的說法,當然,若妳自己想跟著晴兒,我是不會阻止的。」

「王爺……」靈兒的雙眸對上了昊天嶺的,她眸中明顯帶著探詢的意味,想知道自家王爺說的是否為真。

昊天嶺輕嘆了口氣,然後說道:「我明日一早就得出發去邊關坐鎮,妳的傷勢不輕,沒辦法騎馬。
雪晴所屬的雪國與我國是幾代的世交,妳到她那處養傷我也是放心的。」

他邊說邊輕輕地把靈兒自地上抱起、放在椅凳上坐好。

靈兒吁了口氣,因緊張、不由自主聳起的雙肩亦放鬆下來,她未注意到昊天嶺把自己抱上椅凳的動作,雙頰因誤會了自家王爺,暈染了二坨淡淡的紅雲。

「既然沒問題了,就把湯喝一喝吧。」昊天嶺把那剩小半碗的湯往她的面前推了推,在她耳畔柔聲道:「在本王底下當差,最重要的就是要信任本王。
知道麼,不論發生了什麼事,一律都要相信本王。妳那麼聰明,甚至可以猜猜本王為何要那麼做。」

靈兒的秀眉微蹙,她扭頭看著昊天嶺,覺得他的話意有所指,卻抓不住那話背後指的究竟為何。

昊天嶺伸出雙手捧著靈兒的小臉,深邃的眸光與她對望著,彷彿一道驚雷直劈進她的靈魂深處。

半晌,他說話的音色比先前都要更軟,「想不透就別想了。
總之就是要信任本王、相信本王,不論發生什麼事,本王都不會害妳。
來,同本王一起說一次——要信任王爺、相信王爺,不論發生什麼事,王爺都不會害我。」

靈兒的神思似是被昊天嶺的雙眸給吸了進去,她直勾勾地看著他的眼睛、在他的話音之後跟著說道:「要信任王爺、相信王爺,不論發生什麼事,王爺都不會害我。」

「好靈兒,真乖……」昊天嶺撫著她的臉低喃著,靈兒覺得耳中滿滿都是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吱呀——門口處傳來一道煞風景的細微響聲,昊天嶺有些戀戀不捨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這動靜的出現也令靈兒的目光不再渙散,她雙眸一轉,就見門口出現了半顆金色的頭顱,那頭的主人眼神狡黠地望向了八仙桌。

靈兒頓時覺得臉上發燙,立馬低頭,眼觀鼻、鼻觀心,小手一動,就端起桌面上剩下小半碗的湯來喝。

「咳咳!看來本宮來得不是時候。」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昊天嶺面上平靜,淡淡說道。

雪晴巧笑倩兮,這會兒大方地推開了門、走進來道:「那本宮就打擾了。」

隨著她手一揮,跟在她身後的小梓上前,把雪晴的晚膳也給端到了八仙桌上。

雪晴的目光快速地掃過桌面,噘嘴道:「你們都吃得差不多了,我是不是來得太晚?」

「準備得如何了?」

「差不多了,明日一早就能出發。」

「嗯,那靈兒就託妳了。」

「好!」

昊天嶺面向靈兒說道:「靈兒,明兒起就讓妳休沐十五日。十五日後,妳的傷也應該養得差不多了,到時候再回來繼續妳的差事吧。」

「是,靈兒知道了。」

正事都吩咐完,再來便是半個時辰歡樂的雪晴時間。

雪晴見識很廣,講述很多周夫人都不曾說過的風俗人文趣事,再加上昊天嶺時不時點評幾下,讓人有種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的感覺。

待到上了消食茶、靈兒喝過藥湯之後,雪晴同昊天嶺相偕離開,小芽與小綠服侍靈兒到床榻上休息。

昊天嶺與雪晴一道離開,在出了院子時,雪晴叫住了昊天嶺。

「嶺哥哥,你認為你這樣做是對的嗎?」

「什麼事?」昊天嶺低眸與雪晴的視線相交。

「雖然我是今日才認識的她,但她的性子我沒八分把握也是知道個七分了。
她是個很好的姑娘不是?
如果你不打算要了她,是不是趁還沒什麼人知情的時候就把她放走比較好?
一但牽扯進來我們這個圈子,你也是知道的……」

雪晴說到這兒搖著頭輕嘆了口氣,「很多事都身不由己呀……我曉得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但是,你有正視過自己的心嗎?」

她頓了頓又道:「小雨姐姐……小雨姐姐已經去了有五年了吧,你可是走出來了?」

雪晴說完拍了拍昊天嶺的肩膀,徑自回了自己院子,獨留他一人站在那裡。

昊天嶺頎長的身影,在夜風中站了好一會兒,才挪動腳步回書房繼續處理公務。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